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十一章 大方的李正祥
(求票,求支持,今天依旧两更,有票的童鞋速度投了哦。)
王程用了三年的时间,才逐渐练成了抓药盲抓的本事,因为他以前身体不能使用大的力气,于是,他就锻炼自己对力量的细微之处的把握控制,抓药都是以克来计算单位的,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方式。
每一克要多少力道,都需要精准的把握。
那段时间,王程不知道独自练习了多久,每天晚上没人的时候,都会独自练习一两小时,在桌子上铺上十张纸,每张纸上都抓一种药材,每次抓完都称量一下,看看和预想的重量差多少,如此坚持了两年多,才差不多掌握了这种超级抓药本领。
那种枯燥,对少年人来说,绝对不是一般的煎熬,但是王程能坚持,而且一坚持就是两年。
其他人,即使是李老,也是抓了五十年的药,才大概掌握了这种本事,偶尔状态不好,还不一定能抓的准确。
所以,王程刚才对高峰所说的话,就是忽悠高峰的,全国有些本事的中医当中,或许会有几个熟练掌握盲抓本事的高人,但是绝对没有任何一个能比得上王程的速度和稳定。
因为,记忆力,步法,身体,王程都一个不差。
经过练武,和对记忆力的锻炼,王程看两眼药方,就能将药方以图像的形式记在脑海里,需要抓什么药,在脑海里看一眼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再去看药方,这就会节省不少的时间。而且,王程练武十几年,虽然因为身体原因,实力一直不高,但是因为一直修炼的都是基础武学,对形意拳和太极拳,以及武圣山武学的诸多桩法步法都非常的熟练,移动很快,用最小的脚步,来到最正确的位置,抓取所需要的药材。
当王程将这种本事练的纯熟的时候,仁和堂出现了很神奇的一幕,任何时候,不会让一个抓药的病人等五分钟以上,不管是不是李老坐诊,不管有多少人等着。当时,还在古街这边引起过轰动,许多人都过来看热闹,看看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是如何抓药的。
后来,王程离开了仁和堂,慢慢的,许多人也就被淡忘了,加上仁和堂人流量本来就大,很多人不知道他也很正常。
于是。
仁和堂许多人都惊奇地看着这一幕,王程的身体在那小小的空间内,还有冯习和和另外五个学徒之间穿梭辗转腾挪,好像穿花引蝶一般,一愣神的时间,就是一副药抓好了,不一会儿,排队的人就少了许多。
本来几十个人在药铺这里排着三个长队,可是王程一来,仅仅半小时,就只还剩下几个了。
即使是最开始质疑王程的那个大婶,也是在王程这里抓的药,因为这么多人相信王程,她也不敢再质疑了,不然就是胡搅蛮缠了,这里这么多人,她也觉得丢人了。
而王程对她所说的话也不闻不问,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不管别人是否质疑,我自己知道自己可以就足够了。
“呵呵,小王医生还是这么厉害,手艺比以前更加炉火纯青了。”
方进文将自己的药方拿过来递给王程,竖起大拇指,他知道王程又进步了,赞叹道:“小王医生,你这么有本事,怎么不自己开馆坐诊?”
“方总,看我这年纪,有人会相信吗?刚才这里不还有很多人怀疑,看,现在还有一些人把药方给他们,也不给我,还不就是不相信我。”
王程无所谓地说道。
方进文旁边的老王,王横江急忙说道:“那是他们有眼不识泰山,我们都相信小王医生的本事,话说我和小王医生还是本家,五百年前还是一家人。”
“别人不相信,我绝对一百个相信,不如我出资开个医馆,小王医生来当主治医师,怎么样?小王医生只要答应,就有六成的股份,一切你来做主,医师执照也交给我,你就等着坐诊就好。”
“老王,你这可不厚道了,做事儿要分个先来后到吧?”
