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七章 武圣山独门手法
(大章,求支持,求票票!)
所有人都看向王程。W
那一直守护在刘青身边的汉子顿时瞪着眼睛,看着王程,喝道:“谁家的小孩子?你看什么?你懂什么?去一边玩儿去。”
还没走的张强远也是摇头,沉声道:“小孩子,不要光想出风头,学了点皮毛就以为很厉害,出了事,你自己很麻烦,还会砸了李老的招牌,李老,难道你不管管?”
张璇拉了拉王程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出头,她不认为王程真的能做什么,毕竟李老爷子都摇头了,只是她有些不懂王程平时这么安静低调的性格,这个时候为什么要出头?
李老保持着平静,对张强远的话没做评论,沉默不语。
王程也没理会张强远,对那说话的汉子道:“你要是想刘青没事,那就让我来。”
那汉子和其身后的同伴还要说话,李老还是开口了,说道:“让他来,我是没办法,不然你们就抬走,准备后事吧。”
其他人立即不说话了。
张强远急忙对李老说道:“李老,你怎么能这样?人命关天,不是儿戏,这小孩子才几岁?药材都不认识,如何会救人?”
李老对张强远摇摇头,还是不理会他,张强远也是没辙,毕竟这里是李老的地盘,他不可能强行上去做什么,那样的话,只怕和李老成为对头了,他以后还会有求于李老,所以不能如此做。
“你怎么知道我哥哥不认识药材?我看你才不认识,哼。”
小姑娘王媛媛瞪了张强远一眼,不满地说道,护着哥哥。
“李老,你是说,刘师傅?”
那汉子听了李老的话,满脸的愤怒伤心,以为刘师傅死了。
他们都是练武之人,自然了解一些常识,没脉搏了,没心跳了,不是死了,还是什么?
王程一步来到刘青的身边,道:“未必。”
李牧山和冯习和都让开了,看看这个少年要如何做。张强远也满脸沉重,已经做好了准备,等会儿如果真的在这个少年手下出了人命,自己就报警,作证是这个少年自己的行为,和李老没关系,想来李老会记得自己的好的,保住了仁和堂的招牌,下次再来招揽李老,难度就小了许多。
其他的**拳馆的弟子们也都纷纷让开了,被此时王程身上展示出的一股气度所震慑,自然而然的不敢阻挡在他面前。
王程心底其实也有些好笑的,没有其他人这么严肃,因为他知道刘青肯定是没死,他没想到,当初自己和长鹤道长开了一个玩笑,那家伙竟然记仇,现在送来了一个烫手山芋,而且还是必须接手的烫手山芋,不然他也不想出这个风头。
他必须出手。
一个月前,王程从武圣山下来,在仁和堂救治了一个太极拳馆的师傅,那是武圣山藏鼎观特殊的武学手法制造出来的伤势,除了武圣山上的高手,其他人还真的是没办法救治。王程那时候在藏鼎观呆了两个月,每天随着其他的道士练武,再加上查看藏鼎观的典籍,对其武学已经是了然于胸,所以很轻易的就让那位太极拳馆的高手痊愈了,随后那家伙再次上山挑战长鹤道长,将此事说了出去。
现在,长鹤道长将这刘青打的生死不知,点名道姓地说了要送来仁和堂,显然是为了一个月前的那件事。
武圣山的独门武学,可不是谁都能学到的,更不是学了就能了解精髓的,而要解开这种独门手法的伤势,更加的难。
王程知道,这是长鹤道长的一次试探。
试探仁和堂的那位大夫对武圣山武学的了解程度,所以这次的伤势比上次的更加严重,几乎就是死亡状态。
周围的人看到王程气定神闲,顿时都心中安稳不少,这就是大多数的医生都给人慢条斯理的感觉的原因,因为这样会让病人和病人家属觉得很安心,自然而然的产生信任感。
王程伸出右手,紧握成拳,大拇指伸出,使劲的在刘青的身上胸口几处大穴按了下去,效果很明显,随着王程大拇指的按下去,刘青泛青的脸色逐渐好看起来,有了一丝红润,青色在消散。
一共按了十处大穴,最后,王程在颤中穴位置使劲的用拳头捶了一下。
啪!
所有人都看的一愣,包括李牧山这位国手级别的中医,因为这按摩穴位的方式好像全无章法,而且都是很重要的胸部大穴,即使是李牧山给人扎针,也不敢在胸口动这么多大穴,搞不好引起脏器的剧烈反抗,就一命呜呼了。
但是,随着王程这一拳捶下去,躺在担架上的刘青突然直接坐了起来,张嘴就是一口鲜血吐出,喷射出五六米远,洒落在地上,形状如箭,可见脏腑之间积郁了诸多气息。
“疼死老子了。”
刘青低声喊了一句。
他的意识还停留在和长鹤道长比试的时候,那长鹤道长的武学流派不是三大内家拳的体系,最后一套招式,直接将他打的昏迷过去,当时更是刺痛难当。
即使昏迷了,现在醒过来,那刺痛的感觉好像还在身体内散发,可见那有多疼。
“刘师傅,你醒了?你没事了?”
