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十五章 我孙女许配给你
(抱歉,晚了点,不过两更不会少,求票,求支持!)
“小程你也在这?”
看到王程,杨老爷子惊讶地道,上下打量了一下王程,脸色顿时震惊,身形一闪,王程只感觉眼前一花,杨老爷子就来到了他的身前,一把就抓起了他的手腕,略微枯瘦的手掌如铁钳一般,王程没有一丝反抗的可能,手臂都提不起力量来。
这是擒拿手,王程心中震惊杨老的动作和实力。
杨老爷子抓着王程的手腕,当然是为了把脉,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就松开了,皱着眉头,看着王程:“果真是好了,小程,你是如何做到的?”
王程揉了揉手腕,苦笑道:“杨爷爷好,我也不知道,慢慢的就莫名其妙的好了。”
那白衣少女也是惊讶地道:“爷爷,小程的先天心脏病好了?”
杨老爷子还是狐疑地上下打量着王程,点点头道:“嗯,好了。”
白衣少女也来到王程身前,很淡然的抓起王程的手腕,好像在做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王程也很坦然,也仅仅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就松开了,然后少女点点头,秀眉微皱,目光如水,看着王程:“小程,是你自己治好的?”
王程只能无奈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就是慢慢地自己就好了。”
“半年前,你在我面前走过去,你的气血很虚弱,那时我给你把脉,断言你还能活五年。”
杨老爷子回忆地说道:“刚才我一进门,没认出你,就是因为觉得你的气血不会如此强盛,没想都真的是你,小程,你这么多年努力,终于战胜了先天之疾,现在可愿意拜入我门下,当老头子我的关门弟子?”
“喂喂喂……杨老头子,你把老道士我忘记了吧?”
老道士长鹤感觉自己被忽略了,这爷孙两似乎和王程认识,而且还当着自己的面挖墙脚,太过分了吧?
“小程已经答应拜入我门下了,杨老头子你有个宝贝孙女天天得瑟就可以了,别抢我徒弟。”
杨老爷子转过头,上下打量了一下老道士,不屑地说道:“老牛鼻子,你这辈子教过一个好徒弟吗?就你那教徒弟的本事,小程这么好的苗子给你也被你给荒废了。”
“杨麻蛋,胡说八道,老子是道家武学,道家武学你懂吗?打架不是我们的本事,我们比你活的长。”
老道士不甘示弱地喝道。
“活的长又怎么样?还不是不会教徒弟,没有一个有出息的徒弟,青木是你大弟子了吧?还没我孙女厉害,不服气?要不要让青木来再和我孙女比划比划?我宝贝孙女让你大徒弟一只手!”
杨老爷子挽起袖子,对着老道士也是气势如虹地喊着。
“你!”
老道士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杨老爷子说的是实话,半年前,杨老爷子的孙女,也就是旁边的这位白衣少女,杨青语,年仅十九岁,与青木比试过一场,将青木轻易击败。
杨青语无奈的摇摇头,这两个老头子,每次见面都要吵吵闹闹的,她从小就见习惯了,平静的脸上也有些无奈,转头看向也是带着无奈苦笑的王程,问道:“小程,你真的拜入长鹤道长门下了?”
王程摇摇头:“没有,我在藏鼎观是来打工的,就和去你们家拳馆一样,不过刚才道长指点了我几招。”
“你怎么治好先天心脏病的?是跟李老学的医术?”
