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章 兄妹
(第一章在审核。。。闷……重新上传了一次,还是不行,大家先收藏着,晚点再看吧,谢谢支持的童鞋们。)
武圣山到医院有将近十公里的路程。
半小时后,王程被送到了医院,额头上的献血已经被处理干净了,双眼紧闭,急救医生急匆匆的检查了一下,松了口气,对送来的道士说道:“没事儿,就是皮外伤,没伤到骨头,去拍个片子再检查一下,没什么大问题。”
几个道士也是满脸轻松下来,这藏鼎观是江州市的重点关注地方,如果出现了重大伤亡事故,他们可是要负责的。
“可是,医生,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道士问道。
医生无奈地道:“这个不知道,要看看片子,看看有没有脑震荡什么的,不过以我的经验,应该没什么大事儿。”
“你们来签个字。”
道士签了个字,看到家属一栏,转身对一个道士说道:“去通知他的家属来照顾他,医药费算我们的。”
王程被送去检查了。
几个道士也是给王程的亲人,也就是工作资料上填写的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一个很清脆,还带着稚嫩的女孩子声音:“喂,你是谁?”
青松道士楞了一下,因为这声音很好听,可是年龄似乎有些小?犹豫了一下,道:“请问是王程的家属吗?”
“嗯,对,我就是,我哥怎么了?”
清脆的声音听到王程,立即焦急地问道。
青松道士说道:“没事,就是打扫卫生的时候摔了一跤,昏了过去,现在在市医院,你过来看看吧。”
“啊,昏过去了?没什么事吧?”
清脆的声音立即带了一丝哭腔:“肯定是你们这些臭道士欺负他了是不是?我就说不让他去……呜呜……”
青松道士楞了一下,听到哭声,也是慌了一下,急忙说道:“没有,没有,小妹妹,我们没有欺负你哥哥,你哥哥工作表现很好,今天就是去清理藏鼎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撞到了脑袋,受了点轻伤,我们藏鼎观会负责医药费,医生说了没什么大事儿,休息一下就好了。”
哭声压制了下来,不过还是带着一丝呜咽:“真的?你没骗我?你没欺负我哥哥?”
青松道士感觉头大,只想早点结束这个电话,说道:“没有,我对三清道祖发誓,肯定没有,你哥哥很听话,工作表现很好,我师傅都夸了他有悟性,卫生打扫的很好,典籍整理的也很有条理,还抄写了不少道藏。”
“我们不会欺负你哥哥的,你哥哥现在去检查了,你过来看看吧。”
………………
在一个比较破旧的居住楼内,一个十来岁的少女带着一双泪痕,拿着老旧的诺基亚电话,说道:“好,好,我这就过去,你别走。”
说完,少女挂了电话,胳膊一横,在脸上扫了一下,将泪痕擦了擦,拿起钥匙就跑出房子,下楼骑上一个有些年岁,但是很干净的凤凰牌自行车,使劲的踩着,朝着市医院的方向跑去,清秀白净的小脸上带着焦急,只差将我很着急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王媛媛,你去哪儿?要不要我带你一程?”
一声招呼,不远处,小区内的一个大叔坐在一辆桑塔纳内,伸出脑袋对少女说道。
少女王媛媛小脸严肃,喊道:“不用了,李叔叔。”
“媛媛,我看你有急事,有事儿就说呀,你李叔叔也不是外人。”
老李开着车追上王媛媛的自行车,热心地说道,他几乎是看着王程和王媛媛两兄妹长大的,也是看着他们的家庭发生剧变的,所以平常几乎是能帮到这两兄妹的,他都没客气过,小区里的所有人都是如此。
但是,两兄妹从没接受过小区内的其他人的帮助,王程是如此,王媛媛也是如此。
王媛媛紧绷着小脸,对老李说道:“李叔叔,不用了,我们没事儿,您去忙吧。”
哥哥说过,不要接受其他人的帮助,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也幸好是一个小区的老李,她才会说上几句,如果是路上的陌生人,王媛媛估计理都不会理。
两兄妹相依为命七八年,王媛媛从小就很乖巧,对哥哥王程的话都记在心里,不做让哥哥不高兴的事情。
哥哥说不让,那就是不行。
老李摇摇头,满脸的无奈,这两兄妹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是一样的倔性子,哥哥是这样,妹妹也是这样,也没父母教,不知道是怎么养成的。
哎,要是我们家的那小子有这么听话坚强就好了,不,有一半也能放心了。
