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香港之梦 > 第十一章 床上的那些事
;
“嗯!”杨盼坐在桌旁,右手拿起笔。
王子川缓慢的说道:“名字叫《开心鬼》。”
听到‘鬼’字,杨盼手一抖,抬头问道:“是鬼故事啊?我有点怕。”
王子川拍了拍佳人的肩膀,安慰道:“没事,是喜剧,一点也吓人。”
看着王子川深邃的眼睛,杨盼双眼迷失,俏脸一红,转身按照听到的内容,认真写了起来。
就这样,孤男寡女在一间不足十平方的小屋子中,一个说一个写,不时传出一阵对话声。
杨盼笑的不行,停下来弯腰喘了口气:“嘻嘻!不行了,我休息一会,怎么会有那么逗的鬼,这些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王子川面色古怪,回道:“都是看来的。”
……
过了一会儿,杨盼又停下笔笑道:“这个老师好有趣,被开心鬼耍成这样,连裙子都被掀了起来。”
王子川分散杨盼的注意力,将头靠在杨盼的肩膀上,**的说道:“盼盼!你的字真漂亮,就像人一样漂亮。”
杨盼一抖,心情紧张,急忙抓着笔说道:“你不要看着人家,人家还在写呢。”
……
又过了半小时,杨盼停下笔,回头赞道:“举办运动会?开心鬼还帮学生作弊!你的脑袋里怎么装那么多鬼马的事情!”
王子川已经见怪不怪,脸色平静的的回道:“呵呵呵,都是看来的,咱们继续。”
……
杨盼回头可怜兮兮的看着王子川,梨花带雨的样子惹人怜爱。
“老师要烧绳子?开心鬼死了!你能不能换个结局,开心鬼怎么能死呢!”
王子川急忙安慰道:“不会的,你不要哭啊,好好,换个结局。”
杨盼破涕为笑,娇声道:“嘻嘻,这还差不多。”
……
不到三个小时,整个剧本就写完。
杨盼依依不舍的放下笔,双目无神,看样子还沉浸在《开心鬼》的故事里。
王子川看着桌子上的闹钟,问道:“现在都快两点了,你……”
王子川本想问你回不回去,但这句话歧义颇多,如果杨盼误会,自己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杨盼回过神来,看了手腕上的手表,哭丧着脸,皱眉道:“这下怎么办,回去一定会被我妈妈骂的。”
王子川道:“那就不回去了,就说剧组拍夜景,通宵拍摄的那种。”
杨盼咬着嘴唇,目光躲闪,不敢看着王子川,问道:“那我住在哪里?”
王子川的心脏不知不觉越跳越快,声音也变得**起来,固执的说道:“没事,就睡这里,我正好有事和你商量。”
杨盼盼像是喝醉似得,俏脸绯红,身体晃了晃,问道:“什么事?你说吧。”
王子川将下午遇到王金的事说了出来,特别强调了自己如何辛苦的为她争夺一个角色,还是女主角的那种。
杨盼盼不知不觉的流泪,最后哽咽起来。
“怎么了!盼盼,你不舒服?”王子川见杨盼盼泪雨沥下,自责道:“都是我不好,你不要生气,你不愿意演,我明天就推了它,你不要哭嘛!”
杨盼狠狠的摇了摇头,猛地扑在王子川的怀里,哭道:“不是,我是高兴,我在无线电视台五年了,一直演些小角色,没有像阿翁那样独当一面的机会,更没有在大荧幕上获过奖什么的。”
王子川拍着佳人的后背,安慰道:“你放心,这部电影很好的,你长得那么漂亮,一定可以红的。”
杨盼怯怯的说道:“我怕我的演技不行,电影不都是注重演技的吗?”
