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章 醒来
(求票求收藏支持。)
王媛媛伸手摸了摸哥哥王程的额头,没发烧,按着哥哥的手腕听了听脉,也很平稳,而且很强劲,绝对是很健康的样子。
“哥哥,你一定要没事呀。”
虽然自己也确定了哥哥没事了,但是王媛媛还是担心,因为哥哥毕竟是没醒过来。
看着哥哥昏迷中安静的面孔,和平时的哥哥一样,在她心中,哥哥几乎任何时候都是很平静的,王媛媛一双小手撑起下巴,就这么看着哥哥,回忆着从记事起,哥哥对自己细心的照顾。
血缘上来说,两人不是亲兄妹。
王程的母亲在他小时候因为先天性心脏病去世了,父亲去南方打工的时候认识了王媛媛的母亲一个人带着孩子,两人惺惺相惜就结合了,王媛媛也就成为了王程的妹妹,那时候王程刚刚九岁,王媛媛三岁。
江州不是一个经济很发达的城市,王程的家里在这里也没有多少关系,所以为了找到比较好的工作,王程的父亲还是去了南方的大城市,王媛媛的母亲本来是想留下来照顾两个孩子的,可最后王程说自己可以带着妹妹在家里好好的生活,父亲相信王程的独立能力,所以带着王媛媛的母亲一起去了南方。
已经过去了八年。
王程已经十七岁即将上高三了,王媛媛也十一岁快十二岁,马上上初中了。
这八年时间,前两年,两人的父母每年都回来好几趟,因为担心两人的生活,不过看两人生活的很不错,王程好像小大人一样照顾妹妹,也就逐渐的放心了。直到四年前,父母在南方又生了一个妹妹,两人就回来的比较少了,在那边也买了房子,有了一个新的家,只是过年才回来一趟,一家人团聚一下,带回来一些礼物,给两人留下一些钱。
可是,父母留下的钱,王程几乎没用过,因为他从十二岁开始就利用暑假寒假去做简单的工作,能赚到一些钱,到了高中之后,赚到的钱就能自给自足了,还能给妹妹买一些零食和衣服。
王媛媛自从记事起,几乎就是和哥哥王程一起生活的。她还记得,小时候连擦鼻涕都是哥哥帮忙的。
她没上过幼儿园,哥哥上学的时候,她就在哥哥的学校玩儿,听哥哥的话绝对不出校门,也不听任何人的话,等哥哥放学了就一起回家。
上小学了,哥哥每天都把自己送到教室门口,放学了在也在门口等着自己,教自己洗衣服,教自己做饭,教自己要坚强,不要对自己之外的任何人抱有侥幸心理。
王媛媛好奇哥哥为什么懂的这么多,好像世界上任何事情他都知道一样,可是他在学校的成绩不是很好,初中的时候学习成绩很一般,甚至靠后,算是差生一类,那时候学校的老师因为知道哥哥和自己的情况,所以没责怪过哥哥,将之放弃。
可是,中考的时候,哥哥突然惊呆了所有人,考了一个全市第一名,进入江州市第一高中,以特招生的身份,享受三年学杂费全免的待遇。
进入高中之后,奇怪的是,哥哥的成绩没有如中考成绩那般耀眼,好像就归于平静了,和初中一样了,很多人都说哥哥的成绩是作弊得来的,哼,那些人都不是好人。哥哥是天才,想考好就能考好,考的差了,那是哥哥不想考好。
在很多学生的嘲笑声中,王媛媛亲眼目睹了哥哥从一中尖子班掉到了平行班,可是她知道哥哥对此毫不在乎,依旧做自己的事情,看看课外书,假期了就出去找工作,对学习的事情似乎毫不在意。
回到家就会给自己讲故事,讲他爱看的书上的故事,教自己一些好玩儿的东西。
小学三年级开始,王媛媛就自己一个人上学了,但是她每天放学都会最快速度回到家,因为她很想和哥哥在一起,享受两兄妹一起做家务做作业的过程。
想着那些时光和画面,王媛媛脸色逐渐平静下来,她相信哥哥不会有事的,伸出小手在哥哥安静的脸颊上轻柔的抚摸了一下,很光滑,手感很好,而且现在哥哥感觉不到,平时她可不敢随便对哥哥动手动脚的。
用哥哥的话来说,就是自己是个大姑娘了,男女有别,保持距离,自己才不在乎那些。
不过。
就在这时。
躺在病床上的王程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双眼睛一张开,就异常的明亮,好像两颗星星一样,刺的王媛媛差点不忍直视的闭上眼睛。
不过,惊喜的王媛媛没有闭上眼睛,而是激动的扑到床上,趴在王程的脸前,笑着说道:“哥,你醒了!”
