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十七章 大圆满丹阳拳
(星期天求支持,求票票。)
藏鼎观山门。
一个脸色阴沉的老头和一个满脸委屈的少女急匆匆的朝着山下走去,不用说,这两人正是杨家老爷子和他的孙女杨青语。
“青语。”
杨老爷子突然开口。
杨青语正想着心事,突然被叫,怔了一下,急忙应道:“爷爷!”
杨老爷子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似乎要将心中的郁气吐出来,缓声道:“今天你可有生爷爷的气?”
杨青语委屈的撇撇嘴,没说话,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脸上写着四个大字,那就是——我很生气。
“青语,爷爷是为了你好。”
杨老爷子摇摇头,道:“那王家小子,虽然没爹没娘,但是心性很不错,也很沉稳,天赋异禀,以前有先天之疾,我还有些可惜。现在,先天之疾已经好了,看来是老天爷不想让他夭折,将来必定会有所成就。”
“那也和我没关系。”
杨青语低声说道。
“嗯,和你是没关系,但是和我们杨家有关系。”
杨老爷子说道。
杨青语顿时惊讶:“什么关系?他和我们家有亲戚?”
“当然不是。”杨老爷子摇头:“你爷爷我有三个儿子,但是却只有两个孙子,五个孙女。你爹和你两个叔叔都不及你爷爷我一个人。”
杨青语顿时满脸通红:“爷爷,您这样说我可生气了。”
典型的封疆迷信重男轻女,杨青语很反感,因为他父亲不止一次的在她面前说过,如果青语你是一个男孩子就好了。
我就不是男的,我就是女的,杨青语也不断的提醒自己,自己一定要比那些男的都强,哥哥就算了。
不过,这也的确是杨家的尴尬之处,杨青语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小堂弟,哥哥杨无忌不喜欢呆在杨家接受约束,喜欢自由自在,所以三年前离开,就明确表示不会继承杨家的东西。而小堂弟堪堪四岁,等成长起来至少还得二十年。
杨青语身为杨家除了杨无忌以外最杰出的年轻一辈,十九岁的二流巅峰武者,还是当年江州的文科状元,考入京城大学,可谓是文武双全,备受瞩目,几乎是杨家的门面人物。
所以,杨家的担子也逐渐的压在了杨青语的身上。
主要是杨老爷子非常看重这个孙女,有意让杨青语将来执掌杨家,但她终究是一个女子,将来如何震慑家族,是个问题,不仅仅是实力的问题,这涉及到家族传承。
今天杨老看到王程,突然就想将王程纳入杨家来,以后帮助杨青语管理杨家,如果王程真的如他所期望的,那就不仅仅能管理杨家,还能将杨家发扬光大,成为国内一流武学家族,那家族内,谁都不敢说什么。
作为一个家族的掌舵人,杨老爷子想的会很多,孙女的幸福是次要的,家族发展才是首要的。
杨老爷子看了看杨青语,终究还是小女孩子,才十九岁,还有些小女儿心态,如此,以后怎么掌管家族?
老爷子愁!
“青语,爷爷不能看着你一辈子的。”
杨老爷子心中诸多感慨,化作了这一句话。
杨青语也立即脸色平静下来,不再说话,默默地跟着爷爷下山去了。
………………
藏鼎观宿舍。
王程回来给青阳煮了一碗补气益血的粥,让他好好休息,就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在房间内练起拳来。
“小程,你煮的粥真好吃。”
青阳几口就将一大碗粥吃了个干净,赞叹地说道,一抬头,就看到王程在房间中央,摆着架势,练的正是丹阳拳。
青阳练丹阳拳也两年有余,绝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但是王程施展的丹阳拳和他绝对不一样,不仅仅他自己练的,就是他诸多师兄弟们练的都不一样,此刻,他在王程的身上看到了师傅长鹤道长的身影。
拳法和身形混元如意,就好像一种圆满的意境一样。
青阳心中惊骇,大圆满境界的丹阳拳?
不可能吧。
青阳震惊的都忘记了将手中的大碗放下来,就端着空碗愣愣地看着王程练拳,丹阳拳在王程的手中好像不仅仅是一门拳法一样,而是一种道家至理一般。
二十六式丹阳拳,配合十三种呼吸方式,也属于上乘养生武学,对搬运气血,凝练气血,都有强大的作用,但是不练招式,不凝劲道,所以也仅仅是基础武学。
此时,这门丹阳拳,在王程的手中,演化出了一种另类的意境,如朝阳一般,整个人都似乎熠熠生辉,看的青阳眼神微微刺痛。
实际上,这是王程体内的气血如初生的太阳一样的表现,也是将丹阳拳完全吃透,完美演绎出的效果。
这门拳法王程也练了两个月,刚来不久,就从青阳手中学到了,再加上王程不断的钻研道家典籍,领悟也越来越深刻,达到了很精深的境界,只是之前身体一直有毛病,所以不能亲自以拳法演绎心中的理解。
现在,身体好了,又得到宗师级高手长鹤道长的亲自传授指点,王程对这门拳法的领悟顿时就再上了一个台阶,此时施展出来,几乎与长鹤道长亲自施展的时候差不多,几乎就是大圆满境界。
砰!
