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十二章 古董上的异象
(求支持,最近都是一更,不过都是大章,我不太喜欢写两千字左右的小章节。周末有推荐,下周会爆发两更,求大家给点票票!)
江州古街上,除了那些老字号的店以外,几乎都是古董店,这也是江州的文化特色汇聚之地。
从仁和堂往里面走上百米,就清一色的全部都是古董店,街边摆着的也都是卖一些古董的摊位,什么字画古钱,花瓶青铜器,都能看到,只是真假就要靠自己去鉴别了。不过,听那些小贩张口就是将小摊上的崭新青铜小酒杯说成是战国古董,是秦始皇年轻时候用过的,价值千万,就知道这些人的话绝对不能相信一点点。
王程拉着妹妹王媛媛的小手,跟在李正祥和李老的后面,左右看看,他以前很少来这里,最近两年有空闲的时间会来这里逛逛,看看那些店里的镇店之宝之类的东西,因为这几年他对古文化特别的感兴趣。
李正祥正在得意地向唐乐乐讲述自己的经验,和在古董上的见识,他虽然是做珠宝行业的,但是珠宝古董几乎不分家,只不过古董这一行的专业性更强,对文化底蕴的要求太过高,所以入门比较难,不过古董商和古董专家是两类人,作为一个商人,不需要懂太多的专业知识。
“乐乐,你看这个宣德炉就明显是作假的,颜色太新了,就是一眼假的东西,也就能骗骗那些新人。”
李正祥有些年没见过唐乐乐了,小时候见这丫头就很漂亮,现在长这么大了,变成了一个大美女,身为年轻人本能的冲动,自然是想在美女面前好好的表现一下,一路走过去,看到路边上摆摊的东西,就会评头论足的点评几句。
看到唐乐乐感兴趣的神色,李正祥有一种指点江山,美女尽在手中握的得意,却没注意到,唐乐乐大部分的神色还是关注着旁边的王程。
李老就在一边走着,脸色平静地看一看,不会说什么,这些人,他几乎都认识,都是熟人,而那些古董店,更是多年的老街坊,所以多说会得罪人。
“哥,你会不会鉴别古董?”
王媛媛仰着脑袋看着王程,好奇地问道。
王程摇摇头:“我不会,我没看过这方面的书。”
李正祥回头对王程笑道:“小程,你可以在这方面下下苦功,没考上大学的话,到我这里来,积累一些经验,以后成为大师了,收入可不低,随便帮别人看个东西,都是好几万。”
唐乐乐对王程眨眨眼,意思是:听到这话你高兴了没?
王程还真的是笑着的,对李正祥笑道:“谢谢正祥哥,不过我没想过做这方面的工作,而且,我一定会考上大学。”
李正祥点点头,表情明显有点不以为然,他听爷爷李老说过,王程大多数时间都在逃课到处打短工赚钱,学习成绩是差的一塌糊涂,这样的成绩能考上大学就怪了,他家里也没钱给他去上野鸡大学混文凭,所以,他觉得王程高中毕业以后,只能去打工赚钱养她的妹妹,可是他身体还有病,苦一些累一些的工作还不能做。
所以,他觉得,王程以后的生活会很难,很苦。
李老不喜欢李正祥如此说话,道:“正祥,小程的医术很厉害,就算以后不上学,很轻松就能找到工作,我想请他都请不到。”
李正祥眼神闪过一丝不自然,笑道:“哦?那小程要多和我爷爷请教一些。”头一转,看到了前面的一个大门面,是古街上的招牌,也是最出名的一个古董店,古月轩,乾隆年间就存在的一个古董店。
“爷爷,您最近有没有和古老见过?”
