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十九章 土豪方进文
(谢谢大家的支持,继续求票,大章更新,今天还有一章,和两千多字一章的比起来,也算是大爆发了,呵呵,还求更多的票票。
票票多,有爆发,相信我,当天推荐票超三百,第二天加更!盟主也加更,呵呵,虽然可能性不大。)
来到仁和堂,这里一直都是这么忙碌,大家都排着队看病抓药,外面大堂几张长椅子上都坐的满满当当的,比平时的人更多。
来这里看病的,大多数都是年岁比较大的,四十岁以及以上的人居多,谁都不能否认现在西医横行的大趋势,年轻一辈更加相信西医,很多自己国家的媒体都宣扬中医是迷信,只剩下一些经历过那个没有西医的年代,靠着中医活下来的人,还一直坚信中医。
仁和堂的金字招牌,百年信誉,也是江州谁都不能否认的存在,即使所谓相信科学的新时代青年,在江州也不敢说仁和堂的不好。
王程看到坐在中间诊脉的李老,顿时知道今天来这么多人的原因了,大堂上百人当中不乏气质不凡的成功人士,外面门口站着一群西装革履的保镖司机一类的人,就是等候这些人的跟班儿了。
“唉,小王医生。”
王程刚带着小姑娘王媛媛刚出现,一个正在等候的中年人顿时眼睛一亮,激动地上前来道:“小王医生,终于有见到您了。”
这家伙看面相四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高档休闲服,肥头大耳,一派老总的气势,可是对王程一个小孩子却是恭敬的不行,甚至用上了敬语称呼。
周围几个听到的等候病人都是微微诧异,不知道这进来的少年是什么人,他们当中有人认识这个中年人,是一个身价数亿的老总,名叫方进文,名字很文雅,却是个地道的土豪,在江州市中心有两栋商业楼,每年光收租就数千万上亿的纯收入,据说还有其他的一些设计房地产的生意。
总之,这个年代,房地产老板都是人傻钱多的土豪就对了。
王程看到中年人,立即笑道:“方先生你好,最近身体又犯毛病了?”
王媛媛眨巴眨巴大眼睛,看着这个对自己哥哥露出讨好笑容的方先生,方先生也是陪着笑,道:“这不,又感觉不对劲,听说今天是李老坐诊,就过来看看,小王医生,要不,您给我看看?”
王程急忙摆摆手:“别,方先生,现在是李老坐诊的时间,你还是再等等吧,再说,我现在也没在李老这里上班了,今天就是过来转转,串个门,办点事情。”
方先生顿时露出失望的神情:“小王医生您的医术,我是信得过的,上次还得谢谢您,要不是您,我估计现在都没法站在这里了。”
“呵呵,方先生不必谢,那时候我在这里上班,自然不可能见死不救,方先生以后可要注意了,我看你最近好像生活上又开始不够节制了,继续下去,或许过不了几年,你的身体就要垮了。”
王程笑了笑,留下一句忠告,拉着王媛媛就朝着后面走去。
“哎,小王医生,我就知道您是有真本事的,一眼就看出来了我身体不对劲了,我最近是感觉胸闷,有时候头疼,要不,您给我看看吧,我们不在仁和堂,换个地方也行,诊金保证让您满意。”
方先生一听王程的话,立即就拉着王程的手急切地说道,这家伙还是很在乎自己的小命的,更重要的是,他向王程求医很久了。
王程摇了摇头,看了那里把脉的李老一眼,低声道:“方先生,这里可是李老坐诊,你这是给李老难堪。”
方先生立即松开手,知道说话声音太大了:“是是是,是我的疏忽,那小王医生,晚上有没有时间,我知道有一家海鲜店,味道很正,可否赏光?”
王媛媛顿时瞪了方先生一眼,她可不想哥哥晚上出去把自己一个人丢在家里,哥哥才从山上下来,好不容易有时间陪自己,闷哼一声,心道这个方先生不是好人。
方先生知道了,肯定很冤,在江州的富豪界,他可算是好人了。
“呵呵,方先生,算了吧,我今天有事,明天开学了,我还要上课,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我给你看看,吃饭就不用了。你这身体的毛病,其实没啥大事儿,就是自己多注意饮食和生活作息,改善一下,调养几年也就没事儿了,李老给你看了,也就没我的事儿了,你先等会儿吧,我进去了。”
王程拍了拍方先生的肩膀,王程的身高稍微高一些,方进文一米六多不到一米七的身高,加上挺着肚子,显得比王程矮了一截,此时王程拍着他的肩膀,就好像老大教训小弟一样。
周围的人都看的怪异,却都没说话,因为都知道今天来向李老求医的人都不简单,少说话是最好,不然得罪人了,以后就少了一条路。
但是,土豪方进文对此毫不在乎,有钱有势之后,这些有钱人追求的还有什么?更多的钱,更大的势!
