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十六章 一千两百万!
(第二更送上,抱歉,稍微晚了点,求更多的票票支持呀……有打赏什么的就更好了,呵呵……)
“大涨!”
“真正的大涨!”
“玻璃地,颜色正阳绿,石头坊一年也不一定出一回这种好东西呀,难得。W”
周围的人都沸腾起来,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块逐渐切出来的石头,外面听到消息的人都赶了过来,店里几乎都站满了人,后面的人一个个踮着脚尖往里面看。
陈老板切石头的手都微微颤抖,满脸的严肃,双手紧紧的握着切割机,害怕自己一不小心破坏了这石头里面的玉石,那可就罪过大了,他开店十几二十年,也是第一次切出这种好东西。
江州不是玉石的大市场,就是因为历史比较长,还有一条古街,古玩市场比较大,所以这古街里面也就兴起了玉石,赌石市场才发展起来,但是相对于南边的那些每年开一次的大场口,这里算是小打小闹了,原石也是一些中档货色,普通原石比较多,毕竟大客户少。
所以,石头坊这里很难解出高档料子。
整个石头坊十来个卖原石的店面,一年能切出一块上千万的高档料子就是大喜事了。
今年,还没切出过一块五百万以上的翡翠料子。
几个旁边的店里的老板都把自己的店面暂时关门,跑过来看热闹来了,这样的场面,一年都不见得有一回,可不能错过了,都过来粘粘喜气。
王程心中也微微兴奋,这种气氛之下,很多人都会把持不住,像李正祥就是激动的满脸通红,摩拳擦掌地看着,指挥着陈老板慢慢的摩擦石头。
这块石头也是奇怪,出了表皮一层半厘米厚的皮,里面几乎都是一整块玉石,整块颜色,在陈老板手中的切割机下,慢慢的现出了整个形状。
大半个脑袋大小的椭圆形翡翠,透光度比较高,因为一半是高水种玻璃地,另一半的透明度很低,算不上玻璃地,只能算是冰种,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价值也打了折扣。
可是,即使这样,也是了不得的,要是全部都是玻璃地高水种的话,就是好几千万都不奇怪。
“好漂亮。”
唐乐乐惊叹地说道,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料子,顿时有一种不想要的感觉,这珠宝玉石里面就是如此,就怕货比货,几十万的东西和几百上千万的东西一比,那真的是没法比,得扔。
“哇!”
“这块料子至少要五百万以上吧?”
“五百万低了,六百万我看都打不住,上个月解出来的一块料子,只有这个一半大,也是高水种玻璃地,颜色稍微深一些,都卖了四百五十万,被祥瑞珠宝大老板买去了,这块这么大,种水也好,颜色更正,我看至少要八百万。”
“我也听说了,是隔壁街的老赵花了五十万买的一块原石,赚了四百五十万,现在整天得瑟。”
“这块原石才二十五万。”
“二十五万赚八百万,啧啧……”
周围看热闹的几十上百人,门口都堵住了,非常的热闹,都低声议论着这难得一见的高档玉石。
其中不乏专门来这里赌石的大老板。
“六百五十万,这块料子我出六百五十万。”
一个中年人立即喊道。
周围的人都认出来,这是江州一个珠宝公司的老板,和刚才所说的祥瑞珠宝是竞争关系,经常来这里转悠,这些人都不缺钱,再高的价钱买回去的玉石,都会有土豪以更高的价钱消费,所以,越贵的料子,买回去越赚,这也导致高档玉石市场价格飙升,几乎是一年一个价。
“嘿嘿,刘老板,六百五十万小气了吧?七百万。”
这次说话的就是祥瑞珠宝的老总,就是上个月四百五十万买走一块料子的老板。
“七百五十万。”
刘老板面色平静,看都没有看对方,直接加价,上个月那块料子,他出价四百万,被对方抢了去。
“一千万!”
这个价钱一出,顿时周围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两个争抢的珠宝公司老板也都看向喊话的人。
“是杜老板!”
“难怪,也就杜老板不把钱当钱。”
“这家伙房地产赚够钱了,跑来投资玉石,出手最大方。”
几个人认识杜老板的低声说道。
杜老板喊出一千万,看向王程:“小兄弟,一千万,这个价格可不低了,我的店刚开张,正缺好东西,给个面子。”
周围后面进来的人顿时都愣住了,这时他们才知道,竟然这个少年才是这块玉石的主人,他们还以为是李正祥,王程两兄妹自然是被忽略了。
“竟然是个小孩子?”