王子川笑道:“这好办,我这里有剧本,是我上次留下来的。”
因为字写的不好看,一个剧本,王子川足足写了三遍,才满意,将最后一本交给了杜祺峰,他这里还留了两本。
王子川拿出剧本,交给杨盼,解释道:“你在剧本中的角色是个大明星,喜欢浪漫,高度近视,有三个男人追你,你就演回自己就行了。”
将剧本大略看了一遍,杨盼底气不足,咬了咬嘴唇,回道:“这……这不像我,我不会轻易的抛弃自己男友。”
“只是演戏而已。”王子川无法,拿起其中一个剧本,来到空地,对杨盼说道:“要不咱们两来演练一下,找找感觉。”
杨盼兴奋的‘嗯’了一声,刚刚起身,又坐了回来,笑道:“我先看下剧本。”
王子川点了点头,将杨盼的戏份着重的标了出来。
半个小时后,杨盼合上剧本,轻轻的站起来,问道:“我们先演哪一段。”
王子川拿起杨盼的剧本,随便指了一段,道:“就这里吧。”
杨盼仔细看了下,瞬间红云满布,吞吞吐吐的说道:“那……那你躺下。”
“躺下?”王子川一愣,低头扫了一遍,原来是男主角装晕,大明星为他做人工呼吸的桥段。
王子川尴尬的说道:“要不要换一段,这可以用错位……”
杨盼小声道:“不用了,我觉得这里正好。”
王子川见杨盼没有生气,立即捂着喉咙躺在沙发上,嘴里念叨着台词:“不行了,不行了,我喘不过气来了……”
杨盼也不逊色,焦急的说道:“什么?你喘不过气啊……”
到了接吻之时,杨盼犹豫了会,深吸口气对着王子川吻了下去。
四唇相接,王子川瞬间将台词抛之脑后,双手搂着杨盼的脖颈湿吻了起来。
不一会儿,杨盼就被王子川压在身下,王子川也不满足口中逞欲,双手不停的游走。
杨盼双眼迷离,娇羞拒绝道:“快停下来,不行……不要这样,不要在这里。”
王子川将佳人抱起,轻轻的放在床上,更加肆无忌惮的抚摸亲吻。
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帽子、外衣、裤子仍的到处都是,王子川浑身只穿了一个短裤,杨盼也被脱得差不多,浑身只剩下**裤。
杨盼阻止王子川进一步动作,喘着粗气,认真的说道:“你要照顾我一辈子,娶我!否则我让你后悔一辈子!”
被**冲昏了头的王子川忙不迭的连声答应,解开了佳人的束胸。
…………
“咚咚咚!”
“川仔!你在吗?我是星仔啊!今天回来晚了,主要是今天有人跳楼,听说还是个名气不小的明星,总之明天报纸就出来了,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犹如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低,王子川浑身一震,将佳人的**又提了上去,装作很困的样子回道:“我……在。什么……事?”
“我妈妈病了,这几天我会搬回家住,你一个人注意一点。”
“知道了,我好困。”
“你的伍佰元钞票今天被我买药了,我明天就给你要回来。”
靠!花出去还能找回来,你以为你是银行行长?
“知道了,不用去找了,我睡了。”
周星池松了口气,无所谓的返回屋,收拾东西准备搬走。
杨盼一直闷在被子里,见门外没有动静,悄悄的把头伸出来,也不敢看王子川,就这样躺在他的怀里。
王子川忍着肉欲,想起刚才杨盼的话,心中一阵后怕,自己决计不会守着一个女人过一辈子,万一杨盼也像阿翁那样轻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王子川双手抱着杨盼,小声道:“墙壁不隔音,我们……我们先躺一会。”
“嗯!”
看着俏佳人娇羞的模样,王子川身体部位不听话,低头,对着杨盼的嘴唇亲了过去。
一时之间‘啧啧’声不绝于耳。
总算周星池的房间一直叮叮咚咚的乱响,王子川、杨盼也不敢做的太过分,就这样亲亲摸摸……
“终于睡着了!”王子川抚摸着杨盼的脸颊,松了口气,他还真怕自己忍不住‘吃’了杨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