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赖圣尊 > 第二十六章 什么是公道?
知道吴莱被关在审讯室之后,刘涛心里非常着急,不停地骂那个徐伟真不是个东西,拉了屎还要自己帮他擦屁股。 他自然知道审讯室的黑暗,进了审讯室,可以有多种死法,即使不死也会半残,要是那样的话,陈锋局长不剥了自己的皮才怪,说不定王参谋长还派坦克来直接轰了他们分局,这是极有可能的。这位王参谋长,据说脾气很大,是军方的鹰派人物。
“如来佛祖啊,上帝啊,千万要保佑吴莱平安。”
刘涛开始祈祷如来佛祖和上帝保佑吴莱平安,平常他是不信这些的,但是现在,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如来佛祖和上帝会给他这个不虔诚的人应答吗?
刘涛急步来到审讯室,只见审讯室大门敞开,昏暗的灯光下,可以看见里面一片狼藉,有打斗过的痕迹几个警察正用枪指着一个青年,而那名青年似乎毫不在意似的,瞪着他们。还有几个警察好像受伤了,被人扶着,站在一旁。
“局长,您怎么来了?这小子袭警!”那个被称为老赵的警察点头哈腰地说。
没想到迎接他的却是一耳光:“妈的,是谁叫你们抓他的?”
“是,是徐局长。”吃了一耳光,老赵被打懵了,半晌才醒过来,结结巴巴地说。
刘涛吼道:“你们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局长?净给老子惹事,枪都给老子放下。”
那几个持枪的警察有些迟疑。
“怎么,敢不听老子的话?谁再不放下枪,老子就毙了他。真他妈的混蛋,还反了你们,连老子的命令都不听了。”
那几个警察连忙收起枪,比他们掏枪的速度还快。刘涛心想:以后训练的时候,就应该这样吼几下,否则慢慢吞吞的,枪还没掏出来,就被人打死了。
刘涛缓步走到吴莱面前,吴莱警惕地望着他。
刘涛轻声安慰道:“别害怕,吴莱同学。你受委屈了,我是刘局长,是来接你出去的。”
吴莱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刘涛看到断了的警棍,想起陈锋的话,眉头一皱,问道:“刚才谁动手了?”
众人沉默不语,明显局长是来救这个人的,这个时候,他们怎么可能承认呢?
吴莱指着那四个警察说:“刘叔叔,他们四个用警棍打我,而其他几个只是用枪指着我,并没有动手。”
刘涛关切地说:“吴莱同学,你没事吧?”他最担心这个了,吴莱只要稍稍出一点岔子,他真的要从小警察做起,陈锋局长向来说到做到,吴莱的安危直接关系到他的前途和命运。
吴莱摇摇头,刘涛以为他不高兴,于是对那些警察吼道:“你们全都给我滚,记住,交出枪和警察证,从今以后,你们不再是警察了。”
见他们愣愣地站着没动,刘涛再次吼道:“怎么,不明白,老子再说一遍,你们被开除了。”
众人都反应过来,不解地问道:“局长,为什么要开除我们啊?”
刘涛冷冷地说:“因为你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局长,您网开一面吧。”那些人跪下来苦苦哀求。他们知道一旦他们不再是警察,肯定没有好下场,因为他们做人太嚣张,得罪人实在太多,没了警察身份的保护,出去不死也是残废。
“对你们网开一面,那谁对老子网开一面?你们这样胡闹,让老子都要下台,何况你们?赶快滚吧。”刘涛对他们的哀求并不理会。
吴凯和王梅夫妇正在外面焦急的等着,发现吴莱和一个中年警察走了出来,大喜。
“宝贝儿子,你没事吧?”王梅直接扑了上去。
“妈妈,我没事。”吴莱淡淡地说。
王梅将吴莱全身上下看了又看,激动地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吴莱介绍旁边的警察说:“这位是刘局长,是他救我出来的。”
“谢谢你,刘局长。”吴凯和王梅感激不已。
刘涛局长连忙摆摆手说道:“两位,我实在惭愧,因为我的失职,让吴莱受委屈了,还好他没事。”
吴凯问道:“吴莱,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吴莱于是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省略了一些他发威的内容。
听完后,刘涛叹道:“原来是这样,你们放心,我一定会还你们一个公道。”说完准备派人将吴凯他们送回去。
吴莱并不走,问道:“什么是公道?”吴莱心想:我在审讯室也就是所谓的小黑屋关了这么长时间,还被人欺负,这样子就可以打发我了,以为我真的好欺负似的,门都没有。如果就这样算了,还不被王飞表弟笑话。无赖当成这样,那岂不成了笑柄?
“吴莱,公道自在人心,既然刘局长答应还我们公道,那就算了,我们回去吧。”吴凯劝道。吴凯认为既然吴莱没事,就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早点回家洗洗睡了,明天起来什么事都没有了。王梅也有这样的思想。
这种小民思想,胆小怕事,很多人都会有的,但是吴莱却不会这样想。
吴莱激动地说:“好一个公道自在人心。不过那是对你们,而不是我,我在审讯室里,被威胁,被人用枪指着,我才十五岁啊,还是未成年人,祖国的花骨朵,他们凭什么这样对我,国家也有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我们未成年人的利益。”心里却想:我还真擅长演说啊,什么时候捧一个影帝的称号回来?也就戛纳影帝吧,嘎嘎嘎。
“我不是将他们都开除了吗?”刘局长反问道。
“是的,刘叔叔,你是处罚了他们,可是我呢?这次事情,已经对我幼小的心灵造成不可磨灭的影响,就像恐怖的阴影笼罩了我,这种影响甚至会影响我的将来。” 说完是把右手伸到了刘局长面前,拇指和食指来回的摩擦起来。
“那怎么办?要不我们派专人给你进行心理辅导与治疗?”刘局长突然看到他的手势:“咦,你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