青阳手中的大碗掉在了床上,差点摔下去,将青阳惊醒了,急忙将大碗放在一边,仔细地看着王程的拳法,知道王程还有几天就走了,自己从王程这里学习拳法的机会不多了,将青阳的每一招每一式都记在心里。
一时间,一人练,一人看,房间内很安静,只有拳脚与空气摩擦的声音。
这样的情景一直持续了足足一个多小时,王程将这门丹阳拳来回练了十三遍,才停下来,因为这门拳法就是二十六式,配合十三种呼吸变化,演练十三遍,也与拳法相合,达到一种小圆满的境界。
这是将这门拳法吃透,领悟到极限才会自然感悟到的东西。
青阳每次练这门拳法都是练三遍,这就是他感悟的极限了。
“王程,你,你,你,师傅收你为徒了?”
王程停下来,青阳立即开口问道,不过沉默了一个多小时,突然激动的开口说话,一开口有些岔气,于是就打结了。
王程收功站立,双手在丹田之处落下,长长吐出一口气,体内气血顺畅,气息化作一个圆圈,凝聚在丹田之处,此时感觉下丹田的几处大穴暖呼呼的,一直练下去,能将气息贯穿下丹田周围的经脉,会有诸多好处。
听到青阳的话,王程摇摇头:“没有,我还要上学,还有一个年纪很小的妹妹,不可能上山学武的。”
青阳微微失落,还以为王程也拜师入门,那样的话以后自己就可以一直向王程请教我学了。
“那你的拳法怎么一下子这么厉害了?”
青阳奇怪地问道。
王程笑道:“长鹤道长虽然没有收下我,却给了我一些指点,解了我许多疑惑,所以就这样了,你勤加修炼,不出一年也可以做到我这样。”
青阳点点头,他得到王程的指点,再加上现在的亲自演练,他也明白了许多丹阳拳法的奥秘,再修炼一年,的确也有可能将这门拳法修炼到大圆满的境界,气息打通穴脉,气血大增,实力会得到显著的提升。
“好了,你快早点睡吧,现在你最主要的就是养好身体。”
王程拍拍青阳的肩膀说道。
青阳动了动手脚,只能勉强抬起来,顿时无奈,躺下盖上被子,抱怨地道:“下次我不会再让你给我扎针了。”
“别人求我,我还不愿意。”
王程也笑着说道,想起了唐乐乐,这几天在山上不下去,到时候开学了,唐乐乐估计也去上课了也就没机会来找他了。
想到这,心情一松,也算是了却了一桩麻烦事。
他不想去给唐乐乐的爷爷看病。
一夜无话。
王程第二天独自去晨练,站在最后一排,这里是距离最前面的老道士最远的地方,站在这里,他会有安全感。
不得不说,老道士给王程留下了心理阴影。
打扫藏鼎,整理典籍,练武,王程的生活再次简单下来,老道士也没有来找他,两人好像之前一样,见到了,老道士也只是对王程冷冷地点点头,不多说什么,让本来想热情的打招呼的王程有些尴尬。
时间一晃。
三天的时间就结束了。
欧洲文化考察团离开了江州,据说是去巴蜀,去寻找青城峨眉等古刹了,然后还要去武当等等,长虚道长送走了那些人,也就回到了观中。
王程的合同期到了,长虚道长亲自给王程结算了三个月的工资,本来就是九千块,不过道长说王程工作勤快,还因公负伤,所以奖励一千块,刚好凑够了一万块,足够王程下学期和妹妹的生活费了,这也是因为两兄妹都是不用交学费的,节省了一笔最大的开支。
小姑娘王媛媛知道今天哥哥要回家了,所以一早就坐车来到武圣山藏鼎观接哥哥回家,小姑娘没有打电话通知哥哥,也没有进入道观,就是在距离藏鼎观两百多米的地方,坐在一块石头上,双手捧着下巴,安静地坐着,看着藏鼎观的方向,等待哥哥的出现。
当看到哥哥王程的身影出现在山路上的时候,小姑娘王媛媛安静的小脸上立即露出喜悦的笑容,急忙站起来,挥手喊道:“哥!”
王程背着包,心中有些遗憾,刚才去找长鹤道长道别,却是没见到,这老道士不见他,心头无奈,不知道这老小孩儿又怎么了,只能和青阳说了几句,就收拾东西走了,以后有时间了再来看望老道士。
刚出来,心中也正想着妹妹王媛媛,心想回去给小姑娘做些什么好吃的,突然就听到了小姑娘的声音,顿时楞了一下,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不过王程眼神很好,立即就看到了不远处小姑娘从路边一棵树下跑了过来。
“呵呵,这丫头,还是这样。”
王程笑了笑,心里暖暖的,每次他去打工,快下班回家的时候,王媛媛都回去他上班的地方等着,兄妹两一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