李正祥好奇地问道。
李老摇摇头:“古老头子整天捣鼓他的那些古董玩意儿,听说最近在江州筹备一个古董交流会,忙的昏天黑地,哪有时间找我喝茶聊天。”
古月轩的老板姓古,这家店面是世代相传,和李老的仁和堂也算是世交,都在一条街上,几代人都认识。
“那我们去看看吧,这次回来正要专门拜访一下古老,向他老人家请教一下,顺便如果能借点东西就最好了。”
李正祥露出自信地笑容,几人一起走入古月轩。
唐乐乐好奇地道:“正祥你要向古老借东西?你们公司要弄展出?”
李正祥点点头:“嗯,明年开春,我们公司要在东海市准备召开一个拍卖会,已经筹备了一个月了,还有半年时间,借点东西撑门面,乐乐就在东海上学,到时候过来捧捧场。”
唐乐乐当即点头,笑道:“好,到时候一定去捧场,我还没参加过这种拍卖会,一定有很多宝贝吧?”
“那肯定,现在我们手上就有一件元青花,和几件唐宋金器,现在就一些几件高档玉石和其他类的古董,剩下的再筹集一些精品展品,就足够举办一场拍卖会了。”
李正祥满脸自信,运筹帷幄。
元青花和唐宋的金器都是价值极高的东西,动辄就是数百上千万的市价,李正祥能弄到这些东西来开一场拍卖会,的确是有自豪的资本,这样一场拍卖会,其他的拍卖品不太差的话,肯定会震动整个收藏界,为李正祥的公司打响名声。
李老开口道:“正祥,做事要稳着点。”
李正祥笑道:“爷爷,您放心,我知道,我爸看着呢,您知道他肯定不会让我胡来的,借古老的东西,您还得帮我说说话。”
李老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置可否,古老头子最近忙着筹备古董交流会,好东西肯定不会轻易借出去,他自己还要好东西撑场子呢,轻轻的迈着步子走进了古月轩。
王程和王媛媛默默地走在后面,小姑娘好奇的四处张望,王程听着李正祥和唐乐乐的话,看向古月轩的牌匾,这里他来过,古月轩在江州的名气不小,其中有两件东西在收藏界是很有名气的。
其中一个是一副唐伯虎的练习画,另一个就是李正祥之前提到过的元青花,虽然只是一个小碗,但也是价值连城,两个都可以说是国宝一级的古董了。
王程以前来古月轩,也是慕名而来,想看看那唐寅的画,和元青花小碗。几年前那一个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创造纪录拍出两亿多的天价,震惊了世界,青花瓷也是自那时起,举世皆知,平头老百姓都知道那是国宝。
“李老来了。”
古月轩掌柜看到李老来了,急忙出来招呼,现在是大清早的,也没什么人来,店里的伙计在打扫卫生,擦拭古董,不过摆在外面的都是一些小玩意儿,或者就是工艺品,掌柜古文盛正在整理柜台。
李老笑道:“正祥回来了,说来逛逛,好久没看到你们家老头子了,就进来看看,文盛,最近生意怎么样?”
古文盛对李正祥笑了笑,两人也是认识多年的,苦笑道:“正祥在南方是做生意的,可不知道我们这些小店面的难,李老,您那仁和堂,是金字招牌,有您在,就不愁什么,而且谁都有个生老病死的,生病了就得看。”
“我们这个古董,不是谁都需要的,都要看运气,运气不好打眼了,几年的心血可能一下子就都赔了。”
李正祥和唐乐乐都笑了笑,没说话,意思就是不想揭穿古文盛的话,最近这些年,古董这一行年年看涨,这是谁都看得到的,大陆很多人都有钱了,有钱了干什么?装装逼,买买地,买地盖楼能赚更多钱。
那么怎么花钱装逼?
对,买古董,买奢侈品。
这就是最近这些年内地古董和珠宝玉器不断涨价的主要原因。
十多年前,一副唐寅的字画就是上百万,现在呢?没上千万你都不好意思喊价,周围的装逼同行都会鄙视你,这点钱也好意思来装?