不过,有个大前提,就是你得活着,不然,即使你富可敌国,权势滔天,也是枉然,死后一分钱带不走,埋在土里也就占了不到两平米的地方。
所以,生命对他们来说,最重要,君不见几乎所有资产上亿的,都会有自己的专门私人医生,地位稍高的权势人物,更是有专门的医疗小组伺候着,领导有需要,那就随叫随到。
这大堂里,几乎集中了江州富豪的三分之一,这是因为李老每个月只坐诊一天,其他时间都是他的徒弟坐诊,所以,每次李老坐诊的时候,都会有不少这些成功人士赶着趟的一起来求医。
这些人,都想和李老拉好关系,仁和堂的大堂的东西,一个桌子,一个椅子,都是价值不菲的,可这些都不是李老置办的,就是坐在这里排着队等待的富豪们想方设法的给送过来的。
或者是因为没有坐的地方了,就去附近的古董店花几十上百万买一把,坐完之后,也装作不知道的留在这里,没有带走;或者就是干脆送上门来,不管你要不要,我放下东西就走;还有就是害怕仁和堂不收,直接放在门口转身走人的。
可是李老对这些都毫不在意,他现在根本不在乎钱财,每个月坐诊一天还是因为心情比较好,心情不好了,说不得半年也找不到他老人家。
方进文一年前就是如此,那天中午,这家伙被几个保镖送来,已经昏迷不醒了,市中心医院都不敢接,因为呼吸微弱,心跳似乎随时都会停止,眼珠泛白,还口吐白沫,很吓人,老方土豪的秘书立即招呼保镖送来仁和堂,想求李老出手,因为他们相信李老是不会见死不救的。
可也巧了,那天,李老就不在,想救也救不成,去江对岸找黄老串门儿去了,冯习和那天在,可是却对此束手无策。
眼看好像人就要死在仁和堂了,当时在抓药的王程出手了,一拳头,一根针,就让方先生醒了过来,当场见效,本来都以为快死的人,被王程这个少年一拳头砸了一下腹部,在胸口和头部分别扎了一针,立马就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当时方进文醒过来也是浑身冷汗,后怕不已,如果不是王程,他真的交代了也不一定,那他就算有再多的钱,也是没有一点用处。虽然事后医院检查说不是大毛病什么的云云,但是他已经不相信那些医院了,对王程推崇备至,来了几次都要给王程送东西,表达谢意,报救命之恩。
为此,这老方土豪也费了不少心思。
嗯,小王医生来打工,肯定是家境不好,于是一张存款五百万无密码的银行卡送来了,被拒绝了。
嗯,年轻人都喜欢酷,喜欢车,他儿子就是这样,家里四五辆跑车,于是第二天,一辆三百万的崭新跑车送来了,附带终生免费维护的卡片,又被拒绝了。
得,看来小王医生不是那么肤浅的人,第三天,一张市中心商铺的房产证送来了,只需要王程点头,一应过户手续一小时内就能搞定,马上就是王程的房产,每年收租金都有至少五十万,转手卖掉就是上千万的现金,可依旧被拒绝了。
好吧,那就来点古街的特色产品。
一千万的冰种翡翠!
五百万的玉坠!
五百万的字画!
七百万的宝剑!
得!
