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牛穿越 > 第987集:各自机缘
半空之中,十余位地仙级别以上的仙修高手正在争夺藏有广成异宝的金盆,激烈夺宝大战,围绕悬浮在半空之中的金盆展开,法宝飞剑神通,各展自身能为,只为夺取宝物,占据气运。,頂点小说,
“杀”就在此时,惊闻一声冷喝,杨逍旋转神兵,盘龙长戟锋芒所向,但见庞大黑色龙躯横贯天穹,像是一条绵绵山岭横亘在前,透发出无尽压迫的气息,闷雷般的吼啸声,隆隆震响,回荡在整片长空,让人感到都心神巨震,回神瞬间,恐怖锋芒,化作滔天大浪,铺盖了整个天地乾坤,遮天蔽日席卷而来。
古神禁招,何其威能,霎时之间,打破了僵持战局,猛然落在金盆之上,令得禁制破裂,翻退的众人,不及反应,两道金色流光自金盆之中飞驰而出,已然被杨逍紧紧的抓在手中,其中一样,正是他此行的最大目标:广成金丹
妙一夫人也是走运,杨逍这一击,不仅打破了金盆禁制,也将金盆打飞,正好落在了她的面前,她连忙乘机拿住金盆,顿时满脸欣喜,当下转身便要飞离,不肯多做半点的停留。
杨逍一声冷笑,当即故意出声喊道:“荀道友且看江心如何,妄自取走金盆,怕于你峨眉不是什么好事”
妙一夫人荀兰因此际已然金盆在手,不再怕杨逍再耍什么诡计,不由看了一眼江面。只见方才金船压住江面,水眼元磁真气已然喷发渐少,只是慢慢累积。喷涌巨涛浊浪又有回升之势,料是水眼地窍犹未完全闭合。日久必成大患,自己拿了金盆便是最大罪因。思来想去,有些为难。
郑颠仙、俞峦、邓八姑等人先后赶了过来,因事先议定,宝物各凭机缘,不可硬夺,见妙一夫人已然捧住金盆,不由愤愤难平。
杨逍却自笑道:“荀道友几世修道,得失之心还这般重吗要宝物,还是要平息祸患。难道还有必要迟疑吗峨嵋可是正道大派啊”
妙一夫人略微一思忖,冷笑道:“杨道友百般言语,费尽心机,不过是为了这金盆,难不成只你能闭合水眼、封住地窍吗且看我的手段”当下,她伸手一指江心,陷出一个极大的空穴,随即手持金盆,进入水穴。
邓八姑见状。忙要追赶,却为杨逍止住,对她与郑颠仙道:“妙一夫人既想独占宝物,又要贪那免除水患的外功。恐怕是两头落空,且等上一等,少时便自有分晓”
这时节。江面上各家弟子已然各逞威能,全力取宝。峨眉诸葛警我、齐霞儿二人。道法精深,不弱一般长老。所得颇丰。
这边,石生、火无害、辛青等人修为也都非比寻常,各自追赶宝物,那辛青此时正追着一条龙形的青光,在那里苦苦相持。
杨逍一见,想起那便是青蛟链,广成诸宝大多都要经过一番苦功祭炼,始能大小随心,少有似眼前这般变化无穷的,他心下微动,随即微微抬手一指,发出一道黑水禁法遥遥定住了青蛟链身形。
辛青一看那宝链,首尾九节圆环相连,可分可合,为杨逍黑水禁发罩住,犹扭头摆尾,挣扎不休,不由得惊喜笑道:“多谢杨前辈相助”
火无害正追得一件宝物,要喘口气歇歇,忽见身旁不远,有一根铁杵,长约七尺,茶杯粗细,通体黯无光华,毫无异处。知道今日取宝各凭缘分,勉强不得,恐时久延误良机,把遁光往前略行,顺手捞起,也不及细看,随手持住。
抬头看前面峨眉弟子白侠孙南与严人英二人,正合力想收一件形如大半轮红日,外映五色光芒之宝。他二人与那形如半轮红日之宝相持不下,费尽心力,不过勉强用剑光将它圈住,难以收服,只得以本命丹火炼化。
