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章 身体变化
(今天两更,求支持!)
因为先天性心脏病。
王程从小就不能和其他的小伙伴一样疯狂的去奔跑,疯狂的去玩耍,只能一个人安静的呆在一边看着。
身体不能剧烈的运动,同时还要控制情绪也不要激动,这些都是能让心脏病爆发的因素。
所以,很小就懂事的王程,按照医生的嘱咐,减少运动,控制情绪,这对一个小孩子来说,是很残忍的,但是王程做到了。从小,就显得和周围其他的伙伴们不一样,别人都在玩儿,在跑,在跳,就他安静的坐着,大多数时候拿着一本书在看。
王程小时候相信自己能治好自己的病,所以看各种医书,但是了解的越多,就越知道希望的渺茫,可是他不曾放弃。从小就找机会去江州的两个中医堂打工,向里面的老中医请教,老中医告诉他,练武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于是他寒暑假的时候,又去了江州的两个拳馆打工学习,观摩他们练武打拳。
几年下来,他将**拳馆和太极拳馆的拳法都看了个七七八八,这个暑假的时候,他找机会应聘了武圣山藏鼎观的职位,也是想学习藏鼎观的养生武学。
多年练拳的坚持,王程的身体逐渐的好转了,不像小时候,走快几步都会气喘吁吁,情绪激动还会呼吸困难,身体弱的不像样子。
现在,王程能参加平时普通的运动了,可是还是不能像普通人一样。
小时候,医生所说的,最多活二十年的话还在耳边,好像一把一直悬挂在王程头顶的利剑,随时都会掉落下来。
现在,自己的脉象竟然正常了?
那困扰了自己十几年的极品消失不见了?
王程一时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害怕是自己误诊了,当下按捺住自己的情绪,再次给自己双手把了把脉,的确脉象非常的稳定,而且非常的有朝气,这是他以前的脉象不具备的,以前的脉象虽然大多数时候也是很平稳的,但是却没有寻常年轻人的朝气蓬勃,反而像是老年人一样有些暮气沉沉的。
脉象是最能反应心脏的情况,因为脉象是脉搏跳动,也就是血液流动的表现,其根本就是心脏每次跳动所带动的血液的波动。
心脏如果有问题,脉象上会有明显的显示。
张璇和王媛媛端着食物走了过来,王媛媛给王程买了两个汉堡和两个鸡翅,自己吃一个汉堡和一个鸡翅,因为哥哥受伤了,要多吃点。
张璇看到王媛媛懂事的给哥哥多买一些,心头羡慕,自己有这么乖巧懂事的妹妹就好了。想到自己妹妹那调皮捣蛋的样子,就是头疼。
“哥哥,给你。”
王媛媛笑呵呵地对哥哥说道,小姑娘还是喜欢热闹的,来到这里,看到周围很多**岁十来岁的小孩子,心情很不错。
王程眉头微微皱着,将食物推过去,道:“我没胃口,不吃了,你多吃点吧。”
张璇心中再次感动,自己要是有这么一个好哥哥就好了,她没想过这个年龄段的少年会有不爱吃肯德基的,所以肯定是看到妹妹喜欢吃,宁可自己不吃,也给妹妹多吃点,多好的人,多好的哥哥。
王媛媛看到哥哥眉头微皱,关心地问道:“哥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头疼不舒服?”
张璇也看到王程的面色似乎不对,只是平时这家伙都是面无表情,所以不注意看不出来,不像他们两兄妹,朝夕相处好多年,所以很感觉的出来。
“是呀,是不是不舒服?看你脸色很难看,如果不舒服就去医院再看看吧?”
张璇也关心地说道。
王程眉头舒展,笑了笑,深深的呼吸几口气,感觉到自己体内奔腾的血液,心脏似乎也强有力的跳动着,道:“我没事,就是想起等下还要去仁和堂看看。”
仁和堂?
张璇知道,这是江州最大的中医馆,他去那里做什么?
王媛媛疑惑地问道:“哥,你不是不去李爷爷那里工作了吗?”
王媛媛知道哥哥前几年,经常去仁和堂打杂工作,坚持了五六年,周末和寒暑假都会去,有时候下午放学了就会去。可是,这两年似乎去的少了,她以为哥哥不去那里上班了。
张璇一惊,道:“你在仁和堂上班?”
仁和堂的李老爷子,全名李牧山,可是远近闻名的国手级别的老中医。
张璇知道王程放假了都会去打工赚钱,可是不知道他去那里打工赚钱,不过按照他们的想来,最多就是去一些餐馆,或者是肯德基麦当劳之类的快餐店端端盘子倒倒茶水什么的。
一个小孩子,去中医馆能干什么?
