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四次元道具 > 第二十六章 反目成仇
;
斑与家族中的人,来到墓地。
“海叔,我帮你报仇了,你可以含笑九泉了,我一定会改变宇智波家族,改变这个世界。”
斑左手拖着大长老,右手拖着宇智波诚,将他们扔在宇智波海的墓前,抽出太刀,按住大长老的脑袋,一刀砍下。
一股鲜血喷出,瞬间染红了墓碑。
周围的宇智波忍者沉默不语,斑又将宇智波诚按在墓碑前,一刀砍下他的脑袋,噗嗤一声,漫天的血雨让墓碑更加的鲜红。
斑将大长老与宇智波诚的头颅摆在宇智波海的墓前,回过头望着众多忍者,冷然道:“从现在开始,我要是知道宇智波家族有谁暗害自己的族人,这就是下场。”
“斑,既然事情已经办完了,你也该回去休息了。”宇智波田岛平淡的说道。
“哪有那么快!”斑冷笑一声,将大长老与宇智波诚的无头尸体拖到空地上,双手飞速的结印,口中喝道:“火遁——豪火灭失。”
一团比豪火灭却小,威力比豪火灭却大的火焰笼罩了二人的尸体,轰的一声,大长老与宇智波诚的尸体被烈火焚烧,化作了一缕缕黑灰,消散在天地间。
“你们都回去吧!”宇智波田岛望着熊熊燃烧的烈火旁,那个一动不动的少年,对众多忍者说道。
“等等……”众人刚要离开墓地,却听到一个平淡的声音。
众多宇智波忍者止住脚步,愕然的看着斑。
“斑,你还想干什么?”宇智波田岛脸色一沉。
“我记得你刚才说过要杀我?”斑转过身,眯起眼睛盯着宇智波田岛。
宇智波家族的忍者们大吃一惊,十几名忍者慌忙围住宇智波田岛,生怕斑突然出手杀了他们的族长。
“哼哼!你难道还想杀了你自己的父亲?”宇智波田岛讥笑道。
“如果不是因为泉奈,你现在已经死八回了,你信不信?”斑冷笑道。
“看来你是真疯了,如果你现在回去,我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宇智波田岛打开三勾玉的写轮眼,死死的盯着宇智波斑。
“可惜我不能,有个成语叫做覆水难收,不过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让出族长的位置,不再过问任何事情,我让你颐养天年。”斑淡漠道。
“宇智波家族族长的位置迟早是你的,斑,我劝你收手吧!不要逼我杀你。”宇智波田岛叹道。
“你尽管试试看,这个世界能杀我的人,只有我自己。”斑手已经放在了电光丸的刀柄,森然道:“我最后问一次,让还是不让?”
从万花筒写轮眼开启的那一刻,他已经斩断了同宇智波田岛薄弱的羁绊,除了猫小仙与泉奈,他心中已经没有任何人。
“宇智波家族的忍者听着,从现在开始宇智波斑是宇智波家族的叛徒,所有人都可以将他处决。”宇智波田岛缓缓的闭上眼睛,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
众多忍者面面相觑,本以为战斗已经结束了,谁料转眼就变成了父子相残,一旁的护卫小心翼翼的问道:“族长大人,真要杀了斑少爷?”
“没听到我的话,还是你想跟那个叛徒同流合污?”宇智波田岛冰冷的写轮眼盯着护卫。
“属下不敢!”护卫忍者额头渗出冷汗。
“时间快到了,一瞬间解决战斗!”斑抬起头望着天空,心中喃喃低语。
“影子,动手吧!”斑平静的说道。
噗!
宇智波田岛的胸前喷出一股鲜血,砰的一声,地上多了半截木头,宇智波田岛已经消失不见。
当!
斑的电光丸回身一击,挡住宇智波田岛的太刀。
“斑,你竟然真敢杀我!早知道你是个祸害,当初就留你不得。”宇智波田岛写轮眼中带着怒火,他知道斑要动手,早已经小心戒备。
斑那种可以瞬间杀人的诡异能力,实在让人心生恐惧。
“你的那双眼睛又能看到什么呢?”斑打开三勾玉的写轮眼,带着黑色手套的拳头,攻向宇智波田岛。
轰!
地面出现一个丈许的大坑,宇智波田岛跳到半空中,眼中闪过骇然之色,被斑恐怖的力量震惊。
道具说明:带上以后,会拥有如同100个成年人的力量,大树也可以轻松拔起来,无论干什么体力活都会很轻松的完成。
道具评价:拳击比赛禁用物品。
“火遁——豪火灭却!”