老李再次说了一句:“媛媛,叔叔不是外人,有事儿就说,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王媛媛点点头,老李开着车走了。
骑着自行车,王媛媛按照哥哥教的呼吸频率,和手脚动作,不是很累,过了半个小时,反而浑身轻松起来,好像很享受一般,浑身暖洋洋的,这样的感觉,她都已经逐渐的习惯了,每天她上学放学都是如此坚持的。
过了足足一个小时,才来到市医院。
将自行车放好,王媛媛小跑着来到医院内的前台询问哥哥的病房,藏鼎观送来的病人,很好查,很快就得到哥哥的病房位置,王媛媛再次急匆匆的跑向四楼的高级病房。
病房门口,就剩下青松道士一个人,其他几个人回去忙活去了,实际上是回去看热闹去了,因为刚才他们都看到了,**拳馆的刘青又来和长鹤师叔切磋了,这个热闹没人愿意错过,青松道士也想快点回去,可是没亲自将王程交给他的家人,他还不敢离开,这是责任心在作怪,不过,这是美德。
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衬衣,青色长裤的少女焦急的跑过来,甩动着乌黑的马尾,满脸焦虑,青松道士知道自己终于可以脱手了,可以早点回去看看精彩的比武了,就是不知道还能看到多少,可别已经结束了。
正要说话,少女先开口了,虽然跑的急,小脸通红,但是却是气息均匀,这让青松道士有些惊奇。
“道长,我哥哥呢,我哥哥呢。”
王媛媛开口就急匆匆地问道。
青松道士打开病房的门,道:“在里面来,你来了就好,有你照顾他我就可以放心的回去交差了。”
王媛媛没理会青松,转身急忙跑进病房,看到病床上王程安静的睡着了,面容很平静,额头上包扎着一圈纱布。
看到哥哥,王媛媛终于安静了下来,虽然哥哥是闭着眼睛的,但是只要看到了,心中就会一片安静,好像一切都不再可怕。
“我哥哥怎么样了?检查了没有?医生怎么说?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王媛媛一开口就问了几个问题,仔细看了看,这青松道长不是那种恶人,应该不会欺负哥哥。
青松苦笑,王程在道观呆了快三个月了,他也比较熟悉,平时很少说话,就是安静的工作,没想到他妹妹不是这样的,或许是因为关心则乱吧。
“没事,刚刚拍了片子,医生说了没事,就是擦破了皮,已经包扎了,暂时还没醒过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过会儿就醒了。”
青松有些疑惑地说道。
医生说了没事儿,就好像平时人走路摔了一跤磕到了脑袋一样,平常人估计就是会叫一声,擦擦血迹就没事了。
可是这小子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也没见醒过来。
或许是这小子的身体太弱了,可是青松记得,这小子的饭量可不小,每顿吃的都不少的,就是身体看起来好像很瘦弱,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先天体质的问题。
王媛媛顿时松了口气,既然医生说了没事儿了,那应该就没事儿了。
“哦,那谢谢你了,道长。”
王媛媛展现出了很良好的家教:“谢谢你送我哥哥来医院。”
“没事,他是工作中受伤的,算是工伤,我已经交了医药费,足够你哥哥修养一个星期,我师傅说了,不会扣你哥哥的工资,出院了直接去结算工资就可以了,你哥哥表现很好,要是你哥哥愿意的话,我师傅就收他做关门弟子了,可惜他不愿意。”
青松看了看昏迷的王程,有些遗憾地说道。
他和他师傅长虚道长都是很喜欢王程这个临时小道士的,干工作很勤快,几乎是抢着干,对道藏典籍也很有兴趣,小小年纪就能耐得住寂寞整理枯燥的典籍,抄写典籍,再加上勤奋的天性,几乎天生就是修道的人才,假以时日,绝对会成为道士界的新星,将藏鼎观发扬光大,长虚道长有想法将王程收做关门弟子,作为自己的衣钵传人了。
可惜,王程很坚决的拒绝了。
王媛媛很随意地哦了一声,道:“我哥哥肯定不会去当道士的,他还有我呢。”
青松苦笑了一下,这还是真的是两兄妹,说话内容和语气都一样。
当初,王程也是如此轻描淡写地说:“我还有妹妹要照顾。”
道观是清修之地,而且藏鼎观还是江州的文化圣地,不可能长期居住女性,所以也不可能让王程带着妹妹居住在这里,所以长虚道长后来也就不再提了。
看到王媛媛不再理会自己,直接坐在王程躺着的病床前将被子整了整,然后就安静地看着睡着的王程,青松只能转身轻轻的关上病房门,然后急匆匆的离开医院,还想去看看长鹤师叔和刘青的比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