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赖圣尊 > 第二十五章 连公安部老子都敢用坦克轰

第二十五章 连公安部老子都敢用坦克轰

吴莱可怜兮兮地说:“几位警察叔叔,我是冤枉的啊!那个猪先生一拳打在我胸口,只听得喀嚓一声,我还以为自己的肋骨断了,没想到是他的胳膊断了。 ”
“就这样?”那几名警察相互看了一眼,他们起初不明白猪先生是谁,不过想起徐成的模样,猪先生的称呼实在太形象了,他们差点笑出声来。
“就这样。”吴莱肯定地说。
“可徐公子明明说是你打断的。”
“不是,我根本没动手。”
“住口。”一名警察厉喝一声,猛地一拍桌子:“小子,我告诉你,休要狡辩。这里是公安局,不是你家。”
吴莱反问道:“可是公安局也是讲理的地方!一切不都是**律的吗?”
“你这小子真不上道,如果承认了,我们还可以从轻处罚,而且,从现场采集证人的证据来说,他们都没看到到底是谁先动手的。这里是口供,你签名吧!”
吴莱冷冷地看了看那所谓的口供,厉声说:“你们这是栽赃陷害,我是不会签的。”
“好小子,你有种,不过,老实说,你今天不签也得签。”冷笑声中,四名警察推开椅子,全站了起来。吴莱看到,这四人手中都拿着电警棍,凶神恶煞似的。
“我明白了,你们是故意要整我。如果你们敢打我,你们会后悔的。”吴莱狠狠地说,猛然站了起来,手中的手铐如摧枯拉朽般,节节断裂。
四名警察吓了一跳,要挣断手铐,谈何容易,这小子还是人吗?
“大伙上啊!这小子敢拒捕!”有一名警察大叫,其他警察反应过来,提起警棍就往吴莱身上招呼。
吴莱并没有还手,任凭警棍落在自己身上,警棍轰然断了,而吴莱好像没事似的。众人大骇,纷纷退后。他们才明白徐成的胳膊为什么断了,连如此坚硬的警棍都直接断了,何况人的胳膊。
吴莱很愤怒,吼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们既然先动手,就别怪我不客气。”
身形如鬼魅一般,四名警察几乎同时被踢飞,两名警察狠狠地砸在椅子上,椅子立刻四分五裂,另两人摔在墙上,摔得七晕八素的,口中鲜血溢出,很是狼狈。
突然,“砰”的一声审讯室的大门被撞开了,七八名持枪警察一涌而入,黑洞洞的枪口全部对准了吴莱。
“小子,敢袭警,这辈子你别想翻身了。要知道警局里有多种死法,呼吸死,躲猫猫死,洗脸死,喝水死,洗澡死,睡觉死,激动死……你想怎么死?”
“老赵,别和他废话。”
吴凯和王梅得到吴莱被抓的消息之后,立刻赶到城南公安分局,不过分局的警察并不让他们进去。
吴凯正色地说:“我是吴莱的监护人,他才十五岁,是未成年人,如果你们要审讯,我必须在旁边,这是国家法律规定的。”
但是那边根本置之不理,其中一个警察说:“这里我们就是法律,你儿子打断了徐局长宝贝儿子的胳膊,进去不死也只剩下半条命。”
王梅听说之后大哭不已:“我的孩子啊!”
“行了,你们别在这闹了,回家去等吧,估计不会讲他弄死,顶多残废,对了,如果有关系可以托一下关系,否则再晚就来不及了。”有一个好心的警察劝道。
听到托关系,吴凯和王梅对视了一眼。
龙京市公安局,陈锋局长正在办公,办公室里电话铃声突然响了。
“喂,哪位?”
“陈局长,我是总参王荣。”电话那头的声音中气十足,不过语气之间隐隐有些冷。
陈锋一听吓了一跳,总参王荣,不就是总参副参谋长王荣上将吗?他找自己有什么事呢?
“王参谋长,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陈锋恭敬地说。
“陈局长,我的外孙被你的部下给抓了,我女婿女儿去探望,竟然不让进去。”
“啊,有这事?不知道您外孙犯了什么事?”
“他能犯什么事?他只是一个十五岁的是被你们城南分局抓的,原因是得罪了什么徐局长的公子,就算打断他胳膊,也没理由抓进公安局。他是未成年人,你们公安局难道还没贯彻执行未成年人保护法吗?如果没有的话,那我就要向你们公安部问罪了。”
“这件事情我确实不知道,我帮您查查。”
“查?我女儿听那里的警察说进去不死也只剩下半条命,如果我的宝贝外孙有事,小心你们公安局被三十八军的坦克碾平。”老爷子说话掷地有声,不过,他有这样的资本说这话。老爷子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连公安部老子都敢用坦克轰,还怕你公安局。
陈锋只得唯唯诺诺地说:“是,王参谋长,我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城南分局的刘涛局长正在开会,突然接到陈锋局长的电话。
刘涛立刻从会场走出,恭敬地问道:“陈局长,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指示?”
“指示,指示个屁?”
刘涛愣了,从来没见过陈锋局长发这么大火,他今天是不是吃火药了?
“你们分局还真能了,连王参谋长的外孙也敢抓,赶快给我放出来,如果他掉了一根头发,你就给我去从小警察干起吧。”
“是,我立刻去办。”
挂断电话,刘涛想:谁这么大胆子,把王参谋长的外孙给抓了,那还了得!
经过一番询问才知道,今天徐伟副局长派人将一个叫吴莱的学生给抓了,正在审讯室呢。那名学生好像只有十五岁,但是徐局长交代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因为他打断了徐局长儿子徐成的胳膊。
刘涛立刻打电话问陈锋局长王参谋长的外孙是不是叫吴莱。
陈锋怒气仍然未消,吼道:“老子知道个屁,老子只知道王参谋长的外孙只有十五岁,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吧,没事别来烦老子,事情解决了再来向老子汇报。”
“局长,您消消火,我知道了,那个孩子是叫吴莱,我马上将他放出来。”
“你们真会给老子惹事。快点,王参谋长那边还等答复呢。”
“是!”刘涛唯唯诺诺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