王程看了张璇一眼,点头,平静地道:“嗯,以前跟李老爷子学习过一段时间,有时间会去那里帮帮忙,赚点零花钱。”
张璇沉默了下来,感觉自己拿着家里的钱,买着肯德基,买着漂亮的衣服,和对面这个安静的男生比起来,一时间有些自惭形秽的感觉,那骄傲的学习成绩,似乎也无足轻重了。
“你经常假期去打工,那寒假了,你能不能帮我也介绍一个?我也想试试,我自己赚钱自己花。”
张璇马上兴奋地说道。
王程看了这兴奋的老班长,笑着摇头,道:“我做的你做不了,你到时候想体验生活,可以来肯德基,他们肯定愿意招你这样漂亮好看的美女当服务员,能吸引顾客。”
听到张璇难得的夸奖自己长的漂亮,张璇笑着眼睛眯了起来,笑道:“我才不来这里,这么多人,你以前打工都去哪里?好不好玩儿?”
“仁和堂,**拳馆,太极拳馆,图书馆,博物馆,藏鼎观,都去过。”
王程简单的说道,没有详细地说什么。
王媛媛一边吃,一边说道:“我哥哥可厉害了。”
她知道哥哥厉害,其他的不知道太多。
王程看了看表,调整自己的呼吸,试着让自己的血液加速,心跳也会跟着加速,如果自己承受不了,那么说明脉象是错的。
几年来,王程一直都是控制着自己的心跳来保持平稳的,此时却是尝试着让心脏激动起来。
接连几个呼吸组合,体内血液好像燃烧起来,王程脸色微微泛红,不过他没心情关注这些,一手摸着另一只手的脉搏,脉象的确加速,自己也能感觉到心脏加速跳动起来,可是自己却没有感到难受和心脏刺痛的感觉。
呼吸很顺畅,浑身都很舒服,就是有些燥热。
王程知道,可能是真的。
自己的身体真的好了。
不过,他还是不敢如此轻易的断定,还是要去仁和堂找李老爷子看看才行。俗话说,医不自医,行医之人给自己或者自己亲人诊断的时候,很容易会出现误诊,因为会出现主观情绪的影响,所以还是找其他人看看才放心。
张璇看王程比记忆中一年多以前更加的无趣无聊,就一个人坐在那里不知道琢磨什么,也不知道和自己说话,也赌气的不去和王程说话,和王媛媛开心的聊了起来,问王媛媛上几年级了,在哪个学校,学习成绩好不好之类的。
不问不知道,一问,张璇是吓了一跳。
王媛媛在市一中对面的一小上完小学,刚刚毕业,进入一中初中部,而且也是以特招生的身份,学费全免。因为,这丫头小学毕业的成绩全是满分,作文都没扣分,比第二名高三分,这三分就是作文上体现出来的差距。
“喂,你妹妹考了全市第一,作文都是满分,你有没有给你妹妹奖励?”
张璇打断王程的沉思,不客气地为王媛媛谋取福利来了。
王程看了妹妹一眼,笑道:“考了第一?不错。”
王媛媛得到哥哥的夸奖,顿时笑的比得到什么都开心。
张璇顿时捂着头,感觉自己要败给这两兄妹了,这还是从小相依为命的两兄妹?他们不应该很温馨,互相关注学习成绩,哥哥听到妹妹考了第一,不应该使劲的夸奖,然后高兴的跳起来吗?
“就一句不错?你妹妹比你强多了,看你上学期都没参加期末考试。”
张璇毫不客气地说道:“你知不知道我们班主任每次说我们班那些贪玩儿荒废学业的学生,就拿你来举例子?”
“你们都好好学习,不要自以为很聪明,可以偷懒,不然就像那个中考状元王程一样。”
张璇学着班主任说了一句。
王程奇怪地看了张璇一眼,尖子班的班主任他也是认识的,毕竟他也在那个班呆了一学期,当初他也是班主任马老师的重点关注对象,道:“马老师这么说我?”
张璇点点头,表情也不好,她也一直为王程感觉到很惋惜,道:“嗯。”
王程无所谓,对妹妹说道:“快吃完,我们去仁和堂,晚上给你做大餐。”
王媛媛将剩下一半的东西丢在一边,用纸巾擦干净嘴和手,道:“我不吃了,不好吃,没有哥哥做的饭好吃。”
这快餐,也就是吃那头两次感觉不错,也就是在西方国家能流行起来,因为他们本来就没有多少做饭的天赋。而在东方,各种风格的菜肴味道百变,绝对不是这吃多了和吃豆腐一样的快餐能比的。
王媛媛吃了两个汉堡就感觉出和哥哥做的菜的差距,当下就不吃了。
王程拉着王媛媛就要走了,张璇感觉自己被忽视了,急忙说道:“喂,我呢?”
王程疑惑地道:“你要干嘛?”
“我和你去看看。”
张璇忍不住说道,终究还是小孩子,心思没那么复杂,所以能说出口来。
如果大一点,被诸多男生追捧惯出毛病的女人绝对不会主动跟着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