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不死武尊 > 第二千二百一十四章 紧张
  “那萧天来了!”
  “那就是萧天吗?”当萧战天漫步而来,立即有人惊呼。
  刷,刷!
  顿时,在天炎峰演武场,无数道眸光瞅向萧战天,那哗然之声也随着响起。
  “这萧天好年轻啊!”
  “就这样的少年,也敢和元婴境修者一战?”在瞧得萧战天那还带着些许稚气的容颜后,无数天炎宗弟子内心好奇无比,眼前的少年,明明就是十六岁左右,哪怕他是天纵之才,又怎么和元婴境修者堪比?
  在一道道眸光的注视之下,萧战天和顾老落在了对着演武台的一个看台上。
  在这里,已经有许多的顾氏子弟等候。
  “萧公子!”
  “萧公子!”当萧战天落下,一个个修者连忙向着萧战天躬身。
  当中还有那顾盛阳在!
  不过,除此外,就没有其他的元婴境修者了。
  顾氏,在天炎宗,还有其他的派系,那些人却在另外一个看台上。
  那上官荀阳则是端坐在正中间的看台上。
  当顾老到来,他远远的起身,向着前者施礼。
  顾老淡淡的施礼,旋即与萧战天一起落座。
  至于顾青青等人却只能在旁边侧立了。
  片刻后,场中的修者越来越多。
  天炎宗十八个长老全部到齐。
  除此外,还有四十五个非长老的元婴境修者。
  如此阵势,让萧战天瞧后,那内心也是忍不住一动。
  “不愧为七大宗门!”到了此刻,他才明白这些宗门的强大。
  要知道,那些王国的氏族,多数都只有两三个元婴境修者坐镇啊!
  也只有那些王族,才能有四五个元婴境修者。
  不过仔细想来,王国又怎么能和宗门相比?
  宗门是广收各族的天才进行培养!
  王国,却只有该族的后辈,那出现天才的概率,太少了!
  “既然人已经到齐,便开始赌战吧!”当诸多长老到齐后,那大长老唐双阳瞅向上官荀阳道。
  “萧公子,你可准备好了?”上官荀阳微微点头,旋即瞅向旁边看台的萧战天。
  “萧某随时可以奉陪,不过那王氏的赌注却得先拿出来。”萧战天倚靠在王座上,淡淡的说道。
  “这是赌注,老夫这就先交给宗主!”旁边看台上,王北炎手掌一翻,取出了一个储物袋。
  旋即,他大手一动,那储物袋便是飞向了上官荀阳。
  “没错,十八种灵萃,每种八份!”上官荀阳接过储物袋,又感应了一下当中的玉简,向萧战天说道。
  “既然没事,那么就可以一战了!”闻言,萧战天极为慵懒的站了起来。
  只见得他大步迈动,脚掌之上,火元如莲,拖着他直接向着前方的演武台漫步而去。
  从始至终,萧战天连看都没有看那王冲一眼。
  瞧这模样,他似乎真的随时都可以一战!
  “这小子,怎么如此有信心?”见此,天炎宗的修者都是诧异无比。
  要知道,他面对的将是元婴境修者啊!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见此,王冲眸光一冷,“待我将你诛杀于此!”
  王冲……
  他才年近五旬罢了,便已经接近元婴中期境了!
  如今的他,正值血气旺盛之年,是鼎盛的时期,对于自己,他充满了信心!
  “别太大意!”旁边的王北炎提醒道,“这少年,能有堪比元婴后期境的灵宠,想必血脉也是不凡。”
  “传说,一些天纵之才,可以越级而战!”他极为郑重的说道。
  “二爷放心,这少年,或许是天纵之才,可是,他就算能和元婴初期境修者一战又如何?”王冲嘴角微翘,充满了自信的说道,“我王冲,可是迈入元婴初期境七年之久,那战力,早就可比元婴中期境了。”
  “他……如何战我?”对于自己,王冲充满了信心。
  “这是生死战,你必须小心!”王北炎微微点头,不过,还是多提醒了一句。
  “嗯!”王冲重重的点头,旋即那大步迈出,周身火元弥漫,便如同一尊猛虎,向着前方跨去。
  此刻,萧战天早已经落在了战台上。
  呼!
  王冲龙行虎步,周身血气冲天,他跨步而去,远远看去,真的宛若一尊猛虎行走于人世间当中。
  那滔天的血气伴随着炙热的火炎。
  这种火炎,炙热无比,一丝就可以焚灭元丹境的修者了。
  若是那真正的元婴之火一出,那威力,将更加的强大。
  只是,战台上,萧战天双手背负,他就如同一个王者,就那么淡定的看着那跨步而来的王冲。
  “难道,他真的可以战元婴境强者?”这让天炎宗许多的修者心中诧异无比。
  “也不知这萧天公子战力如何啊!”顾氏的修者却是紧张无比。
  “青青,你和这萧天公子比较亲近,你可知道他的战力如何?”有顾氏的修者忍不住询问道。
  因为这一战太关键了。
  若是萧战天败,谁来给顾老疗伤?
  若顾老不能驱除冥气,他们这一脉,前途堪忧!
  “我也不知道!”顾青青玉手紧握,瞅向前方战台时心中也是紧张无比,再也没有了那股英气。
  因为,她依稀记得,初次见面时,这个少年,连一条小元丹境的青纹蟒都没有能完全应付下来啊!
  若真是凭借真实实力一战,他……
  能战元婴境修者吗?
  顾青青心中也是狐疑无比!
  “这一战,关系着生死,这萧天公子应该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才是!”顾炎心中暗忖着。
  虽然如此,可众人依旧无比担心。
  “一群没出息的家伙,担心个锤子?小小元婴境罢了,我家主人自能应付!”看台上,霸天虎在见得顾氏的人那紧张兮兮的样子,它连翻白眼,带着鄙视的眸光说道,它那语气,充满了自信。
  “真的?”顾氏的人先是一惊,而后一个个松了口气,瞅向了霸天虎。
  这可是一尊能比元婴后期境的虎王啊!
  “那是自然。”霸天虎傲然道。
  “那就好,那就好啊!”见此,顾氏的人终于是松了口气。
  旋即,一个个修者眸光一动,锁定了前方的战台。
  “萧天,你杀我族人,今天,本座必将让你血债血偿!”王冲落在演武台,旋即冷声道。
  嗡!
  当王冲落在台上,那演武台立即绽放出一片阵纹。
  这阵纹冲天,化为了一个光罩笼罩了整个演武台。
  除此外,一股禁制之力也是压制而下。
  “呵呵,这演武台,乃是本宗弟子切磋所用,所以,上面刻有禁纹,压制着一切铭纹的禁制之力。”当这阵纹冲天,上官荀阳起身,笑着说道,“若是在演武台上贸然催动铭牌,禁器出手,将引来阵法攻击。”
  “这是为了比赛的公平!”他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