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十六章 险恶孙毅云
(第二更,求票!)
唐乐乐家是一栋别墅,周围也有几栋独栋别墅,都是江州的高层居住的,唐乐乐家的这一栋是江州市政府的三号别墅。W
“到了,我姑姑和我大伯也在,我小姑说话比较直,小程,等会儿如果我小姑说话难听,你别发火,这次也是我考虑不周,哎,以后再也不干这样的事情了,过了今天,我欠你一个大人请,只要你不占我便宜,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车子停在别墅前,唐乐乐深呼吸一口气,对王程说道,没有丝毫的害羞什么的情绪,面色有些严肃,说的就是她这时候心中想的。
她现在对王程的信心也不是那么的足了,毕竟经历过市医院,省城医院,十来个脑神经科方面的专家都束手无策,三四位和李老地位差不多的老中医也来看过了,也都没有什么结果,王程上次给她扎了两针的确是比较神奇,但是她后来理性的想了想,王程毕竟年纪还小,才十八岁。
而且,王程还是半路学医,都没有拜师李牧山李老,而是自学。
种种情况,让唐乐乐心中很后悔,如果不是她二十天前就和父亲还有爷爷都说了要请一位医生来,并且也和王程约好了的话,她都不想继续这件事了。
“如果你也没办法,那我们就早点走,等会儿我请客,回去把媛媛接上,去浮云楼。”
害怕王程不高兴,唐乐乐急忙说请客的话。
王程点点头,心中不以为意,他其实也想着来走个过场,脑袋里的病,他可不敢说什么,对方的身份还不简单,弄不好自己就麻烦缠身了,笑了笑,让气氛轻松一下,道:“乐乐姐,没事儿,从小,我什么事都经历过,就当来演戏。”
唐乐乐笑了笑:“好,你能这么想就好,那我们进去。”
两人下了车,走进别墅。
“爸,我回来了。”
唐乐乐招呼了一声,问了保姆一声,带着王程上二楼了。
王程打量了一下别墅的装修,很低调,也很有品味,墙上挂的是山水画,不像一些人挂的尽是一些西方的油墨画,而且还是抽象画,谁能看懂?
二楼一间卧室内,站着五六个人,中间的大床上躺着一位头发皆白的老者,床边摆着一些医学仪器,上面还闪烁着光芒,显然还在运转。
两个中年医生在给老者检查,这两位是政府专家医疗组的,专门为干部服务,每天都会来给唐家老爷子例行检查,以便了解病情,随时可以针对病情做出应对的治疗,防止病情突然恶化。
其中一个专家放下手中的血压测量仪,对床上的唐老爷子说道:“唐老,您的身体还好,血压没什么变化,其他数据也都很稳定。”
床上的唐老爷子面色并不好看,只是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这边站着的几个人当中,有一个身材稍微矮小的老者开口道:“唐老哥,你别太悲观,这种慢慢将养的病,病人的心态也有很大的影响,只要你相信你会好起来,早晚都会好起来。”
“等那时候,我都是一杯黄土了。”
唐老爷子淡淡地说道。
矮小老者无奈地摇摇头,不说话了,他就是唐乐乐的父亲唐强民从京城请来的孙氏药堂的孙毅云,来这里两天了,诊脉之后,给唐老爷子开了几服药,都是调理气血,促进血液循环的,想以此来减少脑子里的淤血,可是效果不明显。
脑溢血导致半身不遂,说到底就是脑子里的淤血压迫了神经,让下半身失去了知觉,如果病人年轻一些,可以动手术开刀,把脑子里的淤血取出来,恢复神经,但是唐老爷子已经近七十,根本不能开刀,不然死在手术台上的可能性很大。
而且,唐老爷子脑袋里的淤血是在深处,没人敢去动刀。
唐乐乐带着王程走了进来:“爷爷,我带我朋友来看你了。”
房间的人都看向了门口的唐乐乐和王程。
唐老爷子平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乐乐回来了。”
唐乐乐笑着来到唐老爷子床边:“爷爷,这是我朋友,叫王程,他是学医的,我请他过来,想让他给你看看。”
王程笑着给唐老爷子打招呼:“唐爷爷好。”
这时。
房间内的所有人的目光才落在王程身上,仔细打量,都是眼神惊异,这不是个孩子吗?
唐强民顿时瞪着唐乐乐说道:“乐乐,他就是你说找到的医生?”
唐乐乐暗道来了,看着老爸唐强民强势的目光,心中不断地给自己打气:“嗯,他在仁和堂跟李老学过。”
唐老爷子一直看着王程,看王程处变不惊,一直都表现的很平静,面对周围的质疑没有任何的反应,而且,还是仁和堂出来的?是那个老家伙的徒弟吗?
“小伙子,你是李牧山的徒弟?”
唐老爷子问道。
王程摇头:“不是,我在李老的仁和堂抓过药,不是李老的弟子。”
“李老的弟子都不是,也敢来给人家看病?小朋友,你认识几种药材?”
唐强民身边的一个中年妇女冷冷地说道,眼神不屑地看着王程,她就是唐乐乐的小姑了。
王程坦然地看着唐乐乐的小姑,笑道:“我认识的药材不少,至于来看病,我有何不敢?我又不偷,也不抢,有本事我还怕?”
一句话说的很自信。
唐强民的大哥摇头,道:“乐乐,带你朋友去楼下看电视,别打扰你爷爷休息。”
言下之意,已经在赶人了,不想浪费时间,也不想让这件事影响唐老爷子的心情。
唐乐乐虽然料到了是这样的情境,但是看到王程被自己几乎是强迫的请过来,却来自己家里受气,就是心中难过不服,撅着嘴说道:“王程很厉害的,上次我身体不舒服,就是他给我扎了两针就好了,我专门邀请他过来的,你们不能这么说他,就算他治不好爷爷的病,又怎么了?你们谁能治好?”
