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四次元道具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辩术
  “这点我非常赞同!”
  斑点头认可阎罗刀的话语,深以为然的说道:“辩术这个东西也就是说着玩玩,最后比的还是力量。正所谓事实胜于雄辩,什么是事实?就是你拿我无可奈何的时候,只能用嘴。”
  “这话我怎么听着有点不对!”阎罗刀若有所思的说道。
  斑不管阎罗刀偏离的联想能力,继续说道:“一张嘴能说死一个人,能说死一万人,但是你看谁一张嘴能说死一个世界了!辩术最大的弱点就在于它只对活物有效。不,应该说只对拥有思维能力的活物有效,对没有思维能力的活物跟死物是什么用都没有!你去对大地说,说上一万年,大地还是那个大地!你去对苍天说,说上一万年,苍天还是那个苍天!”
  “是啊!想要办到一些事情,自身的实力是必不可少的事物!”阎罗刀叹道。
  “你认为力量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木分身瞥了一眼斑,漫不经心的说道。
  “力量不是一切,也解决不了一切,但是没有力量会失去一切!”斑眼睑低垂,一直古井无波的脸颊多了几分认真之意。
  “确实如此,力量不是一切,没有力量会失去一切。不过我倒是认为力量可以解决一切!”
  木分身眼眸多了几分回忆之色,“我记得很久以前你说过,错误纠正不了错误,暴力也解决不了暴力,我承认这句话有些道理,但是你忽略了一种情况,这种情况就是当你的力量可以毁灭一切的时候,力量就能解决一切!因为一切全都烟消云散了!”
  “这话说的真是可怕呢!”阎罗刀叹道。
  “不然呢?”
  木分身瞥了一眼阎罗刀,玩味一笑:“你以为疯子是什么?仅仅是逗自己开心的搞笑小丑?还是逗他人开心的喜剧演员?”
  “……”阎罗刀沉默不语。
  “我从来都没有认为我是蝼蚁,哪怕是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也未曾觉得我比任何人低一等,等到我可以颠覆宇宙的时候,我也没有觉得我比任何人高一等。这就是我骨子里不曾变过的东西,不对任何事物低头!疯也好,死也罢,都改变不了那一颗不屈的心!所以我说,力量不是一切!因为它永远不能让像我这样的人屈服!”
  “力量只能杀得了人,杀不了人心,所以我说,力量解决不了一切!”
  “但是没有力量,你的人就会死,你所珍视的一切也会死,所以我说,没有力量会失去一切!”
  斑仰首望着头顶华丽的水晶灯,英俊的脸颊平添了几分莫名之意。
  “……”
  这次论到木分身沉默了。
  “正是如此,一点没错!”阎罗刀笑道。
  “果然我跟本体还是差得太多了啊!还得学习啊!”沉默的木分身也笑了。
  “你知道你跟本体最大的差别是什么吗?就是你不要脸,他不要命!”阎罗刀说道。
  人不要脸无耻,人不要命无敌!
  “说的好像,他就要脸,我就要命一样!”木分身笑嘻嘻的说道。
  “你岂止要命!你是太要命了!一般人听完你的演讲,轻则口吐白沫,重则精神病院。”
  阎罗刀轻哼一声,斑是不要命,斑的木分身是太要命。
  “你听我说了那么多,你咋没口吐白沫的进精神病院呢?”木分身好奇的问道。
  “你白痴啊!我是一把刀,怎么口吐白沫,怎么进精神病院!”
  “可以用幻境制造一个精神病院嘛!然后口吐着白沫进去!”木分身颇为机智的说道。
  铮!
  阎罗刀瞬间出鞘,化作一道闪电刺向木分身。
  “晚安!”
  木分身早就料到这种情况,他满面笑容的向着斑和阎罗刀挥了挥手,然后消失在空间旋涡中。
  阎罗刀扑了一空,忍不住一乐,“这家伙,跑得倒是挺快!”
  看到木分身回神威空间了,阎罗刀不再理他,归刀入鞘。
  等等……
  阎罗刀刚刚让木分身给气昏了,现在才想起来,木分身还没有告诉他,他究竟跟小白星说了什么!
  他是故意的吧!他绝对是故意的!
  ……
  清晨时分,柔和的光线照亮了整座鱼人岛。
  龙宫城经过漫长的一夜,终于迎来光芒的降临。
  整座岛上早早起床的鱼人们,开始迎接新的一天的到来。
  龙宫城中一间华丽的卧室,偌大的房间中心放置着一张造型别致的四柱贝壳床,床上躺着一条身躯庞大的幼年人鱼,身上盖着白色的软被,被子的下端露出粉色的鱼尾,被子上端是一张可爱的脸孔。
  小人鱼此时睡得正香,还不知道新的一天已经悄然而至。
  贝壳床高大的床尾后面,一条犹如麻绳一样的绳索,围成了一个圆圈。如果说绳索围住的空间和绳索外面的空间有什么区别,就是绳索围住的空间中没有海水。
  圆形的绳索边缘放置着一顶三角形的帐篷。一名英俊的青年男子盘坐在绳索中,一身白色西装,更加显得英气逼人,黑色的齐腰长发散落在背后,额前的碎发遮住右脸,暴露在外的左脸一片漠然,透过几缕发丝,可见额头的正中位置生有一抹神秘的紫色竖纹。
  青年闭目垂睛,双手置于腹部,似是打坐,身旁放着一件叠起来的黄金大衣,大衣上镶嵌着几颗价值连城的红宝石,在明亮的房间中璀璨夺目,一把乌漆古朴的直鞘长刀压在大衣上,刀鞘上系着一条跟黄金大衣相似的金色缎带。
  除了上述这些,绳索中的空间再无他物。
  “喵!”
  正当青年闭目打坐的时候,绳索中传来一声懒散的猫叫。
  一旁的三角帐篷中钻出一只全身漆黑如夜无一杂色的黑猫。
  黑猫伸出毛茸茸的猫掌,揉了揉眼睛,似乎还没有睡醒。
  “早啊!”
  青年睁开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向一旁迷迷糊糊的黑猫,一片漠然的脸孔多了一丝笑容,宛如消融的冰雪,降临的春天。
  “早……乌哈!”
  黑猫口吐人言,刚说完早,忍不住用猫掌拍了拍嘴,哈欠连天。
  “要不在睡会儿?”青年笑着说道:“时间有很多,不差这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