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赖圣尊 > 第十六章 当无赖是要有潜质的
这时,外面突然非常嘈杂,一大群人冲了进来,有近百名,这些人拿着真家伙,有拿刀的,有拿铁棍的,甚至还有拿枪的,其中一人高喊道:“小太子,你在哪?”
宋建听到后,大声应道:“我在这!”那个人高兴地说:“小太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太子交代我们早点赶来帮忙,幸亏赶来及时。 ”
“谢谢你,叔叔!”宋建客气地说。
那人连忙摆摆手说:“小太子,喊我叔叔我可不敢当,我叫李军,喊我名字就好了。”
宋建笑了笑,指着五哥等人说:“这些人刚才想找我们麻烦,被我老大给解决了。”
“老大?小太子竟然认了个老大?”李军不再多想,吩咐道:“兄弟们,打残他们,妈的,敢得罪小太子,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众人拥上去一顿胖揍,拳头,板凳,铁棍都向那些人身上招呼。哀嚎声不断,看着这血腥暴力的场面,吴莱都有些不忍,宋佳更是捂住了眼睛。
五分钟过后,李军喊道:“停,不要再打了,别弄死了,那样麻烦!”
只见那些人已经浑身是血。
吴莱把宋建拉过一旁,问道:“他们怎么喊你小太子?”
宋建还没回答,王飞抢着答道:“哎呀,无赖表哥,你不知道,他叔叔可是太子党的太子,他自然是小太子了啊!”
“我说太子党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太子党不是东西!”王飞心中一激动,就脱口而出。说完他就后悔了:“你,你害我!”
“我怎么害你了?”吴莱纳闷地看着他。
王飞无语了:“你——”
宋建连忙说道:“好了,老大,不要让他们听见了,他们会生气的哦!对了,老大,你竟然这么能打,看来我没选错老大。”
吴莱随意地说:“我只是随便打打的,没想到他们这么不经打。”
“什么不经打,是你太厉害好不好?”王飞和宋建都一脸的崇拜:“老大,你一定要教教我们啊!”
这时李军走过来恭敬地对宋建说道:“小太子,现在麻烦已经解决了,这些家伙打扰了你们的雅兴,真是该死。我准备让兄弟们把酒吧给砸了。”
“算了,李军叔叔。”宋建觉得这样的惩罚已经够了,没必要再砸酒吧。
王飞连忙说:“别,他们敢惹我们,得拿出点利息来。让他们赔我们几瓶路易十三好了,我还没喝过瘾呢。”
“飞哥,我对你丫真的是无语了。”
“有便宜不占非君子,哥本来就是穷人。”王飞并不以为耻,还洋洋得意似的。
酒吧的经理听说之后,哆哆嗦嗦地送给他们五瓶路易十三,王飞等人扬长而去。经理连忙叫了救护车,大厅里还有不少伤员呢。不过王飞很快又转回来了,经理见到之后吓得要下跪,看王飞等人的眼神就像看煞神一般。王飞笑着说:“别害怕,我只是来拿我们喝过的路易十三的空瓶,据说空瓶也很值钱的,拿回去收藏,呵呵!”众人一齐晕倒。
经理连忙吩咐服务生:“去把这位老大的空瓶给拿来。”服务生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将空瓶拿了过来。不过王飞说的是实话,路易十三的空瓶,是采用巴黎arat世家手工制作的水晶瓶,瓶身刻有巴洛克风格的百合花纹,瓶盖及瓶肩镶有24k纯金雕饰,据说价格在两千以上。两千也是钱啊!
分别的时候,宋佳都有些不舍。
与宋建和宋佳分手之后,在回去的路上,吴莱有些感慨地说:“我说表弟,你比我更适合当无赖,要不我们换个名?”
“别,无赖表哥,那是你的,我怎么能够抢呢?不过,你要多学学我,说不定你就会慢慢成长为一个合格的无赖。不过嘛,当无赖还是需要有潜质的,光靠学还不够。”王飞得意地说,脸皮厚得连刀都砍不破。
吴莱不禁纳闷地问道:“什么潜质?”
“你要大胆,要灵活,要脸皮厚,最后你要学会的是要无耻,把无耻当作一种乐趣。”
“把无耻当作一种乐趣?”
“不错。据我对表哥你的了解,你不够大胆,也不灵活,脸皮不够厚,你也不够无耻,所以达到我这个境界都不容易。”实际上,他今天才见到吴莱。
“怎么可能,我胆子难道不大?不过我脸皮没你厚,也没你那么无耻,这倒是真的。”吴莱显得很激动,争辩道。
王飞轻笑一声,问道:“那我问你,如果在大家上,我们看到一个性感美女,你敢去搭讪吗?”
吴莱想了想,还没回答,王飞说:“这个问题还用考虑吗?如果是我,直接就上去搭讪了。”
正当吴莱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王飞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美女,于是对吴莱说:“无赖表哥,看到没有,前面有一个美女,你敢去搭讪吗?”
吴莱被他一激,心中热血沸腾,脱口而出:“有什么不敢的?”
“那你就去啊!”
吴莱打开车门,正准备去,王飞塞了一个东西到他口袋里。慢慢走近那个美女,吴莱心里越来越紧张。他始终不敢上前,于是逃了回去。
王飞见到吴莱的表现,一脸郁闷:“无赖表哥,你咋这么没用呢?”
吴莱叹道:“唉,表弟,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啊?”
“随便说啊!怕什么?”
吴莱于是鼓起勇气上前对那个美女说:“美女,我可以认识你吗?”
那女孩扫了吴莱一眼,看吴莱穿得不咋地,不是名牌,长相也只是马马虎虎,就身高还过得去,于是淡淡地说:“不可以,我有男朋友了。”
吴莱一听,只得说:“不好意思,打扰了。”说完泱泱地回到法拉利。
那女孩好气又好笑,一直看着吴莱,发现他竟然上了一辆法拉利,很诧异。看来这傻小子是有钱人啊!女孩心里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