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逆 > 第2088章 蓦然回首(大结局)
第2088章蓦然回首
太古神境,那圆形的大地上,正中心的位置,这座飘着七彩雪花的山上,有两个身影。
那是王林与李慕婉。
他们站在那里,看着不远处那座桥,轻声说着话语。
王林的目中带着柔和,看着李慕婉神色内的温柔,这一幕,他等了很久很久,等了数千年,终于再现。
那飘落的七彩的雪,没有了悲哀的含义,与王林在那始古祖庙内分神中,看到的那一幕,完全的不一样了。
“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婉儿,等我们离开后,寻找一个平凡的地方,让我用一辈子的时间,来给你讲这个故事,好么……还有平儿,还有她的妻子青宜,你一定会喜欢他们的。”王林轻声开口。
李慕婉轻点螓首,她望着眼前这个男子,他的脸和以前一样,只是,在她看去,却是有了沧桑与岁月隐藏的痕迹。
她可以想象得到,为了让自己苏醒,王林付出了多少艰辛,付出了多少代价。
“现在,让我带着你,一起踏天……”王林抬头,看着那不远处的桥,双目露出了数千年最明亮的光芒,那目中没有了哀伤。
他拉着李慕婉的手,在她苏醒后,他就从未松开,他怕一旦松开,就又找不到了。
他们二人的身影,渐渐向前走去,走上了那座踏天之桥,向着桥的尽头,那与天幕连接的虚幻,一步步的走去。
李慕婉也拉着王林的手,一辈子都不想松开,她可以感受到那手心内传来的温暖,让她的心,有了阔别数千年的温馨与安宁。
他们的身影,渐渐走去,走到了那桥的尽头,在将要踏入进去的一瞬,王林脚步顿了一下,他的左手抬起,向着身后那大地一挥。
这一挥之下,却见三道长虹凭空出现,直奔这大地而起。
那第一道长虹内,是半个罗盘,它与大地融合,使得这圆形的大地轰鸣,那之前似虚幻的另一半,顿时真实起来,使得这大地上的无数裂缝山脉所化的刻度与符文,爆发出了刺目的光芒,在完整后,隐隐似展开了运转。
那第二道长虹内,是一个巨大的指针,它漂浮而起,急速下沉中与那飘着七彩雪花的山融合,指针于这圆形大地转圈横扫。
一股磅礴之力,从这大地内扩散出来,轰鸣惊天。
那第三道长虹内,是一个珠子,一个白色的珠子,天逆!
它漂浮在这天地间,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它的出现,顿时让这整个大地,这定界罗盘,似有了完整。
“收!”王林轻声开口。
在其话语传出的一瞬,却见这大地在那轰鸣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缩小,更有大量的雾气缭绕,片刻后,整个大地消失,那飘落七彩雪花的山峰消失,这天地的一切存在,除了王林与李慕婉所在的那座桥,全部都散去,化作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罗盘!
那罗盘嗡鸣,漂浮在王林的左手之上,不断地旋转中,再次缩小,最终,出现在王林手心内的,依旧还是那天逆珠子!
天逆珠,是这定界罗盘最关键的部分,同样也是与定界罗盘完整后所化的样子,没有区别。
握着此珠,王林回头看去,他看不到天,看不到地,所看只是一片虚无,在那虚无的尽头,他还看到了一个身影。
那是古道。
古道呆呆地望着这一切,他也看到了这片虚无内,唯一存在的一座桥,还有那桥上的两个身影。
“这就是答案……”古道喃喃,神色露出复杂。
王林微微一笑,右手一挥中,古道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那漩涡内,是仙罡大陆,古道沉默片刻,向着王林深深一拜,走入那漩涡内,消失无影。
在他离去后,王林拉着同样看到了那身影,但却没有闻讯的李慕婉,走入到了那桥的尽头,消失在了那虚幻中。
随着王林的离去,那桥,也渐渐地化作了晶光,散开后,与这里的虚无融合,不见了。
这是一片如桃园般的地方,远处有一间亭榭,其内有一张石桌,两个石椅,桌子旁的一处石椅上,此刻坐着一个背对着王林之人,此人穿着灰袍,满头灰发,看不到样子。
此人身后,站着一人,似仆从一般。
王林拉着李慕婉,从虚无内凭空走出,来到了这如桃园的地方。在他带着李慕婉走出的瞬间,那仆从转过身,看着王林,脸上露出了微笑。
王林看着此仆从,对方的样子略有苍老,但他依旧一眼认出了此人。
“凌天侯。”王林缓缓开口。
“是,也不是。”那仆从老者摇头,没有开口,说话的,是那背对着王林的灰衣人,他转过身了,含笑看着王林。
“这位想必就是王夫人了,果然与王道友很是般配的样子。”那灰衣人看着王林,微笑说道。
李慕婉神色平静,没有说话,她站在王林身边,平静的看着那灰衣人。
王林望着那开口的灰衣人,忽然笑了起来,拉着李慕婉走上前去,在那老者的对面,大袖一甩,顿时那仅剩一个的石椅出现了重叠,化作了两个,与李慕婉一起坐了下来。
在他与那灰衣人之间的石桌上,摆着一副棋盘,其上黑白二子错落,显然是一副残局的样子。
“你的分身当年和我下到一半就离开了,我等了这么多年,终把你等来,我们接着下吧。”那灰衣人微笑,拿起一粒黑子,放在了棋盘上的一处地方。
“你是守护者?”王林看了一眼棋盘后,望着那灰衣人。
“我是,你也是。”那灰衣人抬头,含笑开口。