所以,古董这一行,都是做土豪的生意,吃大户的,只要按部就班的来,就是稳赚不赔。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古月轩在这江州古街开张了两百年,在收藏界的底蕴之深厚,在整个内地都是排在前列,说穷就是笑话。
开口就倒苦水,将自己形容的如何凄惨,如何穷苦,这也是生意人的常话,不要相信就可以了,但是千万别去揭穿。
“哈哈,文盛,我也不借你的钱,我每次见到你,你都跟我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了。”
李老可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直接开口就揭穿了,挥手道:“别跟我哭穷了,你们古家倒闭了才好,你们家老头子呢?”
古文盛再次苦笑了一下,这李老每次都是直话直说,让他们这些在古街上靠忽悠人吃饭的人有些无可奈何。
“老爷子刚起来,在吃早点。”
古文盛笑道:“要不你们先坐会儿吧,老爷子马上就出来了,我让人给你们上茶。”
李老点点头,几人在旁边的会客室坐下来。
这会客室也不简单,桌子椅子都是红木的,现在这种家具可都是稀罕的东西,一整套下来,没个上百万都别想,而古月轩的这套家具,明显是上年头的,说不得是大开门儿的东西,百万估计都打不住。
王程坐下来,伸手在椅子上摸了摸,一股清凉的气息顺着把手流入手掌,进入血脉,让王程再次楞了一下。
这又是什么?
王程双眼凝视,顿时看到屁股下的椅子内孕育着一股细微的黄色气息,此时,这一股黄色气息已经流入了自己的体内,浑身感觉到有些清凉,和刚才在李老家握着那玉镯的时候的情况差不多。
只是,那玉镯内的气息是绿色的,而这椅子上的气息是黄色的。
这到底是什么?
王程仔细地看向周围的其他东西,可是什么都看不出来,伸手在旁边王媛媛坐着的椅子上摸了一下,也瞬间看到了这把椅子内也有一团差不多大小的细小黄色气息,此时,那黄色气息也顺着手掌流入王程体内,让身体再次感受到了一次清凉,双眼之间也清明了一点点。
王程惊异起来,他真正的确定,这不是幻觉。
“乐乐你看,这个花瓶看色泽和花纹,应该是乾隆时期的官窑作品。”
李正祥看着茶几上摆着的一个花瓶,对唐乐乐说道。
唐乐乐好奇地道:“那这个值多少钱?”
“不好说,看运作了,不过市价最低也在五十万以上。”
李正祥肯定地说道。
王程微微好奇,伸手去将花瓶抓在手里。
“别拿!”
李正祥急忙喊道,可是已经晚了,练过武术的王程动作看起来缓慢,可实际上却比较迅捷,一伸手,就将花瓶拿在了手中。
听到李正祥的阻止,王程凝视着看到花瓶内真的有一团比那红木椅子上的黄色气息更加大一点的黄色气团,验证了自己的猜想,才看向李正祥:“正祥哥,怎么了?”
李老对严肃的李正祥挥挥手,笑道:“没事,小程不是外人,也不是胡来的人,他拿一下没事。”
“呵呵,小程,这古董可不能随便拿,要是不小心摔碎了,或者经过你碰了之后出了问题,人家主人家找你,就说不清,双方都在场,而且得到主人家的同意再上手比较好。”
唐乐乐笑着对王程说道,她比较喜欢看到王程出糗,平时王程很沉稳,像她父亲一样,让她心中有些想看王程出错期待,此时目的达到了,心情顿时不错,笑的很开心。
王程没在意唐乐乐得意的笑容,他听过这个规矩,只不过刚才急于验证自己心中的想法,所以没有在意,此时想象,的确如此,将手中的花瓶轻轻地放在桌子上,笑道:“我听到正祥哥说这个很值钱,就想看看,呵呵,是挺重的。”
一句外行话,让在场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刚才比较严肃的气氛消散一空。
王媛媛看到李正祥和唐乐乐取笑哥哥,顿时撇着嘴有些不乐意,但是也知道这种场合不能乱说话,只是安静地坐着,时不时地拿眼神瞪一下李正祥和唐乐乐,心中不知道说着什么。
脚步声响起,古文盛带着古老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