之前一直守护在这里的大汉高兴的上前去扶着刘青的肩膀说道。
刘青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看周围,知道自己受伤了来到了仁和堂,急忙跳下来,手脚还算利索,抱拳对李牧山说道:“多谢李老的救命之恩,刚才这些家伙肯定有冒犯之处,还请不要见怪,我代他们向李老道歉。”
刘青不是愣头儿青,了解跟着自己学武的这十来个弟子,绝对的是火爆脾气,只希望这些家伙不要把这位老人家得罪狠了,不然以后在江州就难混了。
李老挥挥手,多年来,他什么都见惯了,所以也没有为此小事情而计较,道:“救你的不是我,而是他。”
指了指王程。
刘青看到王程,眼睛一亮,笑道:“原来是你,小橙子,真的是你救了我?”
张璇有些无语,怎么好像谁都和这个家伙认识一样?
王程在**拳馆做过杂工,自然认识刘青,还向刘青等几位师傅讨教过形意拳里面的东西,而且问的还都是很关键的内容,所以留下很深的印象,可惜王程当时身体太弱,只能练,而不能打,所以让刘青等师傅都是很遗憾,浪费了一个好苗子。
王程迎着刘青的眼神,笑道:“是我救了你,不过也是个意外,看来长鹤道长是故意为难我。”
“你们以后不要再去藏鼎观了,下次可能我也救不了了。”
刚才那一套手法,就是王程此时的极限了,也是他了解的武圣山武学当中的独家奥秘之一,毕竟他没能将武圣山武学修炼到高深处,绝对不可能了解所有的秘密和手法的。下次如果长鹤道长再出个更难的题,他就只能束手无策了,他可不想因为自己和长鹤道长的暗中斗法而让其他人遭了秧,稍不注意就会小命玩完了。
刘青笑呵呵地说道:“我已经失败了,自然不会再去了,小橙子,这次多谢你出手救我,不然我这条小命估计就悬了,下次来拳馆,我传你几招。”
他自家事自己知道,如果再晚点醒过来,估计就是神仙难救了,也是赶巧了王程就在这里,算是命不该绝的一类人了。
不然,长鹤道长虽然无心杀他,让他去仁和堂找上次解开他手法的人去救治,但是长鹤道长如何知道这人是谁?下意识的以为是李牧山,可是实际上却是王程,王程不可能时时刻刻呆在仁和堂。
所以,这刘青能活下来,真的是命不该绝。
送走了刘青一行人,仁和堂也安静下来。
张强远脸色涨红尴尬不已,看到王媛媛这个小丫头毫不掩饰的鄙视地看着自己,知道不能再待下去了,急忙对李老说道:“李老,下次我有时间再过来拜访。”说完,也不等李老说话,转身就走了。
门口那和刘青一起的一个小伙子认出了张强远,忍不住说了一句:“刘师傅,这是市医院的院长。”
另一个小伙子笑道:“市医院,除了骗老百姓的钱,还能干什么?”
“他们治治感冒还是可以的。”
“没有,人家把感冒会说成绝症,然后给你吃的都是进口药,打的是吊针,药物成分直接输到血液,治不好才怪。”
这几个人的对话都被张院长听到了,张院长满脸怒火,却是不敢发作,因为这几个武夫所的的确是事实,当下冷哼一声,急匆匆地叫了辆车就走了。
这边,王程和李老坐下来。
伙计送上来茶水给王程三人和李牧山,李牧山好奇地问道:“小程,你刚才那是什么手法?”
“独门手法,而且是练武的手法,李老你不了解很正常。”
王程也不隐瞒地说道,不过没有明说,毕竟那是武圣山的独门武学,要是经过自己传出去,长鹤道长肯定会废了自己。
李牧山也是明白人,立即想到了那是武圣山的独门手法,不由地说道:“这老道士发什么疯?”
他以为长鹤道长是真的起了杀心,才会如此做,王程上次解开武圣山的独门手法的事情,他并不知道。
王程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估计是想试试仁和堂和李老你的本事。”
“我的本事,那老牛鼻子不都知道,我对他们武圣山的武学可不了解,那小程你如何会解?”
李牧山好奇地问道,他年轻的时候和长鹤道长是认识的,彼此之间的底细算是很了解,对对方的武学实力是绝对的认可,绝对算是国内有数的宗师级人物之一,只是常年隐居在武圣山上,所以没人知道而已。
王程如实说道:“我在武圣山上学来的,见过几次长鹤道长,可惜没机会向他请教武学。”
李牧山笑道:“这老牛鼻子,除了神神叨叨,也就会两下手上功夫。”
“下学期来不来我这里坐坐?”
李牧山随即问道。
他有意让王程来坐堂,成为真正的可以诊断开方的医生,手续方面的问题,以他的身份,去和市政府打个招呼就可以了。
只有他知道,王程在医术方面的造诣有多深,他不想王程如此埋没。
至于上学?