唐乐乐的目光看向两个医疗小组的专家和孙毅云。
两个专家笑了笑没说话,两人经常给各位领导检查看病,对这样的情况早就见惯了,所以话都不说,因为这是人家的家事,他们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不过,看向王程的眼神,还是带着明显的不信任和不屑。
你一个小孩子来凑什么热闹?
而孙毅云老爷子则是笑呵呵地道:“小丫头,我和你爷爷平辈,就算我治不好你爷爷的病,你这样说我也不好吧?何况这个小伙子这么点大,还没有师承,谁能相信?小伙子,我问你,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唐家丫头给了你不少好处吧?”
“你这样的,我在京城,见的多了。”
得,这老爷子更厉害,直接将王程归结于骗子一类了。
唐强民三兄妹也都齐齐地警惕地看向王程,唐乐乐还在上学,还真的被骗了也说不定,至于说在仁和堂抓药,谁知道真假?就算是抓药的,也不过是一个学徒罢了,能有什么本事?
不过,王程却是直接与唐强民三兄妹对视,心中坦然,自然无惧,然后看向孙毅云:“孙前辈,我听李老说过,孙老擅长的是抓药开方,没想到污人清白也是孙老的擅长,小子还未行走江湖,多谢孙老这番指教,以后会时刻谨记孙老教诲,遇事都会留个心眼。”
一番话,说的孙毅云脸色青红变化,尴尬不已,盯着王程沉声道:“小伙子,既然你都叫我前辈了,就尊重一些,果然是没有师承的野小子,尊重前辈都不知道。”
“前辈将我当骗子,那我也尊重?”
王程反问。
唐乐乐委屈的几乎要哭出来,她没想到这个孙毅云说话如此刻薄,死死地盯着孙毅云,就要说话。
“好了!”
唐老爷子说话了,挥挥手,对两个尴尬站在一边的专家说道:“你们先走吧。”两人急忙起身带着器材离开,不想卷入这里面的事情,然后唐老看了孙毅云一眼,孙毅云看向别处,接着唐老看向王程:“小伙子,我相信你不是骗子,你一个外人,能接受乐乐的邀请来给我看病,不管你本事如何,我相信你心不坏,我也相信小李子的眼光。”
唐老叫李老小李子?王程心中汗颜,表面上对唐老爷子笑道:“唐老是明白人。”
唐强民三兄妹都脸色微红,在王程的话里,刚才他们算是糊涂人,唐乐乐小姑刚才差点要报警。
唐乐乐急忙抓着爷爷干枯地手:“爷爷,王程肯定不是坏人,你让他看看,他或许有办法。”说着,还盯了孙毅云一眼,意思不言而喻,你没办法就别以为别人也没办法。
唐老看向王程,王程也看向唐老爷子,两人眼神对视,一老一小,都出奇的平静,孙毅云也不敢随意说话了,知道唐老心中对自己有意见了。
唐乐乐小姑低声说道:“爸,要不你今天早点休息吧?”
她还是不想让王程给唐老看病,觉得浪费时间,最后的结果也是一样的,平白的再次让老人家失望一次。
唐老摇摇头,将手腕伸出来,手腕上有许多针眼,可见这位老人家饱受病痛折磨,缓缓地道:“不用了,小伙子,今天你来,是给乐乐面子,也是以一个医生的身份来的,我是乐乐的爷爷,我也给你面子,你给我把把脉。”
唐老心中也不相信王程这么年轻能给自己看什么病,但是给王程一个面子。
王程没有直接把脉,而是严肃地看着唐老,说道:“唐爷爷,您是乐乐姐的爷爷,我不会害您,不过,如果等下把脉之后,我对您的病情有把握的话,我希望您能完全相信我,配合我,不然,我也就不把脉了,省的大家都浪费时间。”
孙毅云忍不住呵呵笑了笑,低声道:“年轻人自信是好,但是不要不知天高地厚。”
王程看了孙毅云一眼:“总比有些人自以为是的好。”
孙毅云来了火气,盯着王程说道:“小伙子,如果你治不好,你当如何说?”
王程耸耸肩,笑道:“我还没把脉,我没有说我能治好,我只是把话说在前头,不知道孙老先生如何知道我能治好?还是你故意如此说,强加于我?”
孙毅云语气一滞,他心中的确是如此打算,被说破了尴尬不已,沉声道:“牙尖嘴利,那你就给唐老哥把把脉,我看你有什么本事,药方都没背几个吧?就敢出来看病,也就能骗骗小丫头。”
王程挥挥手,示意正要说话的唐乐乐别说话,看向唐老爷子,道:“唐老,您怎么说?”
唐老叹了口气,道:“小伙子,既然你这么自信,我一个不能下床的老头子怕什么?你给我把把脉吧,要是能治好,我配合你,你让我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是,你要是瞎折腾老头子我,你也要知道后果。”
唐强民急忙喊道:“爸,您……”
唐老看了唐强民一样:“你有办法?”
唐强民三兄妹都是说不出话来,他们已经做了能想到的一切,甚至不惜代价去京城请来了孙毅云,孙毅云这次的出诊费用可是三百万的天价,如果不是唐家老大是做生意的,摊子不小,即使唐强民是副书记,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爷爷,我相信王程可以治好你。”
唐乐乐肯定地说道,到了这个份上,她也必须相信王程了,不然一家人都怀疑人家,她会无地自容。
唐老爷子笑了,道:“乐乐说可以那就肯定能行,小伙子,开始吧。”
王程点点头,看了孙毅云一眼,开始给唐老把脉。
I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