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十章 最贵的酒店
(嗯,今天一更,厚颜求票,谢谢猫猫童鞋的打赏,谢谢胖亮童鞋和专家童鞋的打赏,谢谢所有支持的童鞋们……)
开学半个月来,何秀英对王程这学期的表现还算满意,因为王程没有逃过一节课,也没有请过一天假,每天都按时来上课,每次她注意观察王程的时候,王程都在专心看书,大多数时候看的都是课本,偶尔看的是古书。
或许,这个学生好好学习,最后一年爆发一下,考个重点也是可能的。
何秀英心中有一种希冀,她带的是最差的班,也就是混班主任资历的,如果能在差班带出来一个考上重本的学生,绝对是一个比较耀眼的成绩,也能更快的上位。
周一,一大早,何秀英就来到了班里,这个点,王程肯定是没来的,不过身为班主任的何秀英就在班级里等着,弄的九班的学生都小心翼翼的,尤其是吴强强,这小子虽然不怕班主任,但是也不想给班主任留下把柄,所以只能一直看着考试卷,心思却不在考卷上,不知道是想着王程还是想着陈媛。
直到王程来了,何秀英才将王程叫到办公室,离开了教室,满教室的学生才松了口气,同时也疑惑班主任叫王程去干嘛,这学期王程的表现大家都看在眼里,两个星期都没缺过课,按理说,班主任是不会再找他麻烦的。
只有吴强强大概知道,可能是班主任要给同桌开小灶了。
“王程,这学期你表现不错,有什么想法?”
何秀英将王程带到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道。
王程看着班主任的目光,知道这位班主任是想在自己身上出成绩,道:“就是想好好考个大学。”
“我查过你在初中的成绩,初三中考之前,你的成绩一直都很差,你上高中也是一样的打算?到了高三才好好学习,然后高考的时候再爆发?你有信心吗?”
何秀英问道。
王程点点头:“如果不出意外,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你这么有信心,我是你的班主任,肯定也给你支持,你要什么资料,或者是哪门课程有不懂的,都可以直接找我,要资料,我给你找,只要市面上有的,我都给你找到,课程不懂的,我可以给你请学校的好老师补课。”
何秀英立即说道,给王程最大的支持。
王程笑了笑,来九班两年多,班主任对他一直都是放养的政策,他已经习惯了,现在班主任突然对他这么关心支持了,反而还有些不习惯,当下道:“谢谢老师,这些我都不需要,只要让我安静的学习就好了。”
“真的不需要?”
何秀英看着王程,再次认真地问道:“我可以请学校几位特级教师给你补几节课,讲讲重点,不要补课费。”
高中可不比初中,初中课程简单,一年学会三年的课程真的没什么了不起的,只能算是优秀,这样的聪明学生他见过不少。可是,她从没见过,也没听过高中也只学一年还能考出好成绩的,最多能考个二本,运气好超常发挥考个一本就顶天了。
她的目标可不仅仅是班里出个二本一本,她要的是重本,甚至是名校。
如果带最差的班,带出一个考上名校的学生,她会瞬间成为江州教育界的名人。
王程摇摇头,他最近在看书,两个星期已经把高一的课本看完了,并且是吃透了,不仅仅是张璇课本上的笔记很详细的原因。王程感觉到,身体好了之后,他的脑子也越来越好用了,以前只是勉强能图像记忆一些东西,还都是简单的,现在,他能经常用图像记忆法来记忆许多东西。
而且,高一的知识和初中是连贯的,王程很快就能理解,而有了高一知识的基础,接下来相信最多两个月,他就能将高二和高三的知识吃透,然后再花半个月的时间做习题熟悉题型什么的。
刚好就满了他和吴强强三个月的赌约,三个月后就有一次模拟考试,并且距离期末考试也不远了,那时候,就是他一鸣惊人的时候。
这两个多月,他依旧会很低调。
“何老师,谢谢你为我着想,我是真的觉得我不需要补课,你只要让我能自由支配时间就足够了,到时候,我不会让老师失望的。”
王程也认真地说道。
当初,马老师和他谈话的时候,他也说过,只要你还是我的老师,我就不会让你失望。结果,马老师没有相信他,放弃了他,没有继续当他的老师,将他赶到了九班。
何秀英深深地看着王程,点点头:“好,那我就给你自由,这个学期的期末考试,我希望看到效果。”
“呵呵,好。”
王程轻松地笑了笑,答应下来。
离开班主任办公室,王程回班级里,再次路过一班,教室的门是开着的,第一节课也刚好是马老师的课,一班的许多学生都好奇地看向王程,有些人眼神不屑,猜测王程肯定又是做错事了,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去挨训了。
王程对那些目光都没在意,甚至连马老师复杂的表情都没关注过,就是对张璇点点头,然后回到自己班去了。
“老班叫你去干嘛。”
吴强强关心地问道,两人是难兄难弟,都被放养,所以关系一直不错,吴强强这小子也讲一些义气,有时候王程不在,碰到班主任问起,他都会帮忙糊弄过去。
王程笑道:“老班说让我去一班,呵呵,你信不信?”