王程睁着双眼看着医院白色的天花板,天花板上有细小到微不可查的裂纹,要放大镜才看的清楚的,可是他此时躺在病床上,却是能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一道道的裂纹,还能透过那一道道微不可查的裂纹看到天花板上面的漆黑空间,那里有一些蜘蛛和虫子在来回悉悉索索的爬来爬去。
听到妹妹王媛媛的声音,王程楞了一下,一低头,顿时看到王媛媛近在咫尺的俊俏小脸,脑袋里稍微一想,顿时明白过来,估计是道观的人将自己送到医院通知了自己的家属,这小丫头估计担心坏了吧?看脸上还有已经干了的泪痕,很不明显,如果是以前的王程肯定是看不到的,但是此时却是能清楚地看到妹妹王媛媛白净的脸蛋上有一些泪痕。
“嗯,我醒了,你哭了?”
王程语气平静地说道。
王媛媛顿时瘪起了小嘴,有些忐忑地低声道:“我,我就是担心你,听到你受伤了我很害怕,害怕……”
她想说,害怕你会像妈妈一样离开我。可是一想如此说出来很不吉利,所以没说出口。
可是,看着哥哥王程古井无波的眼神,王媛媛嘟着嘴,满脸不情愿地道:“好嘛,我错了,我以后不哭了。”
小时候,王媛媛的母亲刚刚离开,小姑娘天天哭鼻子,想见妈妈。王程想了很多办法来哄她,很多办法都试了也没效果,小姑娘还是哭个不停,王程于是一狠心,就将刚刚四岁的小媛媛丢在小区门口,狠狠地说道:“再哭,就把你丢掉不要你了。”
那种感觉,王媛媛很害怕,吓的立马不哭了,急忙泪眼朦胧的跟王程回家,以后也尽量的不哭了,一看哥哥严肃的面孔,比什么都有威慑力。
八年来,王程对王媛媛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没有了任何人,你都能活下去,不要害怕,不要哭,不要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即使这个人可能是你最亲近的人。
母亲的去世,父亲的抛弃,让王程从小就记住了一条信念:只能相信自己,只能靠自己。所以,他也是这么教育妹妹的。
只是,他也知道,这些年来,妹妹对自己过于依赖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去给医院说我要出院。”
王程点点头,没多说什么,让王媛媛去找医生。
他自己很清楚自己没事,就是摔倒磕了一下脑袋而已,虽然昏迷之后,脑袋里出现了很多奇怪的画面和梦境,可是身体是很好的,就是额头还有一点点疼,回家休息几天就好了。
王媛媛撅着嘴,道:“那个道长说你可以在医院休养一个星期,他已经付了医药费了,说你受伤很奇怪,要好好观察一下。”
她是想让王程多在医院休养一下。
王程笑了笑,捏了捏小姑娘的手,道:“你哥哥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没事儿,不能白白浪费道观的钱,你去找医生就说我没事儿,我要求出院。”
王媛媛这才不情不愿的起身去找医生,她知道哥哥王程的本事,家里有很多古书,有武术方面的,有中医方面的,还有考古方面的,知道王程对医术似乎是很有研究,经常还读给自己听,让自己对把脉也有点了解,所以她一开始才会给王程把了把脉,感觉哥哥王程没事。
而哥哥王程的医术,她也是相信的,因为她和哥哥两人从来没生过病,吃饭一直都很规律而且是按照哥哥从某个古书上的食谱来的,说是能强身健体。
她小时候似乎记得妈妈和爸爸说过,哥哥身体有些病,她不知道具体情况,后来哥哥也没说过。
不一会儿,王媛媛找来了医生,医生看到清醒过来的王程,笑道:“我就说你没事,果然就醒过来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头疼不疼?我是说,除了伤口,脑袋里面有没有疼痛的感觉。”
王程摇头,也笑道:“没事儿,就是伤口这里有一点疼,其他都没事儿,所以我想和您说一声,我想出院了。”
医生点点头,再次亲自检查了一下,随后点头道:“嗯,你的确没什么事儿,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多在医院休养一下,毕竟伤了头部,可能有些后遗症短期内不会有什么表现和征兆。”
“呵呵,谢谢医生,不过我不太习惯在医院,所以我还是想回去,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我肯定再回来,到时候再麻烦您。”
王程坚持出院,他对自己的身体很了解。
医生遗憾地道:“好吧,既然你坚持,那就去办理出院手续吧,回家注意休息,如果有不舒服,就马上回医院。”
王程点头。
王媛媛听到医生的话,几次都想开口劝哥哥再住院观察几天,不过看到哥哥坚持,她没多说,当下就去和医生办理了出院手续,十分钟后,两兄妹离开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