“没天理。”
“都说小孩子运气好,草,运气能这么好?”
很多人满脸的震惊。
王程看向李正祥,道:“开始我说过,我答应过正祥哥,出的玉石料子都卖给他,如果他不要,才能卖给你们。”
李正祥正在看刚切出来的这亮眼的玉石,一时间沉迷了,听到喊道自己名字,才醒过来,知道自己差点迷失了,急忙喊道:“杜老板,这块料子我要了,一千二百万,不好意思,我也缺点好东西来镇场子。”
几个其他的老板都笑起来,做他们珠宝这一行的,谁不缺这种好东西?
不过,人家主人家都说了卖给李正祥了,李正祥也出了高价,那他们就不好介入了,不然东西买不到还平白得罪人,损人不利己。
杜老板也是面色稍微难看,却也没有继续纠缠下去了,这里这么多人看着,继续纠缠就丢了身份,当下就买了两块五十万的原石准备自己切。
其实,李正祥心里稍微有些后悔,一时嘴快就喊出去了,这一千两百万,可不是一点点钱,他和他老爸的公司最近花费许多资金进军东海市,囤积了不少货,公司里的流动资金可不多了,不过那一点点后悔瞬间消失,看到那耀眼的玉石料子,李正祥决定,就算公司的钱不够,贷款都要把这块料子买回去,在高档珠宝市场,好东西永远不嫌多。
“哈哈哈,放鞭炮!”
陈老板哈哈一笑,一声大喊,招呼伙计放鞭炮,一块料子一千两百万的成交价格,绝对是创造了石头坊今年的成交记录,在石头坊十几年的成交历史上也能排到前十。
周围很多震惊和看玉石入迷的群众们才被惊醒过来,鞭炮已经噼里啪啦的放了起来,而且是十万响的大长串,整条街都听到了,响了差不多半小时,了解的人都知道这里出了了不得的玉石料子,才会响这么久。
于是,很多人都将王程和王媛媛的事情说了出去。
“那个小姑娘第一次就选了一块石头,两千块买的,结果也是大涨,冰种阳绿,直接卖了一百五十万,杜老板也出价一百五十万,人家没卖,卖给了李老家的孙子正祥了。”
“结果,小姑娘第二次又选了一块二十五万的石头,就是出了这块一千二百万的料子,真的是好家伙,我都忍不住要买一块试试手了,不小心也买到上千万的,我下半辈子就不愁了。”
“切,你是不知道前面的事儿,前面呀,是正祥带他们过来的,答应给小姑娘和他哥哥一人送一块石头,让他们切着玩儿的,那两块石头的钱,都是正祥出的,出的石头也卖给正祥,所以才没卖给杜老板。”
“晕,那小姑娘多大了?这么逆天的运气?一毛钱没花,就赚了一千三百多万?”
“可不是,不行,我现在就去把我家那小子找回来,让他给我来选一块石头试试运气,说不定赌涨了就赚到了。”
“我也试试,可是我还没孩子,谁家孩子借给我用用?”
好多人听到事情的缘由,看向站在王程身边的小姑娘王媛媛,一双双眼睛都绽放着光芒,这小姑娘就是一棵摇钱树呀。
小姑娘王媛媛脸皮薄,感觉压力有些大,周围的人都看着她,躲到了哥哥王程的身后。
更多的人,是立即就开始买石头试试手气了,拉着陈老板就选石头了,陈老板收钱都收不及。
“正祥哥,这里人太多,我们走吧。”
王程立即皱眉对李正祥说道。
李正祥也是心中警惕,手中可是拿着一千多万的料子,听了王程的话,立即点头:“好,走。”
四个人一起出了店面,那些人都没有跟着他们,在店里看其他人解石,让他们都松了口气,被人围观着,所有人都看着你,那感觉可不好玩儿。
“媛媛,你好厉害呀,这就赚了一千多万……姐姐和你比,就是个败家女!”
唐乐乐夸奖王媛媛,赞叹地说道,这几天她败了上百万,今天总算出了一个差不多的料子,还兴奋呢,结果一转眼,王媛媛就切出了一千多万的好东西,让她郁闷的不行。
王媛媛心情好,对唐乐乐也不是那么敌视了,嘻嘻笑道:“都是我哥哥厉害。”
王程摇摇头,示意小丫头别说出去,看向李正祥:“正祥哥,要不要我们现在就回去?”
