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赖圣尊 > 第二十九章 人体艺术
知道这些之后,吴莱自言自语道:“那个贱人,竟然为了这点小事找人来报复我,真是岂有此理!”
三哥挣扎着爬起来,跪在吴莱脚边哀求道:“大哥,真的不关我的事,我是被芳芳那贱人诱惑才过来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我吧。 ”
“好吧,看你也是受害者,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逃。你们谁有数码相机?”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吴莱要数码相机干啥。
“到底有没有?”吴莱狠狠地说。
“我,我有。”一个小弟哆嗦着将书包中的数码相机贡献出来了。
吴莱接过之后,羡慕地说:“好家伙,有钱啊,还nikon的!好了,你们自己脱衣服吧。”
“脱衣服?脱衣服干什么?”难道他是玻璃?或者,他要我们当玻璃,拍同志av?
“不要啊!大哥,我不是玻璃。”
“我们都不是玻璃啊!大哥,求求你放过我们。”
吴莱劝道:“好了,我不要你们当玻璃,等我拍张照,留作纪念,然后就放你们走。”
“真的不当玻璃?”
“玻璃实在太恶心了,我才没兴趣呢。快脱,说你呢,小子,快点,慢慢吞吞的,我还等着回家呢,如果回家晚了,又会挨我妈骂。”
众人心想:你怕挨骂就早点放我们回去好了。不过都不敢吭声,怕惹恼了这个煞星,到时候还不知道以什么手段对付他们呢,他们现在就像砧板上的肉一样,任吴莱宰割。
吴莱拿起数码相机,折腾了半天没找到开关。“我说,你这高级货到底怎么用的啊?”
那小弟无奈之下,只得上前教他怎么使用。
吴莱拍了拍脑袋:“哦,原来是这样,我真是太笨了。咦,你们内 裤怎么不脱?”
那伙人死死地守住最后的防线,那可是他们的清白啊!只见各色的内 裤都有,白的,红的,黑的,就像一个内衣展览会。
“他,他不会是变态色魔吧?对男人裸 体这么感兴趣,我们的清白啊,就要毁于这个b之手。”这是众人的想法。
吴莱催促道:“你们快点,我赶快照完回家,如果耽误了我的时间,你们就等着光着屁股回家吧。”
众人一咬牙,脱下自己的内 裤,不过将自己的要害部位捂住。
如果有人在,就会发现树林里正在拍人体艺术,只是这里风景并不算优美,光线似乎也不好。照吴莱的话说,并不是专业的,将就一下,委屈一下而已。
“好了,都摆好pose,知道吗?这是艺术。”吴莱yd地说。
“手捂着那里干什么,快拿开,你们这是为艺术献身,有什么丢脸的。快点,听话,拍完了哥哥给你们糖吃。”
“喂,你们几个,要专业,要笑,懂吗?”
“哥们,说你呢,你笑得比如花还好看,我还准备照出来去参加人体艺术摄影比赛呢,你这样谁欣赏啊?”
“我说三哥,你把脸转过来,害什么羞啊,哥给你照相呢。对,就这样,下次就有经验了。”
众人一听,还有下次,都一屁股坐在地上,地上的草扎得屁股疼,他们才发现自己是光着屁股的,马上条件反射似的站了起来。
“咦,你们刚才坐下去干嘛,我好像没叫你们坐吧,不过坐着很有味道,你们都坐下吧,哥再帮你们拍几张。”
……
“靠,怎么没电了。你,过来一下,还有电池吗?”
“没,没有了。”那。就算是有也不能拿出来啊!
吴莱郁闷地说:“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相机还给你,妈妈说了,不要乱拿别人东西。不过这卡嘛,我拿走了,现在这卡好像一张至少一百块。”说着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现就只十块,还是昨天他妈妈奖励给他的,于是有些歉意地说:“我没有一百,只有十块,你自己再垫一点,去买张新卡吧。”说完,吴莱取出相机里的存储卡,然后将相机和钱都递给那个小弟。
“我,我不要。”那道,他如何敢拿啊!
“拿着,我可不是那种拿人家东西不给钱的人。妈妈说,那样不是好孩子。”
看吴莱一脸的坚决,那小弟鼓起勇气,哆哆嗦嗦地接过相机和那十块钱。
等吴莱走后,众人开始找自己的衣服了,一场抢内 裤大战开始了,激烈程度不下于星球大战。
“我说你丫的怎么拿我的内 裤?”
“哪有,明明是我的。”
“靠,这是谁的内 裤啊,恶心死了,上面那白色的是什么东西啊?”
“我的内 裤去哪了,你们千万不要穿错了,我有性 病,梅 毒,艾 滋……”话音未落,似乎有无数条内 裤向他飞来。
……
好半天众人才穿好衣服,有些人甚至内 裤都不要了,直接套上裤子,纷纷怪那个小弟:“你丫的怎么带相机了?”
:“我,我今天才买的,忘记放家里了。”
“我们的清白啊!都被你给毁了。相机快交出来。”
小弟死死的护住相机:“你们,你们想做什么?”
“还做什么,砸了你那个该死的相机。”
“可是,砸它没用啊,卡被那家伙拿走了,照片都在卡里。”
“不管怎么说,它是罪魁祸首,我们当你是兄弟,可以不打你,但这个相机,那就对不起了。”
敢情他们拿相机当出气筒了。众人抢过相机,一阵狂砸,价值几千的nikon相机被砸了个稀巴烂,面目全非。
“我新买的相机啊!呜呜呜!回去怎么和妈妈交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