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四次元道具 > 第二十九章 兄弟
;
“哥哥,你真的杀了父亲?”泉奈颤声道。
“斑!”猫小仙一声叹息,她跟了斑三年,很了解他的性格。
如果有人惹到他的逆鳞,别说是他的父亲,神都杀给你看。
“泉奈,我希望你能知道,这个世界中我只在乎两个人,而那两个人都在我面前,海叔的仇,我是一定要报的,谁拦我谁死。”斑淡漠道。
“那你为什么要杀死父亲?”泉奈紧握双拳,死死的盯着斑。
“事情的经过我已经完完全全的说了出来,你要是以为我骗你,可以找任意一个家族的忍者问问看。”斑平静道。
“你都已经是宇智波的族长了,谁敢说你的坏话。”泉奈冷笑道。
“泉奈,我杀死他并不单纯的是为了族长之位。”斑微微皱眉,有些事情他无法说出口,也可以说他不知道该如何说。
“那是为了什么?你到是说啊?”泉奈激动的站起来,大声吼道。
“为了未来。”
斑闭上眼睛,瞬间睁开眼睛,妖异的万花筒写轮眼凝视着泉奈。
“这是什么写轮眼?”泉奈大吃一惊。
“万花筒写轮眼,三勾玉写轮眼进化的高级形态,你以后也会有。”斑脸色平淡,淡漠道:“如果此时死去的是我,你想怎么办?”
“帮你报仇!”泉奈脱口而出,说完一愣,看到斑蕴含笑意的脸,怒道:“但是死的不是你。”
“你想怎么样,杀了我?帮他报仇?”斑微笑道。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泉奈咬紧牙关,深深的看了一眼斑,转身跑了出去。
“斑!”猫小仙担忧的问道。
“我去看看,你在这里等着。”斑站起身,向着外面走去。
泉奈一路狂奔,不知不觉间来到了训练的树林,哎呦一声,脚下的一块石头将他绊倒在地,他正要从地上爬起,却愣住了。
望着四周熟悉的景象,想起来以前偷看哥哥训练的场景。
“为什么会这样!”泉奈低声抽泣,眼泪打湿了土地,他狠狠的垂着地面,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哥哥。
“哭够了!”泉奈的身后传来一个淡漠的声音。
“你来这里做什么?”泉奈擦干眼泪,从地上站起来,冷冷的盯着斑。
“泉奈,你还记得你其他的三个哥哥吗?”斑坐在树下,抬头望着茂密的枝叶。
“……”泉奈沉默不语。
“他们三个先后战死,那时候的我才六岁,而他们比我小一岁,也就是说他们五岁就已经上战场了。这些年我想了很多,让五岁的孩子上战场,简直没有比这更残忍的事。我清清楚楚的记得小三是第一个死的,那时候我感觉天都塌了,我去质问父亲,问他为什么要让小三上战场,如果可以,我希望只有我一个上战场就足够了,起码等我战死以后,再让他们上战场。你知道他怎么说的吗?”斑的脸孔被树叶的阴影挡住,看不清表情,声音低沉。
“怎么说的?”泉奈问道。
“他打了我一巴掌,说我是个弱者,狠狠的训斥了我一顿,告诉我忍者的宿命就是战斗,对于一个忍者来说,战死沙场就是最好的归宿。”斑眼中的写轮眼缓缓转动,散发着猩红色的光芒。
有了力量会渴望争斗,没有力量会失去一切。
“他以前跟我说过忍者是一种杀人的工具,只需要服从命令就可以了,不需要有感情的。”泉奈疑迟道。
“呵呵,这话他也跟我说过,当时的我信以为真,直到有一天我杀了一个小孩子,我清清楚楚记得那个小孩子哥哥仇恨的眼神。”斑长叹一声。
“他,他后来怎么了?”泉奈小声的问道。
“当然也被我杀了。”斑的脸色平淡,看到泉奈不忍的眼神,平淡道:“你认为我很残忍,但那时候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按照父亲的意志去做事,直到有一天我的弟弟也死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才明白那是什么感受。”
泉奈看到斑暗淡的眼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的三个弟弟每死一个,我的心就如同被人割了一刀,直到剩下你这个最小的弟弟,我暗自发誓,不会让你受到半点伤害,我外出修行的第二年,想到你已经五岁了,很怕你也上战场,本想回来,但当时的我连三勾玉写轮眼都没有,我依然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在训练一年,剩下的时间里,我拼命的修炼,终于到达了上忍,当我回来的时候,却又知道海叔死了。”斑仰头长叹,不管在哪个世界,痛苦都伴随着他,正因为如此他才渴望拥有力量,只为守护住眼前的美好。
我回首往事,审视所有痛苦的时光,觉得痛苦的日子才是我生命中最有价值的日子,因为那无数个日日夜夜,塑造了如今的我。
泉奈心中的天枰慢慢倾斜,只不过还剩下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泉奈,我只希望你能明白,不管未来怎么样,我都会保护你,这个世界没有谁是工具,人与人的争斗不应该牵扯到无辜的人,腐朽的事物总要有人来改变,为了守护我所珍惜的一切,我宁愿化身修罗。”斑站起身,摸了摸泉奈的小脑袋,目光凝视着他。
泉奈猛然抬起头,眼中露出单勾玉的写轮眼,他竟然比斑还早一年开了写轮眼,虽然原因也是因为斑。
“你果然是个天才呢!”斑微笑道。
“这就是写轮眼吗?”泉奈喃喃低语,果然是受到诅咒的眼睛,只有经历过痛苦的人,才能开启它。
天色渐晚,斑看到泉奈也冷静下来,蹲下身笑道:“我背你回去吧!”
泉奈疑迟一下,默默地爬上了斑的后背,望着他俊美的侧脸,想起自己每次偷看哥哥训练,都会被他发现,然后吵着让他背自己回去。
那时候训练了一天的哥哥,即便身心疲惫,也从不拒绝自己的请求。
斑背着泉奈,行走在树林中,落日的余晖,拉长了他的影子,微风吹动他的衣角,兄弟二人此时的想法,竟然出奇的一致。
“斑大人!”
“族长大人!”
一路上路过宇智波家族的人,不管是忍者,还是普通人,全都恭敬的行礼。
“哥哥!”泉奈喃喃低语,看到家族人脸上洋溢着笑容,他第一次感觉斑做的事情是对了。
“这样也不错!”泉奈将头埋在斑的背上,当起了鸵鸟,不去想不开心的事情。
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