宇智波田岛跳到远处,口中喷出数丈高的火焰袭向斑。
“用火遁对付我,真是愚蠢的可以!”斑眼中露出讥讽之色,拿出腰间的‘芭蕉扇’,用力一挥,平地中出现了狂暴的龙卷风,瞬间将火焰卷入其中,火红色的柱子向着宇智波田岛袭击。
“这个孽子在哪弄到如此威力的武器,几乎比得上宇智波世代相传的神器——火团扇!”宇智波田岛慌忙避开火焰龙卷风。
“族长大人!”其他的忍者大惊失色,十几名忍者慌忙围住斑。
“这是我的家务事,如果你们敢插手,别说我连你们一起杀。”宇智波斑盯着周围的忍者,猩红色的写轮眼散发令人恐惧的红光。
“斑少爷,求您住手吧!难道您真要杀了您的父亲?”一名忍者单膝跪地,哀求道。
“碍事!都给我滚回去。”宇智波斑脸上带着不耐烦之色,举起‘芭蕉扇’向着周围一扇,十几名宇智波忍者瞬间被扇飞。
“我们怎么办?”数百名忍者望着宇智波斑与宇智波田岛的争斗,手无足措,不知道如何是好。
此时他们已经明白,斑是帮宇智波海报仇杀了大长老,但转眼间父子二人又打成一团。
虽然宇智波田岛已经宣布宇智波斑是叛徒,但斑强大的实力让人绝望,更何况这些普通的忍者,心中倒是希望斑可以成为宇智波家族的族长,毕竟如此强大的族长,可以威震八方,让宇智波家族减少很多麻烦。
在这个乱世,强者为尊,胜者为王,弱肉强食。
人群中一个壮年忍者默默的望着斑,眼睛闪过一道精光,心中喃喃自语:“斑少爷,我这条命是你救得,无论如何也报答不了你的恩情,就让我为你办一件事吧!”
“大家听着,宇智波田岛不拿我们这些普通的忍者当人看,召之即来,呼之即去,我们每日舍生忘死,只是为了满足他的野心。斑少爷的实力与人品,我们都有目共睹,他为了自己的叔叔,可以独自一人对抗整个家族,更是为了我们这些普通的忍者,可以舍弃自己的性命。这些年我宇智波源都在等斑少爷回来,如今斑少爷要当族长,我第一个支持,有谁反对,先过我宇智波源这一关。”壮年忍者振臂高呼,一时间不少人都聚集在他的身边。
这个壮年忍者就是当年宇智波斑救得宇智波源,那时候他还是个精英中忍,如今已经成为了独挡一面的上忍。
“宇智波源,你也疯了吗?”宇智波田岛的十几名亲信刚刚被斑扇回来,正要冲上去,却被宇智波源率领一众普通忍者拦住的去路。
“雄太,你的三个兄弟全部战死,你不会忘记了吧,难道你还想为宇智波田岛卖命?”宇智波源冷笑道。
宇智波雄太一愣,咬了咬牙说道:“战死沙场本就是我们忍者的宿命,没有什么可怨恨的,你在这里动摇人心,难道也想要反叛?”
“话虽如此说,但我们每次都冲在战场的最前端,可曾看过族长大人的身影,拼死拼活得到的物资,全部都要上交给家族,等发下来的时候,中间不知道克扣了多少,这种生活是你们想要的吗?你们还要违背自己的内心吗?”宇智波源继续说道。
周围的宇智波族人陷入了沉默,宇智波雄太身后的忍者看到他犹豫不决,当即抽出太刀,大声喊道:“雄太,你难道忘记了族长大人对我们的恩情吗?这个叛徒满口胡言,还不赶紧杀了他。”
“雄太,宇智波家族不能这样了,否则迟早有一天我们也会被害死,就像宇智波海大人一样,他曾经救过你的命,却被大长老害死,如今斑少爷为你的救命恩人报了仇,难道你要恩将仇报吗?”宇智波源道。
“废物闭嘴!”宇智波雄太身后的忍者不等他反应,挥刀攻向宇智波源。
当!
宇智波源挡住攻击,嘴上对宇智波雄太说道:“雄太,你不会忘记你的妹妹怎么死的吧?”
唰!
宇智波雄太睁开三勾玉写轮眼,一刀捅进攻击宇智波源的忍者背后。
“雄太,你……为什么要帮……这个叛徒?”那名忍者口吐鲜血,断断续续的问道。
“因为我的妹妹是被宇智波诚害死的!”宇智波雄太阴沉着脸,抽出太刀,站到宇智波源的身旁,举刀说道:“大家听着,宇智波家族没有宇智波田岛这个族长,从现在开始,我只承认宇智波斑是我们的族长,我坚信斑少爷一定会带我们走向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