吴强强不屑地看了王程一眼:“我信你才鬼了,上学期只有一个人考到一班去了,本来一班有个女生要掉下来,但是那个女生去马老师办公室哭了一上午,最后马老师心软,才让她留下来,你要是去了,那个女生肯定得走,以马老师怜香惜玉的作风,肯定不会让这种惨剧发生。”
这小子,一开口就是胡说八道,好好的调班,给这小子说成了言情剧,而且还是师生恋。
王程摇摇头,不再和他胡侃,拿起高二的课本就看了起来。
吴强强最近也很少和王程聊天,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认真听老师复习,或者是在做习题,甚至这家伙有时候还会追着到办公室去问老师难题,让许多老师都刮目相看,难得的浪子回头,虽然晚了点,但是还有一年,谁知道会不会有奇迹发生?
奇迹或许会发生,但是发生在谁的身上就不一定了。
不过,吴强强为了爱情也是真的很拼,要是真的能一直保持这个劲头,到时候真的能考个好大学也不一定,那就不用他的土豪老爸花钱了。
中午放学。
王程带着小姑娘王媛媛回家,准备今天吃点好的,自己下厨,不再忍受小姑娘的魔鬼厨艺,但是刚出校门口,唐乐乐就开着她的红色迷你等在那里,对王程兄妹两招手。
“哼,又来了。”
小姑娘闷哼一声,不乐意地说道。
王程低声道:“带你去吃大餐还不高兴?”
“我自己会做饭。”
小姑娘很自信地说道。
“你是会做,也就我敢吃。”
王程毫不留情地说出事实。
小姑娘撅着嘴,不说话,晃着哥哥的手,表达自己的不满,可惜被无视了。
“小程,媛媛,上车,吃大餐去。”
唐乐乐心情很好,笑呵呵地说道,今天早上,唐老爷子起来精神很好,心情也很好,说很久没睡的这么好了,感觉浑身都有劲了,所有人都几乎对王程能治好唐老爷子的病深信不疑了。
孙毅云也再次亲自给唐老爷子把脉,也证实唐老爷子的脉象很强劲,随后,孙毅云就向唐家告辞了,唐家稍微挽留了一下,就任由孙毅云离开了唐家,反正他留下来对唐老的病情也没什么帮助。
王程拉着小姑娘上车,笑道:“唐老情况还好吧?”
“我爷爷今天心情很好,迫不及待的想让你去给他扎针,说你是神医,我爸也从医疗专家组找了个专业按摩的专家过来,就等你去教她,对了,今天你们想吃什么?今天媛媛最大,媛媛想吃什么,咱们就去吃什么,好不好,媛媛?”