这上千万的东西,拿着满大街的走,而且满大街的人还都知道,谁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王程有些担心。
不过,唐乐乐却是立马摇头:“别呀,你们运气这么好,正要乘胜追击,别怕,我打个电话帮你们搞定。”
李正祥也说道:“对,刚来一会儿,再转转,媛媛手气好,说不定还有更好的东西。乐乐帮我给银行打电话,叫辆押运车过来,把石头交给他们存到银行去,我给我爸打电话转点钱过来,小程你有银行卡吗?”
王程摇摇头,表示没有,他用的一张银行卡是去世的母亲留下的,每年父亲会给卡里打些钱给他,那是生活费,可是卡里的钱,他从没用过,甚至都没有去看过里面有多少钱,只是每次父亲打钱了,会给他打个电话,他只会淡淡的应一声。
看到王程没说话,正兴奋地李正祥也不再多问,直接给唐乐乐说道:“乐乐,你让银行给小程办一张卡,到时候我直接把钱转到卡里。”
唐乐乐做了一个ok的手势,拿起电话就拨了出去:“大姨,我给你们银行拉了一单业务,我好吧?………………”
李正祥也拿起电话,语气激动:“爸,是我,正祥,你先别开会了,公司还有多少钱,赶紧给我凑一千三百五十万,不是,我没有乱来,不是买跑车,我刚才买了两块料子,一块冰种,一百五十万,还有一块上好的玻璃地,个头不小,一千两百万,东西在我手上呢,对,就是在咱家这边的石头坊,我马上存银行去,快点凑钱,一千三百五十万,半小时内呀……凑好了给我打电话,我给你账号……”
不到半小时,一辆押钞车就过来了,还来了一位银行的经理,和李正祥当场签署了保存协议,还给了王程一张银行卡,是王程的名字,不过需要他最近几天带着身份证去补充信息,不然卡丢了就不好弄。
李正祥这时候也接到老爸的电话,钱凑够了,还被夸奖了几句,现在高档料子绝对是谁都不会嫌多,多贵的料子都会要,只要是值这个价,李正祥立马将王程的银行卡卡号发了过去,一千三百五十万不到一分钟就到账了!
王程和小姑娘王媛媛站在一边,兄妹两都看着,当李正祥将存着一千三百多万的银行卡递给王程的时候,王程若无其事的把银行卡随手装进口袋里,看也没多看一样,小姑娘王媛媛也没多问,就是安静地拉着哥哥的手。
李正祥和唐乐乐,还有周围几个看热闹的人都是惊叹不已。
唐乐乐以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王程,忍不住问道:“小程,你怎么一点都不兴奋?这可是一千三百多万呀?”她二十几年,自己赚到的最大的一笔钱,就是从爷爷那里一次拿到十万块的压岁钱……
而且,她知道,王程为了给自己和妹妹赚生活费,经常出去打工,都耽误了课程,按理说,两兄妹的经济应该很紧张,得到一大笔钱应该很兴奋才对,可现在的情况,并没有这样,兄妹两平静的有点过分。
“呵呵!”
王程轻松地笑了笑,看着唐乐乐和李正祥两人好奇疑惑的样子,道:“乐乐姐,正祥哥,以前我没多少时间可以活,时间和媛媛是我最珍贵的,我珍惜每一天,每一秒。现在,我有了更长的生命,我更加珍惜每一天,每一秒,因为这些是我以前得不到的。金钱,并不能购买更多的时间,反而会因为花费金钱浪费不少时间。”
“所以,我觉得,金钱,有就可以了,至于多少,那就是一个数字,而且,只要我想要,多少钱都能得到,也就没必要兴奋。”
小姑娘王媛媛小脸崇拜地看着哥哥,狠狠地点头,紧紧地抓着哥哥的手,很想永远都不松开。
而李正祥和唐乐乐,听了这番话,两人对视一眼,都是满脸的惭愧,感觉二十几年都白活了,还不如一个小孩子看的透彻,王程的形象在两人心中瞬间高大起来。
天下熙熙,皆为利往,天下攘攘,皆为利来。
世俗人,几个能看透这些黄白之物?
不过,唐乐乐更为王程最后那一句震动:只要我想要,多少钱都能得到。世界上,有几个人有这个底气说出这番话?而且,还是在为生活费打工的少年时代?
王程心思剔透的时候,体内一丝丝暖流从四肢百骸流淌出来,深入血脉脏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