方进文不乐意了,瞪着老王说道。
“呵呵,方总,我们这是公平竞争,公平竞争。”
王横江嘿嘿笑着,不以为意,将自己的药方也递给王程,上面也有一张烫金的名片:“小王医生好好考虑,这是我的名片。不合作,大家也还是朋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别客气,我们还是本家,多走动走动,那就是一家人了。”
王程随手将名片装进口袋里:“两位别说这些了,我还是一个学生,忙的是学业,明年就要高考了,我还要照顾我妹妹,所以,谢谢好意了,我把药先给你们抓好。”
说完,王程不再理会这两个土豪,不一会儿就将方进文和王横江的药抓好。
“小王医生,这个,上次你救了我的命,一直没有请你吃饭,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
方进文拿着药,还是不死心地问道。
老王也是满脸期待,他现在相信王程是有真本事的高人了,不说那惊世骇俗的抓药的本事,就是这份气度,发自内心的气质,他还真没有在谁身上见过,即使是那些身居高位的家伙,也不如,更别说那些还醉生梦死的同龄人了。
只要老方把人请到了,那他死皮赖脸的也要去凑一顿,大不了他请客,反正得尽量搭上这根线。
“小程,律师到了,过来看看合同。”
这时,后堂的门打开,李正祥对王程说道。
王程对两个土豪笑道:“我还有点事儿,方先生,王先生,下次有机会再说吧,你们的病,都不是大事儿,就是生活太奢侈,生活简单一些,绝对不出几年,身体就好了。”
说完,王程和正在凝神把脉的李老说了一声,就拉起在旁边一直安静坐着看着自己抓药的小姑娘王媛媛,进入了后堂。
方进文和王横江对视一眼,都微微失望,尤其是方进文,因为他被王程救过命,所以对王程有充足的信心,老王不过是抱着一种寻宝的心思,能得到最好,没得到也无所谓。
两个土豪提着药材,和几个认识的还在排队的土豪打了一声招呼,约好下次一起喝酒云云的,就离开了仁和堂。
王程拉着王媛媛来到了后堂,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一份合同,一个律师坐在旁边。
“这是保险合同,这是借用合同,你看看有什么不合适,律师就在这里,也可以咨询一些法律上的东西,随时都可以改。”
李正祥将两分合同拿到王程的眼前。
王程看也没看,直接就在最后一页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按下了自己的手印,将金蟾摆在了桌子上,看着诧异地李正祥说道:“正祥哥,这金蟾你拿去用就好了,合同什么的,咱们就是走个形式,没必要这么认真。”
李正祥哈哈一笑,拍了拍王程的肩膀,笑道:“好,放心,你正祥哥不会亏待你,到时候绝对完璧归赵,等会儿跟我去石头坊转转,五万以下的料子,你随便挑一块,咱们也不谈钱,伤感情。”
“石头坊,赌石的地方?”
王程好奇地问道。
李正祥点点头,也在合同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将其中一份交给王程,笑道:“对,上次我和乐乐,还有我爷爷去看了看,买了两块料子试了试手气,没亏也没赚,倒是让我收了几个水色不错的料子。”
“这几天,没事儿我就在那里找找好货色,到时候带回去,今天你和我一起去,我一直觉得小程你的运气很好,说不定会出高水种,哈哈哈……”
说到最后,李正祥也是哈哈笑起来,当做是个玩笑。
赌石,赌石,就在一个赌字,和赌博买彩票其实没什么两样,都是看运气,没有谁敢肯定自己能买到自己想要的,即使是那些珠宝公司专门供养的赌石大师,专业在这一行研究几十年,也是如此,只不过赌的多了,经验丰富了而已,也不敢说就一定想要什么翡翠就能开出什么翡翠来。
他给王程买一块五万的原石料子玩玩儿,就当做是给王程借出金蟾的报酬。
“就是翡翠吗?和这个一样吗?”
小姑娘王媛媛好奇地问道,拿出玉牌问道。
李正祥看着王媛媛,点头道:“嗯,就是翡翠,不过和媛媛的玉牌不一样,你这个是软玉,属于和田羊脂玉,翡翠是硬玉,都是从缅甸运过来的。”
“哦,我哥哥很厉害,肯定能拿到翡翠。”
王媛媛点着脑袋,肯定地说道,好像说着数学课本上的公式定理,这是谁都没法否定的客观定理。
“媛媛。”
王程将小姑娘拉到自己的身边,让她别乱说话。
“媛媛还是这么可爱,呵呵,好,等下媛媛也可以选一块和你哥哥一样的石头,就当是正祥哥送你的礼物,好不好?”
李正祥笑着说道,这几天有些收获,收购了几块水种不错的玉石料子,古老的东西也签订了合同,明年就能拿过去,所以心情很好。
有了这一趟的收获,对明年进军东海市场,他更有把握了。
王媛媛没有答应李正祥,而是仰着脑袋看着哥哥王程,意思很明显,她听哥哥的。
王程捏了捏小姑娘软软的小手,笑了笑,道:“正祥哥,媛媛还小,就算了。”
李正祥笑容顿时收敛了起来,道:“小程,你这样说,可是看不起我了,就这么定了,我们这就走,等下去了石头坊,你和媛媛一人挑一块,收到好东西,晚上我请客吃大餐,我给乐乐也打个电话,这丫头这几天也天天跟着我看这些看上瘾了。”
说着,李正祥就雷厉风行的起身,和律师说了两句,将其送走,然后就要打给唐乐乐。
王程一愣,心道不好,暗叫倒霉,这唐乐乐来了,肯定又得缠着自己去给她爷爷看病,看到李正祥拿起电话就要拨了,急忙说道:“正祥哥,乐乐姐要开学了吧,就别叫了。”
王媛媛面色好奇地想了想,嘴角偷偷笑了笑,她知道哥哥不想见唐乐乐。
李正祥已经将号码拨出去了,轻松地道:“没事儿,她说过一个月再去学校,我以前还以为这丫头很文静,学习那么好,没想到也这么疯,看人家赌石开料子,都大呼小叫的,我要是不叫她,让她知道了,以后我肯定倒霉。”
说着,就打给了唐乐乐。
王程无奈,只能沉默下来,脑袋里开始想等会儿怎么应付唐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