“天运子是器灵,我在它的身上,自然留有一道神念,也就是你看到的灰衣天运子了。”那灰衣人的相貌,赫然就是与天运子,一摸一样,只不过给王林的感觉,却是不同,如对方所说,那是灰衣的天运子。
“如七彩界,最早是你的分身创造的一样,后来被那器灵发现借以利用,我本也觉得好奇,如今也才知道,轮回在你看去,竟如此简单。
那七彩界的一个个仿造的天逆珠,不正是你的杀戮分身,想要知晓那缺少的一个为何物的猜测与一次次尝试的根源么,那一个个铭志道经也好,劫经也罢,不正是你一生的经历么。
奉至修真行……这个真字,代表了轮回中的真我,这句话的含义,是从此之后,让世间众生,去在那轮回中,寻找真我的道路,去走出轮回。”那灰衣人目中露出赞叹,缓缓开口。
“我没有名字,如果我是这逆尘界第一个踏天境,而你,就是第二个,在你我之间,众生皆没有人可以踏天而来。
除了你的那具分身……”灰衣人微笑说道。
“定界罗盘,是你创造的?那器灵,是你封印在内的?”王林沉默片刻,拉着李慕婉的手始终没有松开,看着那灰衣人,问道。
“第四步为踏天,是逆尘界的巅峰,可是,宇宙苍穹四大界,还是有人走到了第五步……亦或者第六步……在我来到这里之前,就有了这副棋盘。
下棋吧,该你了……”灰衣人轻声开口。
王林沉默了少顷,微微一笑,左手抬起,在他的手心内,本就有一个白色的珠子,拿着这个白子,把它放在了棋盘上的一处地方。
在这白子落下的刹那,整个棋盘蓦然一变,那白子黑子自行点落,好似在推衍一样,最终,当李慕婉也凝神看去时,那棋盘内的所有黑白二子,全部融合在了一起,只化作了两子。
一黑,一白。
白子于王林这方,黑子于那灰衣人那边。
“明白了么?”王林抬头,看着那灰衣人。
“……明白了。”灰衣人沉吟了片刻,轻叹一声,点了点头。
王林微笑,站起了身,拉着李慕婉,没有回头去看那二人与棋盘,而是身子向前一步迈去,与李慕婉,消失在了这里。
随着他的消失,那棋盘上的白子,也慢慢虚幻,最终消失,似随王林而去。
王林离开了,带着李慕婉。
仙罡大陆上,除了古道外,再没有人知晓,太古神境内的一切。
古族大地,一处平静的山峰上,王林盘膝坐在那里,李慕婉在其身后,温柔的看着他,王林坐在这里,已经数日了。
他似在等着什么,李慕婉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只要王林在身边,她就已经满足了,不过在她的心底,却还是有一个疑问,她想等王林醒来时,去问一下。
又过了三天,在这一日的黄昏,天空一片昏暗时,王林睁开了眼,他望着天空。
在那天空上,在那仙罡大陆外,此刻,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衣,拥有一头长长黑发的男子,在他的身上,充满了一股杀戮与毁灭,他站在仙罡大陆外,目光透着冷漠,看到了那仙罡大陆上,在古族的大地内,望着自己的目光。
他的样子,与王林一摸一样!
沉默片刻,这黑衣男子身子一晃,冲入进了仙罡大陆,化作一道黑芒,直奔古族大地,来到了那王林所在的山峰,站在王林的身前。
他看到了李慕婉,冷漠的目光有了柔和。
“你本可以不来。”王林看着眼前这个黑衣杀戮分身。
黑衣男子沉默,右手抬起,断了一丝自己的黑发,松开手,那黑发飘起,渐渐化作了白色。
在这白色的发丝出现的瞬间,王林右手抬起,在他的手中,也出现了一根白发,只不过这白发在出现后,渐渐地散去了。
黑衣男子再次看了一眼李慕婉,闭上了眼,化作了一片黑气,抹去了自身的灵智,融入到了王林的体内。
王林吸收了全部的黑气,体内再次凝聚出了杀戮真身,他回头看着李慕婉,忽然明白了,为何这戮默在拥有了灵智后,依旧选择散去,选择与自己重新融合。
“对我来说,是五百年……对他来说,是无数次的轮回……”
“看我干什么。”李慕婉微笑。
“看到他了么?”王林忽然问道。
“谁?”李慕婉一怔,她方才,什么也没有看到。
“没什么,我们走吧,你不是想看看王平和他的妻子么,我们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开始平凡的生活……”王林站起身,笑道。
“不修行了?”李慕婉眨了眨眼,起身站在王林身旁。
“修行在心,找到了真我,哪里都是一样。”王林哈哈一笑,抱着李慕婉,二人化作一道长虹,向着黄昏过后暗下来的天空飞去。
“王林,在那棋局结束后,你们说的明白了什么……我有些听不懂……到底明白了什么?”李慕婉的声音,轻柔的回荡。
二人渐渐远去,在那天的尽头,慢慢消失了。
他们没有看到,此刻,在这山下不远,那黑石城内的一处角落中,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背对着万家灯火,她抬着头,望着天空上远去的长虹,眼角留下了泪水,那泪水划过她的脸颊,滴落在了衣衫上。
“忘记吧,一切都忘记吧……前一世的鱼儿,就是这样在那水中看着飞鸟渐渐远去的……”那女子喃喃,眼中有了朦胧,那水中的鱼儿在哭泣,只是眼泪融化在了水里,飞鸟似看不到。
“前一世,我们是飞鸟与鱼,但这一世,我们不是……”在这女子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柔和的声音。
这女子娇躯一震,她蓦然回首,看到了灯火阑珊处,那个微笑望着自己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