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十章 洗筋伐髓
(第二更,求票呀,今天票票好少……愁……)
“这是我从长鹤道长那里学的拳法,你看仔细了。”
王程将武圣山武学施展给王媛媛看,让她学,对别人,王程或许会考虑一下自己不能将武圣山武学外传的顾虑,但是对自己的妹妹王媛媛,他可不在乎,到时候就算长鹤道长因此找过来了,他也不怕。
小姑娘王媛媛知道哥哥上武圣山去,大部分的原因就是去学武,当下也认真地看,好奇武圣山的武学是怎么样的,她跟随哥哥从小学武,在武学上的见识也不低,对形意拳和太极拳都有比较深刻的理解。
丹阳拳,元阳拳,九阳拳!
王程并没有将猿啸九式和跃马桩传给王媛媛,这两门桩法和猛虎九式一脉相承,乃是武圣武学,有点凶猛。
所以,只是将藏鼎观的正宗道家武学传给了小姑娘,因为小姑娘此时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修炼这种固本培元的拳法最好,会打下最坚实的基础,培育气血。
而且,这三门拳法,每一门拳法当中都有一个阳字,看起来似乎不适合女孩子学习,但实际上不是,这是正宗的道家拳法,以固本培元,培养阳气气血为主,女子修炼,效果也会很好。
“哥哥,我没看清。”
小姑娘看了一遍,她没有王程那么超强的记忆能力,肯定不可能看一遍就差不多记住,低声说道。
王程没说话,而是转身就再次从丹阳拳开始。
将三门道家拳法施展一遍,王程就感觉到了浑身的气血都燥热起来,好像每一颗细胞都要燃烧一样,每一拳的力道都比以前大了一些,体内脏腑也都微微震动,心脏咚咚咚的跳动,发出强有力的声音。
“变强了,我的脏腑变的更为强大坚韧了,尤其心脏,跳动很有力道,气血也更加雄厚了,浑身都好像轻松了许多。”
王程将三门拳法施展了第二遍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变了,身体更为轻盈,思维都好像更加通畅了,好像多年来压在身上的包袱被卸下来了,浑身轻松。
他暂时不知道这种变化来自哪里。
但是,他知道,这是好事。
三门道家拳法再次施展完毕,王程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浑身气势一变,练起了几种桩法,跃马桩,猿啸九式,太极桩,形意拳三体式,一一体验下来,才感觉到将体内的躁动发泄了一些,浑身渗透出一层汗珠,紧贴着皮肤,感觉黏黏糊糊的,汗珠内包裹着一些黑黄色的污渍。
好像将整个身体都洗涤了一遍一般,将污渍洗刷了出来。
“好爽!”
王程心中赞叹,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感觉到身体轻盈,思维通透了,因为自己不知为何经历了一次洗筋伐髓。
从在浮云楼上卫生间开始,他就感觉到了不一样。
到了现在,出了一身黑色汗珠,他知道了,这是洗筋伐髓,从在卫生间拉肚子,就开始了,拉肚子是排泄了肚子里的不干净的东西。现在打了两次道门拳法,再次将所有基础桩法都练了一遍,气血运转到极致,同时也将体内一些杂质初步排除。
这一瞬间!
王程感觉自己的身体轻盈的好像要随风而去一样。
在藏鼎观道家典籍当中看到过对少林武学的一些描述,里面记载少林有两大武学宝典,易筋经和洗髓经,修炼到巅峰,能易筋换髓,重塑身体,让身体纯净无暇,有神鬼莫测不可思议的效果。
“哥,你身上臭死了。”
跟着哥哥练拳的小姑娘闻到了风中王程身上的味道,顿时捂着鼻子毫不掩饰地说道,退后了几步,拉开距离。
王程收起桩法,提着拿回来的石头,不以为意,心情很好,笑道:“走,回家,不练了,回去洗个澡。”
小姑娘还是和哥哥保持着好几米的距离:“哥,你干什么了,怎么这么臭?”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等会把丹阳拳练三遍才能睡觉。”
王程顿时板着脸说道。
这才是以前他一向对王媛媛严肃的管教态度。
王媛媛哼了一声,不说话,她心中还是比较怕王程的,尤其是在王程严肃的时候,不敢顶嘴,闷闷地走在后面,加重了脚步,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可惜,她表达的不满,没有被王程重视采纳。
回到家,王程立即就洗了个澡,小姑娘王媛媛不情不愿的在客厅练拳,丹阳拳是一门拳法,也是一门桩法,小姑娘也是识货的人,练了一遍就知道这门拳法不简单,所以态度也逐渐认真起来。
洗了个澡,王程浑身清爽,活了十八年,从两岁开始就有零星的记忆,这么多年的记忆当中,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自在过,穿着大短裤,光着膀子,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
“暴露狂!”
