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十八章 神奇行针
(今天会有两更,还请大家多多投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唐强民终究是当官的,拿得起,放得下,有魄力,听王程如此肯定地说,而且也有了效果,选择了相信,急忙说道:“小兄弟,还需要我们准备什么?我们马上打电话联系。”
王程继续在唐老爷子的头顶上的几处穴位按摩着,效果肯定没有最开始明显,但是也让唐老减轻了一些脑袋的难受,看唐老一脸享受的模样就知道了。
“唐叔叔,我和乐乐姐是朋友,小兄弟我可不敢当,乐乐姐事后会找我拼命,叫我名字或者小程都行,你们要做的,就是让唐老按时吃饭休息,专门请一个熟悉穴位的按摩大师来,到时候我会教给他一套按摩手法,每天早中晚给唐老按摩一次就好。”
王程对唐强民说道。
“小程你不能亲自过来给我爷爷按摩吗?”
唐乐乐急忙问道。她对其他人不是那么信任,唐家三兄妹也是如此。
王程笑道:“这套按摩手法不是很复杂,不需要我每次亲自来,隔五六天我过来看看,视情况给唐老扎扎针,尽量不吃药,如果真的需要吃药,我会开个方子,其他的,就没什么了。”
孙毅云听的心中疑惑,按摩?针灸?还不需要吃药?这样真的有效果?他毕竟是个老中医,此时好奇,也有许多疑问,但是也不好意思问,老一辈心中都是有如此的隔阂的,自己的独门手法不会轻易说出去,别人的独门手法也不会去问,可是这小子为什么要找个人来传授按摩手法?他不怕别人学了独门手法?
看不透,猜不透,想不透,但是唐家的人都相信王程了,孙毅云此时不会开口,只是安静地看着,想着等会儿王程走了,他在亲自给唐老把把脉,看看是不是真的有效果。
脉象是不会作假的。
唐乐乐的小姑不说话了,站在那里尴尬不已,低声说道:“我去给你倒杯水。”转身急匆匆地出去了。
唐强民点点头,道:“好,既然你和乐乐是好朋友,那我就叫你小程了,明天我从医疗专家组找个会按摩的医师过来跟你学,明天你有时间过来吗?”
王程点头:“嗯,明天我下课就过来吧,唐老这个病宜早不宜迟,再拖下去,筋脉彻底堵死了,肌肉也失去活性的话,就难以恢复了。”
“那好,小程你尽管施为,等下我给你派个司机,专门接你上课下课,有时间了就过来。”
唐乐乐的大伯唐强山也急忙说道,和唐强民有些相似的果断。
王程想了想,没有推辞,低声问唐老:“唐老,您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唐老闭着眼睛,面色安详舒适,一点也不像之前的严肃愁容,听了王程的话,睁开眼睛,显露出疲惫,笑道:“我现在哪里都很舒服,小程,我现在相信你真的能治好我这个老头子了。”
“嗯,那好,那我就放心了,下面我就要扎针了,如果你感觉到疼,就马上出声,知道吗?”
王程面色平静,让自己的心绪彻底安静下来,停下按摩,心中将元气秘录里面的许多奥秘一遍遍的在心中过滤,下面他就要真正的行针了,而且是最神秘,最重要的头部穴位,稍有不慎,病人可能就会瞬间毙命。
根据元气秘录里面的描述,以及王程在自己身上施展的一点点的试验,人体内的元气是的的确确的存在,这个是不需要质疑的,但是随着年纪增长,会慢慢消散,越来越少,因为人体前三十年是一个增长的过程,身体吸收食物等外界能量,维持身体增长。
可是,过了三十岁,身体技能就会开始下降,吸收的能量不足以维持身体的正常运行,所以就会消耗元气。
随着年岁的增加,体内元气就会越来越少。
到了唐老找个年纪,已经到了古稀之年,体内元气也已经快要耗尽了。
但是,也不是没有。
王程要做的,就是激活脑部几处大穴的元气,然后让唐老的脑部活跃起来,血管的运输能力增加,将那淤血吸收掉。
听了王程的话,唐老也收敛起了笑容,知道下面才是真正的治疗:“小程,你尽管下针,我挺得住。”
老人家当年也是吃过苦的。
王程点点头,一根银针就出现在了手中,房间里的人都看向王程,目光集中在那根针身上,银针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眨眼间就插在了百汇穴上,这是人体头部第一大穴,称百汇,是人体几大经脉的交汇处,无数武侠小说当中出现的任督二脉,就是在百汇穴交汇。
王程是要借住任督二脉内潜藏的所剩不多的人体元气,光是头部几处穴位剩下的元气可能不够。
几根银针在王程的手中再次消失,唐老的头部再次出现了几根银针,王程的手非常的稳,下针的速度也非常的快,准。
针灸行针的时候,一定要快准稳,拿着针手不停颤抖的人,绝对不适合做这个。
这几根银针,都是在任督二脉的穴位上,顺序也非常的特别,是激活元气的特殊手法,百汇穴的位置上可以看到缓缓的凸了起来,这是凝聚出的元气,随后王程急忙再次几根针扎了下去,将百汇穴上聚集的元气引流到了唐老头部的其他穴位经脉。
唐老瞬间睁开了眼睛,眼神清澈无比,他感觉到头脑中的一切都是如此的清楚,心中所想的一切也是如此的清晰,想到什么,立马就浮现出来,没有丝毫的迟钝,这是他年轻时候的状态,多少年没有感受到如此清晰的头脑了?