不上也罢。
王程笑呵呵的将茶水一饮而尽,笑道:“李老您就饶了我吧,到时候我坐在这里,人家一看我一个小孩子,还不都跑了,还砸了你的招牌,我现在是一个学生,任务是好好学习,下学期就高考了,争取考上一所名牌大学,以后找个好工作,攒点钱买个房子,付个首付,然后骗个女朋友娶了做老婆,两口子一辈子开开心心的还房贷。”
“此生无憾呀~!”
说完,王程长叹一口气,满脸感慨,好像已经过完了一辈子一样。
李老也是露出苦笑,伸出手轻轻地拍了这小子脑袋一下,笑道:“你这个滑头,不来就不来吧,好好学习也是个出路。”
“可惜呀!”
可惜什么,他没有说,不过他和王程都明白,冯习和也隐约知道。
“好了,李老,不和你说了,你看我头上还有伤,就先回去了,我拖家带口的,不方便。”
王程站起来,拉起妹妹王媛媛的手,向李老告辞。
李老点点头,亲自将王程三人送到门口才回去。
“李爷爷再见。”
“呵呵,媛媛有时间来李爷爷这里玩儿。”
李牧山也很喜爱媛媛这丫头。
…………
“哥,你真棒。”
王媛媛跳起来给哥哥竖起大拇指。
王程笑道:“一般般。”
“哼!”
张璇冷哼一声,想说什么,可是害怕会引起王程的反感,不知道为什么,她此时就是很在乎这个,想到自己前面见到王程的时候,心中还是恨铁不成钢,怒其不争,现在面对他却是有些自卑,不敢正面看他,嘴唇动了动,只是说道:“王程,你说过你要好好学习考大学的。”
王程点头,理所当然地道:“这个当然,我要考就考最好的大学。”
“那你想考什么大学?”
“这个呀,看心情咯,就是最好的……”
“什么心情?最好的是京城大学?还是青木大学?”
“就是心情好不好呀,那两个,没兴趣,太远了,去北方也容易水土不服,老师生命感冒什么的就不好了……”
压在身上十几年的病终于好了,王程也心情轻松的难得的**了张璇两句。
张璇撅了撅嘴,有些委屈,她是真心关心王程,可是王程好像不在乎她,让她心中难受,眼泪在眼眶打了一转又咽下去了,低着头不说话了。
走过两个路口,张璇回家了,留下一句话:“开学了我去找你。”
王程楞了一下:“好。”目送张璇消失在路口。
“哥,张璇姐姐喜欢你。”
小丫头王媛媛突然认真地说道,仰着脑袋看着哥哥。
王程顿时轻轻地敲了一下小丫头的额头,笑道:“胡说什么,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什么是喜欢?我们很多年老同学,关心一下而已。”
王媛媛一本正经地道:“我就知道,我不是小孩子,张璇姐姐以前就很关心你。哥,你长大了会不会娶张璇姐姐做老婆?”
王程满头黑线,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早熟了?
“你哥的终生大事你都关心了?你张璇姐姐可看不上你哥哥,你哥哥没钱学习成绩也不好,配不上她。还是想想你自己吧,小丫头,作业写完了没有?”
王程无奈地说道,这丫头。
王媛媛骄傲地道:“我肯定写完作业了,那么简单,早就写完了,都开学了,你才关心你妹妹的作业,你不是好哥哥。”
“去,你哥哥我以前就没问过,我是相信媛媛是一个好学生。”
王程立即说道,他以前的确关注过王媛媛的学习,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他希望妹妹王媛媛能慢慢独立,即使哪天自己突然离开了她,她也能坚强的一个人生活下去。
王媛媛摇晃着哥哥地手,笑道:“哥哥,你说我好不好看。”
这个问题,绝对不能迟疑,王程当即开口:“好看,没有谁比我们家媛媛好看。”
王媛媛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那张璇姐姐好看,还是我好看。”
“肯定媛媛好看,你还年轻,你张璇姐姐都老了。”
王程笑道,这小丫头,两兄妹很久没有这么轻松地说这么多话了,身上的疾病去了,王程浑身轻松,心中压抑着的对妹妹的关心也都爆发了出来,手一直摸着王媛媛的后脑勺。
王媛媛一本正经地道:“那我长大了嫁给哥哥好不好?”
王程顿时哭笑不得,这小丫头,满脑子都装的什么,当下就再次一巴掌轻轻地拍了她脑袋一下,道:“小小年纪,胡思乱想些什么,这么小就想这些,你是我妹妹,知道吗?”
王媛媛皱着鼻子哼了一声,道:“哼,我比你聪明,我什么都知道,我不是你亲妹妹,我们可以结婚的,哼,你不愿意娶我,是不喜欢我,你喜欢张璇姐姐。”
“胡说八道!”
王程无奈。
“那你不喜欢张璇姐姐,为什么不娶我?”
“因为你是我妹妹。”
“这个理由不成立,我不是你亲妹妹,你不娶我,就是不喜欢我,就是讨厌我。”
“你太小了。”
“哼,我说的是等我长大了你再娶我。”
“长大了再说。”
“那不管,哥哥,背我……”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p;l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