杨青语好奇地问道。
王程去太极拳馆打工,认识杨青语和杨老爷子,和老爷子不是很熟,就是见过两次。而杨青语,王程曾经指点过杨青语练拳时的一点点小错误,所以两人有了一点交情,王程在拳馆工作的时候,杨青语对他很是照顾,还请杨老爷子给王程看病,杨老爷子也会一手医术,只是这先天心脏病,杨老爷子也没办法,也就对王程判了死刑。
没想到,这半年多没见,王程的先天心脏病就好了。
杨青语很好奇,她专门查过资料,这种病除了换心脏有一丝治好的可能,就没有其他的治疗办法了。
“我从小听医生说我活不过二十岁,我父亲也放弃了我,我就告诉我自己,自己不能放弃自己。我控制自己的脾气,控制自己的活动,不能发脾气,不能过多的运动,但是也不能不运动,所以我学武,去**拳馆,去你们家拳馆学习养生武学,去李老仁和堂学习医术,希望能找到治好自己的方子。”
王程语气淡淡地说着,过去的一切,都一幕幕的在脑海之中回放,没有谁知道这个十几岁的少年这十来年是怎么过来的,没有谁知道他这单薄的肩膀上究竟背负了多少。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好的,可能是老天爷看我这么努力的想活下来,也可怜媛媛一个小孩子,所以就放过我了吧。”
杨青语沉默下来,她知道王程一个人有多苦,有多努力,所以以前尝试着帮过他,虽然没有效果,现在王程真的没事了,她心中是很高兴的,但是,她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表面上看不出什么。
看着王程时刻都挺拔直立的身躯,心中微微震动。
“媛媛有你这样的哥哥真好。”
杨青语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她也有哥哥,叫杨无忌,只不过在外地工作,很少回来,一年难得见到一次,她也在外面上学,寒暑假才回来,所以兄妹之间没什么感情。
王程笑了笑不提那些沉重的话题了,都过去了:“青语姐,你和杨老过来做什么?”
说起这个,杨青语再次苦笑了一下,看着还在斗嘴的两个老爷子,低声道:“今天欧洲十字教在藏鼎观被青阳击败的事,都传遍了,我爷爷不服气,要我来和青阳比试比试。”
说起这个爷爷,杨青语就无奈,但也是开心的无奈。
杨老对杨青语很好,非常非常的好,可是杨青语从小就展示出了超人的学武天赋,聪明绝顶,悟性非凡。所以,杨老从杨青语五六岁的时候,就开始教她学武,练拳,如今十九岁,在江州武术界,是年轻一辈的绝顶高手,能与之相比的,就只有**拳馆的刘耀阳,但是刘耀阳已经二十六七岁,比杨青语大了七八岁。
所以,说杨青语是江州武术界第一年轻高手都不为过。杨老对此非常的自豪,非常非常的自豪,和刘家的人,以及藏鼎观的人,说起来就会说这个,我们家青语把你们的徒弟都打的屁滚尿流。
杨青语小小年纪,却是在杨老的带领下,将**拳馆以及藏鼎观的小辈弟子都打了一个遍,除了与刘家刘耀阳不分上下之外,其他的都不是她的对手。
王程一想,就知道,肯定是杨老听说青阳很厉害,击败了十字教的菲利普,就要带天才孙女过来击败青阳,再打击一下长鹤道长,证明自己的孙女才是天才,是年轻一辈第一高手。
老家伙们都很好斗呀……
王程看向老道士和杨老爷子。
“老牛鼻子,你厉害,你去把你徒弟青阳叫过来,和我孙女青语比划比划,来来来!”
杨老面红耳赤地喊道。
长鹤道长黑着脸,说起徒弟,他就是心中难受,别说青阳现在消耗了元气在床上爬不起来,就算是能爬起来,来了也是丢人现眼,绝对不是这杨家小丫头的对手。
“哼,青阳今天和洋鬼子打架受伤了,你今天是来比划的是吧?行,青语小丫头,你就和小程比划比划,小程现在是我半个徒弟,看看你们谁厉害。”
长鹤道长看到王程满脸轻松,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立马指着这小子喝道。
王程顿时苦着脸:“道长,您老人可不能坑我,我绝对不是青语姐的对手,您心里有数的。”
“你!”
老道士指着王程的手指抖了抖,无奈的放下来,恨铁不成钢地道:“你个没出息的。”
杨老爷子开心起来,哈哈笑道:“哈哈哈哈,老道士,你就认输吧,我们家青语比你所有徒弟都强,这一点你不能不承认了吧?”