火无害见状,心想以峨眉二位弟子功力都难以降服,可见得不是常物,只是,仙修寻宝讲究机缘,他倒也不好出手抢夺,当下便准备另寻他往。
就在此时,那半轮红日吃孙南、严人英丹火一激,倏地光华大盛,轮上五色光华,仿若有质,铮铮两声,好些火星青光四下激飞。
孙南与严人英二人见丹火无功,飞剑又已受挫折,再不收手,反折了自家飞剑,实在不值,忙把剑招回,欲要另取法宝堵截。剑光才一略缓,半轮红日立即飞出光圈,朝火无害当头飞来。
火无害正转身,万没想到此宝竟会朝着自己飞扑而来,见状大惊,仓猝之中无可回避,连忙随手便将适才所得的铁杵往上一挡,也不知那杵用法,只是纯以法力催动,暂时救急的笨方法,可不曾想,刚随手撩将上去,五色彩芒中“锵”的一声,手心一震,杵上面便多了一物,彩芒骤敛。
火无害仔细一看,原来先前所得铁杵乃是一个长大斧柄,孙南与严人英二人所圈红日竟是斧头。那斧形如大半轮红日,刃口刻有五条芒角,通体朱红,晶辉湛湛,实在是件稀罕宝物。
孙南与严人英见红光已被一别派弟子收去,不由恚怒。虽然事先有言,各凭机缘,不可强求。只是二人为了此宝不但耽搁不少时间,又几乎损伤飞剑,心内不平,见火无害又是孤身一人,乃欲上前抢夺。
却闻火无害口中一声冷笑,漠然出声道:“适才我并未刻意夺宝,但是宝物自投而来,可见缘分早定,怎么,你们想要跟我抢夺吗且不说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别丢尽了你们峨眉派的脸面”
闻言,孙南与严人英两人不由得满脸恼羞,但到底心傲自己是峨嵋弟子,当即回头往宝光丛中飞去。
杨逍见状,不由得哈哈大笑:“徒儿果然好福源,这乃是昔年广成子助黄帝开山降魔的至宝,名为五丁神斧,莫看如今这般长大,斧上符篆乃是运用心诀,略一施法,便可大小如意称心”
火无害也是修行了千年的人物,闻言不由得大喜,知道自己捡了个大便宜,这宝物可是非同寻常的很,一斧下去,力可开山,就是天仙都得避着走
此时江中宝物已然所剩无多,各派弟子中取宝较多之人,也已停手,得失之心太甚,也非修道人的本分。
唯有杨逍、邓八姑、芬陀神尼、俞峦、天蒙禅师、朱梅、叶缤、郑颠仙、龙猛等少数几个地仙以上的顶尖高手还在江面小心防备,不知妙一夫人荀兰因孤身往水眼处能否堵住江心地窍。
各人俱都往江心看去,忽然水面波涛突起,怒浪排空,较之先时越发汹涌。峨眉诸人正在焦心妙一夫人不知是什么情形时,一道光符,伴着佛音低吟,裹住妙一夫人身形飞出江面。再看妙一夫人面色发白,发钗凌乱,托着金盆的手微微发颤。
原来妙一夫人仗着事前算定水眼情形,又有一道佛家灵符保护,欲要自行闭合水眼,既能积累外功,也可得宝,哪知还是低估了江心元磁真气厉害,凡是五金炼成的法宝稍微挨近,便被牢牢吸住。好在道行精深,本命飞剑已与身合,当机立断,拼将丹田真元之力,又有天蒙禅师事先所赠的灵符护体,方逃出生天,不过也已伤了道基。
朱梅连忙上前问候情况,妙一夫人强作镇定,只道无妨。
杨逍淡然笑道:“怎么样,荀道友怕是未曾闭合水眼吧地肺毒火眨眼便要上窜,又佐以元磁真气威力,再不当机立断,割舍金盆,无边劫难怕难挽回了”
此言一出,妙一夫人荀兰因顿时陷入了两难境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