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香港之梦 > 第二十一章 黑社会砍人
;
王子川朝后仰,看着杨盼的俏脸,不假思索的回道:“我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可是我……”
“你不要说,我都知道。”杨盼像想起了什么,羞然问道:“你是不是不敢承诺照顾我,一生才不要我的。”
“我怕!”王子川坦然道:“我怕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会想不开,那样不但你难过,我也会难过,对一个女人忠贞一生,我自问做不到,太多的**,太多的勾心斗角,也许只是因为绯闻,就会让你崩溃,向阿翁一样自……总之,我对不起你。”
杨盼想问翁美铃怎么了?又觉得王子川不想说,才故意含糊过去,瞬间把话咽了回去,自艾自怜起来。
把话说清楚,王子川长舒了口气,把杨盼拥进怀里,闭上眼睛说道:“我喜欢你,也很想得到你,可是我又不忍心伤害你,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呵护一个人就是这样吧,我从来没有这样束手束脚过。”
杨盼默默无言,只是静静的拥抱。
佳人满怀,耳鼻中全是杨盼的气息,王子川心越跳越快,双手像不受控制似得四处游走,刚刚蒸发的汗水又从鼻尖溢了出来。
感觉异样的感觉,杨盼双手抱着王子川的腰部,仿佛在默许着什么。
双手触摸范围越来越大,王子川将杨盼侧扶,让她躺在自己怀里,这样的姿势让他舒服了许多,双手搂着杨盼的小蛮腰,一阵冷风吹过,杨盼打了和寒蝉,王子川也清醒了许多,停下轻薄动作。
“对不起,我老是这样。”
杨盼轻声道:“我知道。”
见月上中天,天色着实已晚,王子川犹豫了下,小声说道:“盼盼我……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许天下的男人都这样,可是我不想骗你,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可以好,如果你离开,我会祝福你。”
想到陈钰莲,杨盼泫泫欲泣,问道:“你真的会祝福我吗?”
“不会!”王子川干脆心里话说了出来,大声说道:“不会!我不会!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一天,我就不会让别人得到你,这就是我。”
杨盼黯然问道:“你对你起陈小姐吗?”
王子川沉默,暗道:好犀利的问题,还是阿拉伯人好!陈钰莲真的喜欢自己吗,也许有一点点,也许没有丝毫,自己只是她的替代品,仰或是一个报复的工具。
杨盼起身回道:“等你想通了这个问题,你再来找我,那时……到时候随你怎么样?”
“什么?什么怎么样?”王子川刚刚回神,还没听清怀中佳人说些什么,佳人就起身离开。
见王子川装傻充愣,杨盼凄然的笑着,也不解释,继续离开了。
王子川拍了拍头,自言自语的说道:“她这是拒绝,还是接受,应该是拒绝,谁会去当一个**,哎!自己是自作多情了,不过机会多得是。”
王子川拿出口袋支票,暗道:我还会去找你的,到时候自己不再是个穷小子,也不是随时都能被警察抓走遣返的黑户……盼盼你一定要等着我。
王金一个人站在路边,不停的看着手表,见王子川一步一踱的走过来,立即上前抱怨道:“你个臭小子跑到哪里了?”
王子川将支票递过去,笑道:“我回去拿支票,怎么样,钱够用了吧。”
看着二十万大额支票,王金怨气全消,眉开眼笑的回道:“还是川仔痛快,你放心帐我给你一笔笔的记着,绝不会占你便宜,你先别走啊,我还有事跟你说。”
“什么事?”王子川叹道:“我很累,想回去休息。”
王金长话短说:“电影里的中学我已经联系好了,香港英皇书院,在香港中学排名前十,绝对符合剧本的要求。”
王子川愣然道:“我知道了,没事我走了。”
王金追了上去,继续说道:“明天我带你去参观一下,喂,川仔你到底去不去,好了好了,你先站住,我车里有资料,你拿回去看一下,如果没问题,我就和他们签约了。”
等了一会,王子川接过王金递来的资料,笑道:“阿金,这些事情你做主就行了,咱们谁跟谁,还用看这些?”
王金回道:“兄弟归兄弟,生意归生意,多少兄弟因为这些而反目,我可不想这样,干脆,我送你回去,反正庆功宴都要结束了。”
王子川上车,对坐在前面开车的王金道:“庆功宴你这导演倒提前遛了,小心方姨明天找你算账。”
王金启动汽车,头也不回的说道:“她巴不得我不跟那些投资商接触,嘿嘿,她想不到我们两个……”
王子川赶紧提醒:“行了!行了,专心开车,未来香港首富要是因此缺胳膊少腿,那可就冤了。”
王金回头,眼睛笑得的眯成一条缝,猥琐的样子,王子川恨不得踹他两脚。
“川仔,承你吉言,当我成为香港首富的时候,绝对忘不了你。”
王子川应付的笑着,见他还在低头闷笑,不由大声说道:“死胖子,你专心开车,刚才我说的是我自己!”
汽车像是不受控制似得。
“吱……嘣!”
王子川摸了摸额头,怒道:“死胖子,你没事吧?”
“我的身体没事,心有事,被你打击到了。”
“靠!怎么没撞死你。”
王子川送别王金,手里拿着英皇书院的相关资料,回到住处,现在这个小房子只有王子川一个人住,周星池则搬到别处去了,听说那边有个靓女,还对周星池有那么点意思,也不知是真是假。
倒了杯水,王子川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桌上资料,嘴里念道:“英皇书院?好怪的名字,这不是拍马屁吗!”
英皇书院于1926年落成,前身是始建于1897年的西营盘学校,是香港著名中学,香港中学包括高中部,一般用中五、中六、中七形容。
王子川看着看着竟然打起盹来。
“阿荣,你站住!这里是老子地盘,你白天敢过来收保护费,分明没有将我大飞看在眼里,老子今天非砍死你!”
“兄弟们,上!砍死他!”
……
突然一阵杂乱声音将王子川吵醒。
“谁在放电影?”
不对!王子川一惊,彻底清醒,因为喊杀声就是从楼下传来的,似乎两伙人在斗殴,砍刀相撞的清脆声绝不像是开玩笑。
偷偷的把窗户打开一条细缝,王子川借着月光瞄了几下。
街上报纸、垃圾袋被风随意吹走,十几个人分为两方相互砍杀,几团血迹、残肢断臂显得阴森恐怖,更可怕的是一个白衣青年肚子上插着一柄砍刀,倒在路中央,不停挣扎,看样子也撑不了多久,王子川赶紧悄悄的关上窗户。
“这庙街真乱!白天有人抢劫敲诈,晚上竟然真刀真枪的上演黑社会抢地盘!”
看着桌子上的电话,王子川犹豫了,如果报警的话,肯定会盘查,自己没有身份证,警察会不会把自己当成黑社会?不行,我不能报警。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街上变的安静起来,王子川又小心的打开窗户,街道上已经没有人,就连断臂都被捡走,几团血迹仿佛在证实刚刚发生的事情。
…………
别的不多说了,如果有那位兄弟还有票,顺便投一下,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