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十八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求支持,求票,求打赏,求一切可见的支持。)
小姑娘小跑着来到王程身边,开心地说道:“哥,我来接你了。”
王程顺势拉着小姑娘的手,也笑着说道:“我没给你打电话,你就别来了,这里这么远,路上要是遇到坏人你怎么办?”
王媛媛满脸不屑地挥了挥手小拳头:“我才不怕坏人,哥,我告诉你哦,我可厉害了,我们班的大胖子李大海都被打的满地找牙,再也不敢欺负女生了。”
小姑娘从五岁开始就跟着哥哥王程扎马步,练拳,这五六年来,效果很明显,小姑娘的个头比同龄的女孩子都高一些,十一岁就一米五六的个头了,在小学女生队伍里,就是一枝独秀。
个头大了,力气也不小,李大海王程也认识,是个一米七左右的胖子,小学就有一米七的身高,算是高个子了,体重也有一百七十多斤,标准的胖子,这丫头能把李大海打趴下,肯定是用了技巧的。
“在学校不要打架。”
王程立即提醒。
“哼,他每次都欺负我们班的女生,上学期最后一节体育课,他还抢我们的跳绳不给我们,我就揍了他一顿。”
小姑娘说的理直气壮,很是得意,锄强扶弱,这是侠女的本分。
“你还得意,这次就饶了你,不许有下次了,知道吗?”
王程严肃地说道,他不希望小丫头在学校里成为别人眼里的异类,当个普通的学习优异的好学生就可以了。
“那看到同学被欺负了,我也不管吗?”
小姑娘不服。
王程笑道:“都是你的同学,互相之间能怎么欺负?就是抢了你们的跳绳,你把人家就打了,这不是淑女的作风,你知道吗?”
“我不是淑女。”
小姑娘洋洋得意。
不是淑女有这么自豪吗?
王程立即就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还得意,不是淑女以后嫁不出去,反正你给我记住了,不准在学校打架,除非有人打你,其他任何情况下,你都不能动手,知道吗?”
“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反正你是我哥哥,我嫁不出去,你就要养我。还有,我不打架,要是有人欺负我,那你来帮我打他。”
小姑娘感觉到最近哥哥的变化,所以开始撒娇,开始发挥蛮不讲理的天性了,她以前可不敢,王程天天都是满脸冷静严肃,让她不敢造次。
“都长大了,我还养你?想得美,自己养自己去,这几天在家有没有按时吃饭。”
“吃了,我还自己做菜吃了。”
“自己做菜吃?可以呀,以后做饭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我抗议,我还是小孩子,你这是压榨童工。”
“抗议无效。”
………………
回到家,王程无奈的再次将耍赖的小姑娘背上楼,都这么大的个子了,王程也刚一米七五的样子,背起来有些不协调。
“好了,到家了。”
王程将这丫头使劲的放下来。
“嘻嘻,哥,明天就开学了,我们就在一个学校了,要不,到时候你天天背我去上学吧。”
一番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换来了王程脑袋上轻轻的一巴掌。
“胡说八道,快进去。”
王程将小丫头推进去,才走了进去。
“哥,张璇姐姐昨天来找你了。”
进了房间,小姑娘乖巧地帮王程的背包拿下来放到房间去,拿起一个很女性化的粉红书包,丢给王程:“这是张璇姐姐给你拿来的,是她从高一到现在做的所有笔记,让你好好看看。”
小姑娘说着话,语气有些硬硬的。
王程接过粉红书包,坐在沙发上,将书包打开,一股清香扑出来,拿出一本语文书,高一的语文书,到现在过去了两年,还好像新的一样,第一页上写着张璇的名字,很是清秀,翻开课本,每一页都写着密密麻麻的字迹,对课文有详细的解析。
“我看了,有好多都是张璇姐姐刚刚补上的。”
王媛媛将王程手中的语文课本翻到后面几页,好几行字迹都是新的,和其他的字迹有明显的差别。
王程顿时心中一动,抓着课本的手都颤抖了一下。
可以看出,张璇是自己又将这些课本都再次检查了一遍,把一些遗漏的地方都重新补上了,想让自己看的更清楚一些。
也就是说,她将所有的课本都检查了一遍,补上了所有的遗漏。
王程心中沉甸甸的,想到几天前碰到张璇的情境,这个女生,从小学就和自己同班,外表刚强,实则内心柔软的老班长。
哎!
古人云,最难消受美人恩。
“她说了什么。”
王程将课本合上。
王媛媛仰着脑袋,闷闷地道:“她说,开学了,让你好好学习,以后要考个好大学。”
“好了,你哥哥我饿了,给我做饭去。”
王程不想纠结这些,将张璇的书包放到一边,拍拍小姑娘王媛媛的小脑袋,说道:“今天你来伺候我。”
“哼,大老爷,我在饭菜里下毒,看你敢不敢吃。”
小姑娘冷哼一声说道。
王程笑道:“你敢下毒,我就敢吃。”
小姑娘脸色好看了一些,起身朝着厨房走去:“好,这是你说的,我做了什么,你都要吃,不吃是小狗。”
“吃了你是小狗。”
王程接口道。
小姑娘顿时笑起来,挽起袖子就要去厨房大展拳脚。
不过,这时候,王程的电话响了起来,和小姑娘王媛媛的手机是一样的样式,就是颜色不一样的老款诺基亚手机,叫个不停,显示的是个陌生号码。
“喂,是小程吗?”
王程接通了电话:“嗯,我是王程。”
“我是李正祥。”
“哦,是正祥哥,你是要来拿金蟾吗?”
王程问道。
“嗯,对,不过,我就不过去了,你和媛媛都出来,我请你们吃大餐,律师来了,我们签个合同就可以了。”
李正祥说道。
王媛媛听到了,顿时笑起来,竖起了两根手指,做出了胜利的手势,表示自己不用做饭了,可以去混大餐了。
“这样也好,我们去仁和堂找你?”
王程没有拒绝。
“好,我在家等你。”
李正祥回应道。
挂了电话,王程对王媛媛挥挥手:“走,打土豪去。”
王媛媛摸了摸脖子上的玉牌,笑道:“哥,正祥哥是做珠宝生意的?”
“嗯。”
“那我把这个玉牌卖给他吧。”
“嗯?这是古爷爷送给你的,卖了做什么。”
“卖给他,我们家就有钱了,你就不用去打工了呀。”
小姑娘看着王程说道。
王程将金蟾装进口袋里,搂着小姑娘的肩膀走出门去,笑道:“你一个小孩子,想这些做什么,好好上你的学就是了,家里有没有钱,有你哥呢。”
“哦!”
小姑娘哦了一声,将玉牌放进衣服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