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四次元道具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被需要的人
  木分身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如同一阵风。
  美琴茫然的眨了眨眼,实在想不明白木分身要去做什么事。
  她却不知道,因为她无心的一番话,从此神威空间又多了一个问题儿童。
  正当美琴在沙发旁发呆的时候,客厅中传来一阵轻缓的脚步声。
  木质的旋转楼梯上走下一个同小美琴年龄差不多大的小姑娘,一头清爽整洁的蓝色短发,头顶别着一朵浅蓝色的纸花,小脸清秀,身材纤瘦,一条蓝色的束腰短裙,一件白色小衬衣,袖口挽到肘部,露出白皙的胳膊,小脚上套着一双毛茸茸的蓝色拖鞋。
  美琴被小南的脚步声惊醒,她抬起眼眸的时候,小南已经来到了她的身旁。
  “来客人了吗?”
  小南诧异的看着茶几上还在冒着热气的茶杯,以及一旁被木分身吃的只剩下几块曲奇饼的饼干碟。
  云之王国上的居住者她全都知道,大部分人都在这栋房子里,平常几乎没人来。
  “斑大人来了!”美琴说道。
  “你怎么不叫醒我!”小南惊讶的说道。
  “斑大人不让我叫!”
  美琴实话实话,将木分身来的时候说的话叙述一遍,“斑大人说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等一会儿大家都睡醒了,他要开会!”
  “唔!”
  小南橘色的眸子多了几分思索之色。
  “对了,斑大人还说他很快……”
  美琴想起木分身离开前说的话,还未同小南说完,就听见客厅外的房门被人推开。
  木分身意气风发的走进客厅,对呆滞的看着他的美琴说道:“我没有回来晚吧!”说完又对一旁的小南打了个招呼,“早啊!小南!”
  “早上好,斑大人!”小南有些歉意的说道:“开会的事情我听美琴说了,真是抱歉!昨晚大家睡得太晚了,现在还没有起来!”
  “没什么事!”木分身轻笑一声:“况且,睡觉比开会重要多了!
  木分身和小南交谈的时候,美琴一言不发,瞪大一双明亮的眸子愣愣的看着木分身。
  岂止没有回来晚,这也太快了吧!
  说好的有事呢!
  然而,美琴还未等回过神,让她更加毁三观的事情发生了。
  “美琴,我给你找了一个好帮手!以后你不用一个人照顾大家了!”
  木分身让开身子,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小女孩出现在小南和美琴的视线内。
  那个小女孩还不及木分身腰高,一头脏兮兮的黑色短发,一张灰突突的小脸,一双大眼睛写满了可怜,瘦骨嶙峋的身体似乎一阵风就能吹倒,显然是长期填不饱肚子的结果,干瘦的身上穿着一件破烂的看不出原来颜色的长裙,上面充满了破洞,还不如抹布。
  木分身的突然挪动,让小女孩惊慌失色,她伸出骨瘦如柴的小手慌忙扯住木分身的西裤,生怕他离自己而去。
  美琴彻底懵了,如同石化了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她终于明白木分身刚才去做什么了,明白以后,她的内心是无比崩溃的!
  说好的找一个帮手呢!
  说好的不用一个人照顾大家呢!
  需要被照顾的人又多了一个吧!
  无论怎么看,木分身身后的那个小女孩才是最需要照顾的那一个吧!
  如果自己让这样一个可怜的不能再可怜的小女孩干活,恐怕这栋房子里所有人都不会原谅自己吧!
  不,应该说,就算是她自己也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你们谁带她去洗个澡,然后再换身衣服!”
  木分身看了看同情的小南和凌乱的美琴。
  “我带她去吧!”
  小南走上前,正要拉过木分身身旁那个脏兮兮的小女孩,结果小女孩看到她过来,吓得又躲到木分身的身后。
  木分身蹲下身,轻声说道:“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你的家,所有住在这里的人,你都可以信任!”
  小女孩看了看木分身,又看了看小南,松开了扯着木分身西裤的小手。
  小南拉着小女孩离开了客厅,小女孩一步三回头的看着木分身,直到完全看不到才作罢。
  此时美琴已经回过神,哭笑不得的看着木分身,又有些好奇的问道:“斑大人,你在哪找到的那个可怜的孩子?”
  “这个啊!说来话长!”
  木分身坐在沙发上,开始讲述小女孩的身世。
  ……
  一片阴暗的森林。
  天边的烈日也无法照进茂密的森林,寂静的丛林深处只有不知名野兽的叫声。
  一个衣衫褴褛的干瘦女人牵着一个同样衣衫褴褛的干瘦小女孩,一言不发的走进森林中心的腹地,然后,女人松开小女孩皮包骨一样的小手,头也不回的向着森林外的方向走去。
  小女孩楞了一下,看到那道即将远去的背影,拼命的追了上去,小手死死的扯住女人的衣角,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叫道:“妈妈,你要去哪!”
  她,似乎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命运!
  砰!
  女人伸出手一头将小女孩推倒在地。
  小女孩即使摔倒了,小手依然死死抓住女人的衣角,噙满泪水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女人。
  女人不发一言的向前走去,瘦的没有多重的小女孩被女人拖出了一段距离。
  但是,她依然没有松开女人的衣角。
  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命运!
  “妈妈等等我!求求你!不要丢下我!”
  小女孩忍着被拖在地上的疼痛,放声哭喊着,本就褴褛的衣服,沾满了泥土,变得更加破烂。
  女人走了一段时间,看到小女孩还是不松手,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别再跟着我了。”
  “不要,求求你!我要跟妈妈一起走!”
  小女孩用尽全身力气扯住女人的衣角,痛哭流涕的哀求着,声嘶力竭的哀嚎着。
  “对别人没有用的你,就是没有用的人!”
  女人面无表情的说完,再一次推开小女孩,头也不回的走向远方。
  扑通!
  小女孩摔在冰冷的土地上,再也没有挣扎起来的力气了,不管是身体还是心里。
  她,似乎已经对自己的命运绝望了。
  “我对妈妈也没用吗?妈妈也不需要我?”
  小女孩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想要挽回女人。
  但是,回应她的只有一个渐渐远去的背影,直到模糊,直到再也看不见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