唐强民和唐强山,还有孙毅云都盯着唐老,立即感觉到了异样,都满脸关心。
“爸!”
“爸!”
两兄弟低声叫了一声,害怕出现意外。
孙毅云则是心中微微震惊,他是中医老手,国手级别,绝对是行家,一眼就看出,这是一种他不曾见过,不曾听过的神秘行针手法,此时唐老身上展示出的精神状态非常的良好,显然是王程这一套行针之法起到了效果。
这小子是跟谁学的?
郭亭山?
应该不是,那老家伙敝帚自珍,都快死了,独门行针之法连几个徒弟都没学到,一个不成器的儿子学了也是半吊子。
而且,郭亭山也没有这份本事。
孙毅云首次有了一点点后悔,后悔刚才不应该直接站在了王程的对立面,后悔小看了王程,不过,结果还没出来,看你是不是真的能治好。
王程对唐家两兄弟一挥手,示意两人安静,头也没有回,两人立即安静下来,唐乐乐刚才也差点喊出声,此时紧张地双手紧紧我成拳,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王程和她爷爷。
“唐老,感觉如何?”
王程低声询问。
唐老双眼如电,看着王程,赞叹地道:“小程,你这是神仙手段呀,好,好,好!几十年了,从没有感觉这么好。”
唐家两兄弟和唐乐乐都松了口气,都露出笑容,唐乐乐是单纯的为爷爷没病情好转而高兴,唐强民两兄弟是彻底的松了口气,唐老没事的话,他们唐家在几年内就能再更进一步,唐强民有机会成为江州一把手,甚至有机会去省城。
王程此时心中是信心十足了:“这这样我就放心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怕继续下去,唐老会受不了,脑袋里的病,得慢慢来。”
说着,王程的手掌几个翻转,已经将唐老头部的十几根针全部取了下来。
唐老顿时没有了那种思绪很清楚,脑袋很轻松,一切都尽在掌握的感觉了,不由地微微皱眉,很是失望:“好吧,老头子我听你的。”
“乐乐姐,帮我拿点酒精过来。”
王程将用过的银针没有收起来。
唐乐乐反应过来,急忙从不远处的窗台上就拿过来一瓶医用酒精,低声道:“小程,这么快就回去了。”
她觉得这治疗的过程似乎有些太短了,效果好不好?
唐老爷子瞪了唐乐乐一眼:“乐乐,不许质疑小程,他是医生,他说了算。”
唐乐乐呵呵一笑,点点头,虽然王程是自己请来的,关系也比较好,她有权力也有身份去质疑,但是她知道爷爷说的对,接受医生的治疗,那就不要怀疑,不然治疗效果绝对会打折扣的。
看到爷爷这么信任王程,唐乐乐是真的高兴起来,她的压力一下子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成就感。
王程将银针用酒精泡了泡,却还是解释道:“我是第一次给唐老治疗,唐老身体比较虚,我害怕会有反效果,刚才唐老是不是觉得脑子一下很好用,思维清晰,和年轻时候一样?”
唐老惊异地看向王程,感觉这个小伙子一切尽在掌握,给了他更多的信心,佩服地道:“对,我就是这种感觉,真的太舒服了,好像一下年轻了几十岁。”
房间其他人也都惊奇的看向王程,这几个人都是见多识广之辈,可是这种神奇的手段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第一次听说。
几人看向王程的目光再也没有丝毫因为王程的年纪而轻视,都是严肃和凝重。
“我这是激活唐老的头部潜藏的身体潜能,一次不宜太多,会有虚不受补的危险。”
王程解释了一句。
大家都明白过来,孙毅云是行家,听懂了一些意思,想问那潜能是什么东西,但是面色尴尬的不好开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程收拾东西准备走了。
“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下午放学了,我再过来,切忌不要给唐老吃大补的食物和药物,这样吧,回去我整理一份食谱,到时候一起带过来,以后唐老的饮食按照我给的食谱来。”
王程收拾好东西,实际上就是一包银针,然后就告辞了。
“小程,老头子我就不多说了,大恩不言谢,就冲你刚才给我扎了几针,就比以前所有老家伙给我开的药都要强,强民,强山,你们去送送小程。”
唐老被唐乐乐扶着坐起来,看着王程说道,虽然唐老没看孙毅云,但是孙毅云此时是脸上火辣辣的。
唐强民和其大哥唐强山急忙过来,准备亲自送王程下楼去。
王程急忙摆手,道:“别,两位伯父不用如此,乐乐姐送我回去就好了,她知道我家在哪儿。”
唐乐乐也说道:“嗯,爸,大伯,你们在家帮爷爷找个按摩师吧,我去送小程。”
“好,小程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刚才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千万别计较,我妹妹就是个急脾气,有什么不对,我这个做大哥的给你道个歉。你能帮的上我爸,就是我们唐家一家的恩人,乐乐送你回去,那明天我再让司机开车过去。”
唐强山作为唐家老大,开口说道,很有担当,丝毫不顾忌身份,当场给王程道歉。
王程心中的一些芥蒂也慢慢消失,点点头,笑道:“病人家属是关心则乱,我理解。”
唐家几人一时间都对王程的好感大增,这小伙子医术神奇,心胸也很不凡,日后必定不是凡俗之辈,及早打好关系绝对是有赚不亏。
于是,唐家两兄弟亲自将王程送到别墅门口上车,唐乐乐才开车带着王程离开。
I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