全部都打回去了。
方先生辗转反侧,闭关七天七夜,上观天象,下谦人打探,终于花了三百万在古街一个收藏家手中买了一本唐代药王孙思邈的医书,亲自给王程送来,总算是被收下了,这家伙松了口气,以为终于搭上了王程的线,以后看病有一个放心的着落了,小命算是有一个保障了。
可是,王程压根就不看病,不坐诊,只是抓药,这老方来了几次求医,都被王程视而不见,只是说土豪先生你没事儿,不需要他出手,土豪老方那叫一个郁闷,有钱送不出去,有力没处使,后来王程没有在仁和堂当伙计了,方先生也就找不到王程了,向仁和堂的人打听,人家也根本不说。
老方也不想发动关系去查找王程的身份,那样肯定得让对方更加反感,于是老方土豪就只能慢慢的等。
没想到,今天李老坐诊,他刚好没事,就凑热闹的来找李老看看,参加小型土豪聚会,有病看病,没病调养调养,能凑到李老的日子可不多,如果能走运碰到王程,那就更好了,刚来坐了半小时,还真的就看到王程了。
看着王程拉着小姑娘王媛媛朝着李老走去,老方土豪叹了口气,急忙追上去,将自己口袋里为数不多的烫金名片抽出一张塞到王程的手里:“小王医生,这是我的名片,以后在江州有事儿,就直接打我电话,只要我老方能办的,绝对不含糊。”
王程哭笑不得,看这家伙的架势,自己不收下,估计还得和自己墨迹,这大堂上百号人可都看着自己呢,为了让这家伙不再死缠烂打,只能收下名片,随手放进口袋:“好,我收下,方先生你安静的等会儿,李老把脉开方很快,一会儿就到你了。”
老方土豪松了口气,总算是把名片送出去了,总算有机会把钱给小王医生送出去了,只是这个机会很被动,可总比没机会好不是?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满脸的得意,身体的不适似乎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方总,那个少年是李老的弟子?”
老方土豪旁边,另一个大腹便便的土豪好奇地问道,都是生意场上的人,不是人熟也是面熟,见老方对王程如此讨好,甚至有低声下气的巴结的意思了,让他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老方土豪比他可有钱一些,而且后面也比较硬,不是谁都能在市中心弄到地盘盖楼的。
看来这个少年不简单,可能是能在李老面前说话的人。
老方土豪却是摇头:“王总,这位小王医生和你是本家,不过可不是李老的弟子,但是一手医术绝对是这个,上次救了我的命。”
老方竖起大拇指。
周围几个或是土豪,或是普通人的病人都好奇的看过来。
“方总,这个小王医生这么厉害?我看他年纪,才十几岁吧,我的小儿子也就这么大,还在上高中,这个年纪,就算学医,能会几下子?药材都识不全吧?”
老方土豪听了这家伙的话,顿时满脸不屑地道:“你儿子能和小王医生比?小王医生抓药都不用称,你知道不?”
这家伙明显是和老方土豪杠上了:“我不信,抓药不用称,我就知道李老有这本事,整个江州其他人都没这个本事,李老抓了五十年的药才练出来,这小家伙才多大?你让他给我抓一个看看。”
“你爱信不信,我要是能让小王医生给我开方抓药,我还坐在这里?”
老方土豪摇摇头,不屑于争辩,你不相信更好,就我知道小王医生的厉害,就我相信小王医生的医术,这样最好了,小王医生就成为我的专属医生。
老方土豪想的很美好,这是真爱。
王程这到了李老面前,轻声打了一声招呼:“李老,您忙,我们进去找正祥哥了。”
李老微微皱着眉头,一手抓着一个衣着考究的中年人的手腕,正在把脉,看到王程,立即眼睛一亮:“小程来了,快去帮忙抓抓药,我这里忙不过来了。”
王程看向旁边抓药的地方,三个队伍排的长长的,得有好几十号人,这边还有上百号人在排队诊脉,冯习和带着五个伙计忙的脚不沾地,看着药方找出一个个药材,一个个称量,然后继续下一味药材,这速度,大堂里近两百号人,今天是抓不完了。
“哼!”
小姑娘王媛媛看到哥哥的脸色,就知道哥哥不会推辞,又要去忙了,又要把自己丢在一边了,脸色闷闷地,但是也不敢说什么,她不是无理取闹的小姑娘。
“呵呵,好吧,我去帮帮忙。”
王程笑了笑,对小姑娘说道:“媛媛,去后面玩会儿,我去帮帮忙。”
“哦!”
小姑娘委屈地松开哥哥的手,到一边柜台旁边的小凳子上坐下来,并没有去后院玩儿,她要在这里看着哥哥。
王程没管这丫头,两步就来到冯习和的身边:“老冯,我来了。”
正忙的焦头烂额的冯习和以及五个学徒伙计看到王程,听到王程声音,都好像听到天籁一样,刚才还满脸沉闷,此时都笑起来,好像彻底松了口气,看到救星了。
“小程你来了,太好了。”
冯习和直接就将自己面前的一叠方子递给王程:“快帮帮忙。”
王程接了过来,可是,后面排队的人有些不乐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