小姑娘看到了,嘀咕了一句。
王程以前可不曾光膀子过,一向都是衣衫整齐的。
“专心练拳,不要分心。”
王程瞪了小姑娘一眼。
小丫头皱着鼻子哼了一声,专心练拳起来,还剩下一遍。
王程则是从袋子里拿出那块从彭老板那里拿回来的石头,放在桌子上,双手触摸,又能清晰的看到其中蕴藏着一团脑袋大小的碧绿气团,一丝丝气团流入自己的体内,藏到四肢百骸,传出一种清爽的感觉,和刚才的洗筋伐髓的爽快有些像。
拿来一把小刀,王程就用小刀在石头上刻画起来,用小刀自然是很难将这块脑袋大小的石头解开,但是他不缺时间,慢慢来,用小刀可以锻炼手指,手腕,手臂的力量,还能锻炼对力量的控制,所以王程学习过雕刻,这把小刀就是他经常用来雕刻小东西的刻刀。
一块块石屑从石头表面被小刀刮下来,王程没想过用这块石头来雕刻一个什么,他就是要用小刀解石,慢慢的将其中的玉石刮出来,以此来锻炼自己的雕刻功力,和手腕的力量以及控制,到时候将玉石拿出来了,再真正的雕刻一两个东西,给自己和媛媛带着。
都说人养玉,玉养人,其实也是有根据的。
玉石是地下的一种矿石,以中华传统文化的说法,是地壳当中吸收了大地灵气的,可以养育人体气血,固本培元。
“看看个头大小,到时候给媛媛雕刻一个手串,再雕刻一个挂坠给自己用,要是还有多的,就再给自己也雕一个手串。”
王程心中打算着。
小姑娘练完三遍丹阳拳,也是出了一身汗,自顾自地去洗了个澡,穿着宽松的大T恤,跑到哥哥这里,好奇地道:“哥,你又要雕东西了?”
小姑娘身上散发着清香,头发还是湿漉漉的,随意垂到脸上,灯光洒在脸上,有一种晶莹剔透的惊艳,大眼睛清澈如水,眉毛和鼻子上还有水珠,小嘴微微翘着,毫不避讳的就靠在王程的身上。
不得不说,这丫头再长大一些,绝对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妖女级别的美女,比杨青语和唐乐乐也不会差丝毫。
王程看了这丫头一眼,拿起旁边的毛巾盖在小姑娘的脑袋上,道:“小心别着凉了,我把这块石头打开,看看里面有没有玉石。”
“嘻嘻,哥,你选的,肯定有。”
小姑娘用毛巾包住头发,笑嘻嘻地说道。
“为什么我选的就有?”
王程不知道这丫头怎么想的。
“反正就是有。”
小姑娘也解释不出什么,就是心中的直觉,所以就是认定了。
“呵呵,快去睡觉,明天一早起来做饭,你不是说你学会做饭了?以后你来做饭。”
王程笑了笑,不和这丫头争。
“哼,你敢吃,我就敢做。”
小姑娘不甘示弱。
“那你就做,还没你哥我不敢做的事情。”
王程手中刻刀挂掉一层层石屑,自信地说道。
“哼。”
不知道小姑娘想到了什么,不开心地哼了一声,不说话了,安静地靠着哥哥,看哥哥一点点的在石头上施展刀工,小刻刀在哥哥手中灵巧的翻转,五个手指非常的灵活,刻刀在手指尖翻飞,也不会伤及手指。
不一会儿,桌子上就留下了一堆石屑,王程感觉自己对新增的力量逐渐的掌握一些,后面还需要不停的联系,不过时间不早了,就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明天再继续,现在是睡觉的时间了。
“还不去睡觉!”
王程看这丫头靠着自己的肩膀有些发呆,抖了抖肩膀,晃醒了她。
“哦!”
小姑娘兴致不高,撅着嘴,起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走到门口,突然转身对哥哥王程说道:“哥,你说没你不敢做的事情?”
王程看了这丫头一眼,不知道她又想到了什么:“那要看什么,有些事是不能做,不是不敢做。”
“哼,我睡觉了。”
再次哼了一声,小姑娘一甩头,头发甩的飞起,满脸不高兴地回房间睡觉去了。
砰!
看到小姑娘重重地关上门,王程苦笑了一下,低声道:“看来这几天和她走太近了,以后注意点,小小年纪就胡思乱想。”
说完,王程将石头收起来,刚才花费了半个钟头的时间,石头上刮掉了一层石屑,也没见到绿色。
女孩子早熟,的确如此,古代女子,大部分十二三岁就已经家人结婚了。
王媛媛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眼睛睁的很大,撅着嘴低声道:“你就是不敢娶我。”
I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