老道士哼道:“青石他们回来,青语丫头就不是对手。”
“去,青石他们可都不是年轻人了,有本事和我们家老二比比。”
杨老爷子鄙视地说道。
青石是老道士最早一批收的弟子,也是最厉害的一个,不过现在不在道观,而杨家老二,就是杨老爷子的二儿子,也是杨家二代弟子最厉害的,青石当年不是杨老二的对手。
这两个老人家几乎斗了一辈子,反正很多事情扯不清楚,只是苦了他们的小辈们,被他们捣鼓来捣鼓去,都是有苦说不出,一个个都去外地了,说不得就是为了躲着他们,乐得清闲。
杨青语一直站在一边没说话,显然她也是不太情愿来藏鼎观比划拳脚的。
王程无奈地说道:“杨老,道长,要不你们两比比吧,我和青语姐开开眼界。”
两个老家伙对视一眼,都沉默不语。
杨青语给王程使了个眼色,微微摇头,王程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立马闭嘴不说话了。
“好了,你们两个小家伙都坐下,每次见到这个老家伙,都要来气气我,他就是嫉妒我比他活的长,想气死我。”
老道士气息冷静下来,挥挥手,示意王程和杨青语坐下来。
杨老也喝了一口茶,也不争了,道:“青语,坐。”
杨青语坐下来,王程也坐下来,一张八仙桌,刚好一个人坐一边。
“十字教来中国,不是考察这么简单的吧?”
杨老开口说道。
老道士皱着眉头:“不知道,这些事我不管了,听说他们先去的少林,还要去武当峨眉,目的肯定不单纯,不过,在我神州大地,他们翻不起风浪。”
杨老点点头,叹了口气:“这些年,不知道那些家伙都做了些什么,哎,一代不如一代呀。”
老道士不说话,只是喝着茶。
“小程真的拜入了老道士的门下?”
杨老突然看向王程问道。
老道士冷哼了一声,瞪了杨老爷子一眼,杨老爷子满不在乎,只是看着王程,目光很感兴趣,他见过王程两次,但是就知道这少年悟性奇佳,性格也非常的沉稳,比自己的孙女更为难得,要是能收入门下,将会是一个镇派之人。
“道长厚爱,只是小子俗事缠身,所以就推辞了,不过,得到道长的诸多指点,也是感激不尽。”
王程字字斟酌地说道,在这两个老爷子面前,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要是说错话被他们抓住把柄,以后估计都不得安生。
杨老当下笑道:“那就是没有拜师嘛,这就好说了,现在你拜入我门下,以后我把青语许配给你,反正你爹也不要你了,你就入赘我杨家好了,无忌也不着家,以后杨家产业都是你的,如何?绝对比老道士这破道观强,别看这地方不小,都是文物,可每一个都是国家的,一个也动不得。这种机会,你一辈子估计难遇到一次的哦。”
老道士顿时被气的闷哼了一声,沉声道:“老东西你真无耻,竟然用你孙女诱惑我徒弟。”
“不是你徒弟,小程和我孙女郎才女貌,本身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看我孙女都没反对。”
杨老提醒了一句,更是把老道士气的不轻。
杨青语忍不住了,立即在桌子下踢了杨老一下,一向平静沉稳的脸色也微微泛红,眼神低低的,不敢看人,低声道:“爷爷,您能别胡说?”
王程也是苦笑:“杨老,您别吓我。”
杨老爷子转头就瞪着王程:“怎么,你小子看不上我孙女?”
“爷爷!”
杨青语再次不依地低低地喊了一声。
王程满脸无奈,这两个老头子,一个比一个难对付:“杨老,不是我看不上青语姐,是我配不上青语姐,您老就放过我吧,也别误了青语姐。”
“哼,小子,老头子我今天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才和你说这番话,可是我说了也不反悔,你可想好了,就这一次机会,错过了,可就没有了,你小子的确配不上我孙女,算你有自知之明,可以后要是你求上门来,就算青语答应,老头子我也不答应。”
杨老冷哼一声,瞪着王程说道。
老道士和杨青语都楞了一下,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杨家老爷子是来真的了,老道士是纳闷儿,不知道这杨老头子发了什么疯,竟然把自己的宝贝孙女往外送。杨青语是心中委屈反感,爷爷竟然一言就定了自己的一生。
至于当事人王程,那就是亚历山大了,也是疑惑不已,难道自己病好了,否极泰来,时来运转,好事都扎堆赶趟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