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香港之梦 > 第二十六章 出事了—主演死了(求收藏)

第二十六章 出事了—主演死了(求收藏)

;
王子川微笑摇头,叮嘱道:“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一个人进门,又迅速关门,打开灯光,只见屋里四处都插着蜡烛,王子川拿出打火机挨个点燃,又迅速出门,还不忘把灯关上。
“好了,你现在闭上眼睛,才准进去。”王子川说完,就蒙上陈钰莲双眼。
陈钰莲举手无措,娇声埋怨:“阿川,你到底搞什么?”
王子川将陈钰莲带进屋内,把头伸进佳人颈旁,嘴唇靠着佳人玉耳,吐气道:“我把手拿开了。”
陈钰莲眨了眨眼睛,十几根蜡烛灼灼燃烧,火光阵阵跳跃,客厅忽暗忽明,中间摆放一张长方形桌子,桌子上面也有几根小号红色蜡烛,桌上面放了几盘海鲜、牛排,酒架上还放着一瓶红酒。
王子川拉着陈钰莲坐下,小声笑道:“烛光晚餐,喜欢吗?”
“嗯!”陈钰莲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知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如果是前几个小时碰到这个场面,陈钰莲暗衬自己一定转身就走,可是自己刚才答应嫁给阿川,自己就是他的人,恋人、夫妻享受这种气氛不是应该的吗?
王子川为两人倒了杯红酒,突然笑道:“莲妹,你记不记得那天我们约会的事,也就说是红酒让我们结了缘,如果我们没有喝醉,我就不会住在你家,你也不会答应做我的女朋友,来,为红酒干一杯。”
陈钰莲嗔怪的看了王子川一眼,埋怨他不该提那天的事,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是她竭力想要忘记的,见王子川兴致勃然,还是抿了一口。
王子川犹豫了一会,忍不住问道:“你刚才是不是认真的?”说完,又补充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陈钰莲本来生气,见他患得患失的表情,娇羞的点头,回道:“我当然是认真的,这件事我想了很久,你放心吧,我不会反悔的。”
“来!再干一杯!”
……
一瓶红酒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很快就见底,陈钰莲阻止王子川拿酒,举着酒杯,开着玩笑似的说道:“你是不是还想把我灌醉,和我上床?”
“砰!”王子川酒杯掉在地上,急忙问道:“你说哪天晚上我们真的上床了?我怎么不记得。”
也不知是不是喝多了,陈钰莲没有了往常的矜持,上前捶打着王子川的胸部,追问道:“你是不是想赖账,那天晚上你趁机……做什么,你怎么会忘记?是我把你扶到客厅的。”
王子川搂着佳人,心情激荡,没想到自己真的与她发生了关系,怪不得她愿意嫁给自己。
陈钰莲安静的躺在王子川怀里,双手搂着他的腰,好像要睡过去似得。
王子川将陈钰莲抱着吹灭蜡烛,又小心的走进卧室,将怀中佳人放在床上,犹豫了一会,才决定转身出去。
“不要走……不要走……”陈钰莲拉着王子川的衣角,闭上眼睛,也不知在想什么。
王子川犹豫,鼻尖又冒出冷汗,不知是走是留,想到那天整晚和杨盼裸身而眠的场景,再也忍受不住,迅速脱光了衣服,嘴里像是为自己开脱。
“是你让我不要走的,明天醒过来,你可不能埋怨我!”
……
“真舒服!”
也许是因为昨夜太过‘劳累’,也许是因为前两天因为黑社会、警察的事情没有休息好,王子川直睡到中午11点才醒过来,陈钰莲早已经离去,只是在桌上留了个纸条,她做好的早餐当然被王子川当成午餐消灭。
神雕片场,导演箫笙皱眉,大声喊道:
“卡!阿莲这是怎么回事?动作老是不到位!”
陈钰莲微微蹙眉,她实在是太累了,感觉站着都能睡着,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导演,要不要再来一次。”
箫笙摆了摆手,陈钰莲的状态不好,他如何看不出来,对众人大声说道:“好了,大家都休息一会。”
……
说也奇怪,经过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陈钰莲连续几天都躲着王子川,每次约会她都推辞,这让王子川沮丧不已,买的一些避孕药物也全然派不上用场。
7月18日,一大早,王金就来到王子川的住处,抱怨道:“川仔,你搬家也不告诉我一声,让我好找。”
王子川不好意思的回道:“这几天忙坏了,公司派给我一堆杂事,忘了通知你,真不好意思,快进来坐。”
王金进屋,将手中资料放在桌上,苦着脸道:“唉!你可好了,忙里偷闲,这几天,我是又当导演又当监制,好不容易把事情摆平,今天特来邀请你这个大编剧兼监制参加开机仪式,你可不能再找借口推辞,再晚,就错过吉时了。”
王子川见王金满腹怨气,讪讪笑道:“哪能呢,谁不知你阿金多才多艺,一个人撑起一个剧组,还在我这里谦虚,这样大不了我以后多帮帮忙就是了,咱这不都是有把柄落在方姨手上。”
说到这里,王子川就来气,对王金抱怨道:“说起来,这事情还怪你,要不是你在方姨面前啰嗦,咱还是闲人一个,现在整天面对着剧本,我都想撞墙了!”
王金惊讶的问道:“邵氏打算拍你的电影?”
王子川纠正,郁闷道:“是电视台的剧本,现在亚视步步紧逼,无线如临大敌。”
王金知道亚视的事情,自从昨年成立以来,接连拍了几十部电视剧集,深受百姓欢迎,无线自然会想办法应对,抢夺收视率,他的老爸王天霖是无线高层,他多少听到一些传闻。“川仔,你不会真被方姨逮住了吧,我可告诉你,无线电视台最近酝酿五年合约,你可不要上当,要不要叫我老爸给你说情?”
王子川深感欣慰,回道:“没事,我有解决的办法,等会打个电话给公司请假,咱们走吧。”
“导演,不好了!出事了!”
王金和王子川刚到清水湾片场,剧组人员就大呼小叫的围着王金。
王金摆了摆手,样子颇为生气,大声怒道:“慌什么!都静下来,阿灿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阿灿是王金找来的灯光师,全名刘灿,一直在邵氏混吃等死,平时也出来赚点外快,算是王金的老伙计。
“导演,刚刚收到消息,付声死了!”
王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回道:“确实是死了,他演开心鬼,不死怎么变成鬼?”
刘灿急的跺脚,重复道:“不是开心鬼死了,是真的死了,他刚刚开车被撞死了!是真的死了,不是戏里。”
王金狠狠摇了摇头,这才明白过来,对王子川问道:“这怎么办?今天刚准备开机,主演就死了?传出去,还怎么上映?”
王子川也没想到这么奇葩的事情也能给他遇上,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剧组已经正式运行,多耽搁一天就多花一天钱,那可不是小钱,每天都好几万,不论人工,光租来的器材就是一大笔开支,要是耽搁半月,还有什么资本拍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