唐乐乐上了车,高兴地说道,目光看向后视镜里的王媛媛,她一直想和王媛媛打好关系,和王程的良好关系是一方面,另一个方面就是看着这么可爱漂亮的一个小姑娘对自己这么不对付,想来是个人心里都会不舒服,想挽回这件惨事。
王媛媛不高兴地将小脑袋靠在哥哥胳膊上,听到唐乐乐的话,说道:“那就去最贵的地方。”
王程摸了一下小姑娘的后脑勺,低声道:“胡说八道,乐乐姐,随便找个地方吃一点就可以了,下午还要上课。”
“呵呵,小程,就听媛媛的,没事儿,我是奉旨来的,花销全部报销,民政开支,既然媛媛说了去最贵的地方,那咱们就去最贵的地方,还有,小程,吃了饭,我帮你去买一套银针,我爷爷说了,你是神医,必须得有一套好的银针才行,给他治病效果也更好。”
唐乐乐对王媛媛的话不以为意,笑着说道,开着车子就朝着市中心跑去。
市中心有一家永乐酒店,是江州最贵的酒店,一桌菜轻松上十万,那里是富豪的集中地,过去,市政府的一些宴会也会摆在那里,现在国家在严查这些高消费,就少了许多政府的消费订单了。
说道银针,王程心中一动,道:“别买了,李老那里有一套银针,等会儿我们去借过来先用用吧,我以后想自己打造一套,这样最顺手。”
唐乐乐点点头:“好,就先去借用李老的,打银针的时候,把我叫上。”
王程想到的是家里那块玉石,那块花费半个月打磨出来的拳头大小的一块碧绿无暇的翡翠玉石,翡翠是硬玉,应该可以打磨成针的吧?只是不知道打磨出来的针能不能当银针用,有没有效果?
回去试试。
车子很快就来到了市中心的永乐酒店门口,门童迅速的上来打开车门,笑脸相迎,服务很周到,随后将唐乐乐的车开走。
“哎哟,您是仁和堂的小王医生?”
刚走进酒店大门,旁边就有人叫王程。
王程三人疑惑地看过去,这里还有人认识王程?
来人是一个胖子,有钱人大部分都是胖子,这胖子看到王程疑惑地看着自己,急忙上前来自来熟的就握着王程的手,摇了摇,熟络地说道:“你好,刚才你一进来,我看着你就熟悉,没想到是小王医生,我也姓王,和你本家,叫王横江,上次在仁和堂和老方在一起,和你见过面,给你留了名片,不知道记不记得?”
王程想了起来,最近一直在专心学习练武,还要研究元气秘录,用脑过多,这王横江只见过一面,所以也没注意,这么一说,就想起来了。
“嗯,原来是你,我记得你。”
王程点点头。
王横江顿时露出笑容:“那就好,你们这是来吃饭?赶巧了,我也刚来,要不要咱们凑一桌?我请客。”
小姑娘王媛媛脸上不乐意,这王横江一看就是富态十足,她心里不喜欢,而且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摇了摇哥哥的手,表达自己的想法,王程捏了她的小手一下,表示知道了,小姑娘才松了口气。
兄妹两多年来养成了许多默契。
唐乐乐急忙说道:“不用了,我们还还有事。”
王程点点头,抱歉地说道:“王总,抱歉了,下次吧。”
王横江是生意场上的人,急忙笑着说道:“好好好,是我唐突了,下次,下次,下次一定我请,小王医生有我的名片,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直接打我电话。”
王程点点头,也不多说,他不擅长交集,直接就拉着小姑娘跟唐乐乐上楼去了。
王横江脸色遗憾地离开了,和他一起的一个中年人好奇地问道:“老王,你这是唱的哪儿一出?这小伙子是谁?让你这么巴结?难道是宋书记的公子?”
宋书记是江州的一把手。
王横江嘿嘿笑了笑,看了这个自己的合伙人,摇摇头道:“宋公子还不值得我老王这么巴结,这事儿呀,我不告诉你,等我和人家打好关系了,再给你说。走,吃饭去,听说老方去港岛了,不知道又找哪个相好的去了,最近喝酒的也少了个人,今天咱们多喝几杯。”
中年人疑惑地看了看王程三人的背影,王横江不说,他就越是好奇,但是也不可能直接追上去问,只能在心中留个心眼,下次碰到了注意点。
电梯里。
唐乐乐好奇地问道:“你还认识王横江?”
她身为江州父母官唐强民的女儿,对江州一些台面上的人物也都是认识的,只是她比较低调,也不和那些官二代们混,所以那些人不一定认识她。
王程点点头:“嗯,他上次来李老那里看病,我给他抓的药。”
“那他为什么对你这么巴结?”
唐乐乐不解,王媛媛也疑惑地看着哥哥,抓服药就能让一个土豪巴结?
王程无奈地笑道:“我怎么知道?”
他不想把自己和方进文的事说出去,没必要。
三人也就不再说王横江的事儿,来到唐乐乐在路上就订好的包间。
I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