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香港之梦 > 第七章 相当龙骑士?
;
回到住处,周星池已经上班去了,随便在下面吃了点东西,王子出把所有精力投入到剧本修改之中,为了写好繁体字,还专门买了本字典,忙活了一整夜,主要是繁体字太难写,改了一遍又一遍,他还为剧本取了原来的名字《花心大少》。
第二天一早,王子川一到片场就把剧本交给杜祺峰,忐忑不安的等待着,
“不错!不错!川仔你的编剧水平很高,没想到阿晶随便写的一些东西,被你这么一补充,还真有点票房大卖的味道,连我都忍不住想拍了。”
杜祺峰啧啧称奇,对眼前这位年轻人有种刮目相看的味道。
瞧着自己的一晚上的劳动成果被肯定,王子川立即发扬国人谦虚的精神,不好意思的笑道:“还是杜哥您带得好,这部片子一定可以赚钱,杜哥为何不拍?”
杜祺峰摇了摇头,神情古怪,解释道:“川仔你还不知道,阿晶正在筹备剧组,过几天就要开机了,我怎么能和他抢,况且这剧本原来就是他的创意。”
王子川惊道:“剧本还没写完,就凭创意就敢开机!不愧是王金,这种事他也敢干?”
杜祺峰苦笑,去年他满怀激情的拍摄了自己人生第一部电影,光剧本就准备了几个月,没想到电影还是扑街,而王金常常随意修改剧本,电影票房却越来越高,同人不同命!
王子川见杜祺峰情绪低落,悄悄的放下剧本,就退了出去。
时间悄悄而过,这几天,王子川在射雕剧组跑上跑下,无论是粗活还是脏活都抢着干,很快获得了大家的认同,特别是与黄曰华、杨盼、苗乔伟等人的关系越来越好。
“川仔!”
是哪位美女叫我?王子川转首,原来是翁美铃,咦?旁边这位美女是谁,冷冰冰的样子。
翁美铃见王子川偷偷的打量陈玉莲,得意一笑,介绍道:“川仔,这位是电视台第一美女陈玉莲,莲妹,这是我跟你说的王子川,你叫他川仔就行。”
陈玉莲勉强的对王子川笑了下,小声道:“你好,川仔。”
王子川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小龙女陈玉莲,急忙伸手道:“你好,陈小姐。”
翁美铃把王子川的爪子打落,做了个鬼脸,搂着陈玉莲的右臂,娇声道:“不要想着法子占便宜。”
王子川尴尬,眼神不自觉的偷瞄了陈玉莲几下,见佳人并没有误会,这才假装对翁美铃怒目而视。
陈玉莲轻轻的说道:“阿翁,我先去剧组报到了。”
翁美铃笑着点了点头。
待陈玉莲走远,王子川才不舍的收回目光。
“舍不得啊?舍不得就追喽!”
王子川见翁美铃淡然自若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急忙问道:“你什么意思?陈玉莲不是周闰发的女友吗?”
翁美铃白了一眼,靠近两步,小声道:“阿莲与发哥去年就分手了,她心情不是很好,特别是最近有个陈绍武的美国人老是缠着她,你要是想追的话,我帮你。”
王子川怀疑的看了翁美铃一眼,不知是不是她又要取笑自己。
翁美铃见王子川不相信,原地跺了跺脚,气道:“你不要不相信,听说那个姓陈的在赌场工作,阿莲要是嫁给他,岂不是成了黑社会,我可不能眼看着她跳进苦海。”
王子川宅男的性格又冒了出来,装逼道:“这不好吧,我们只是见了一面而已……”
翁美铃鼓着嘴,狠狠的瞪着王子川,干巴巴的说道:“你不愿就算了,好心当作驴肝肺,白白浪费我给你争取的一个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王子川本色立即露了出来。
“噗嗤!”翁美铃见王子川猴急的样子,反而背过身去,两只手放在胸间,嘴角挂着笑容,挪揄道:“某人不是不在乎吗!”
王子川双手投降,讨好道:“表姐!你可是我的表姐啊!”
想起王子川舍身救护儿童的情景,翁美铃心肠一软,如实相告:“今天一早我找了神雕剧组的监制箫笙,他也答应在剧组给你安排个角色,就看你能能把握住了。”
原来翁美铃一大早是干这个去了,王子川又是感动又是激动,前世陈玉莲就嫁给了陈绍武,不过几年之后就离婚,称自己这段婚姻结了就像未结一样,既然陈绍武都能成功,自己为什么不能,如果抱得美人归,也不算白来香江一趟。
“那这里怎么办?”
翁美铃道:“你放心的去吧,我会和天叔说的,你以为你很重要啊。”
王子川深有同感,又打趣道:“萧导演给我什么角色,不会是杨过吧!那我得好好考虑考虑。”
翁美铃嘻嘻一笑:“你想得到美,杨过已经内定刘徳华演了,你演的是尹志平。”
我勒个去,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龙骑士,好兆头!王子川意味深长的看着翁美铃,尹志平!不就是强暴了小龙女那个道士,果然是早有图谋。
翁美铃眨了眨美眸,疑道:“你在想什么?”
“没事!没事!”
杜祺峰走过来,对翁美铃道:“阿翁!马上拍到你的戏份了!”
待翁美铃走后,杜祺峰看了王子出一眼,才说道:“阿晶让我问你,愿不愿意加入《花心大少》剧组,他留了个副导演的位置。”
副导演?幸福来的太快,王子川懵了,不确定的问道:“副导演,是我?”
杜祺峰掏出一份信封,嘱咐道:“这里面是买你剧本的钱,阿晶还是很有想法的,你去学学也好,号码就在信封上面,对了,射雕剧组你明天可以不来了,如果等钱用,今天就可以找天叔领取薪水。”
王子川躬身,语气真诚:“谢谢杜哥,虽然只跟杜哥学习几天,我还是学到了许多有用的知识。”
“恩!去吧,你又有才华,又能吃苦,我看好你!”
王子川走到无人地方,打开信封数量了下,里面包了十张500元大钞,也就是说,邵氏用了5000千块钱买了那个剧本,这让王子川很难为情,因为剧本王金也有一份。
手中有钱,王子川底气十足,虽然只在香江生活了十几天,但是对香江金钱至上主义领教很深,在香江没什么都可以,要是没钱真是寸步难行。
忽然一道靓丽身影闪过,王子川一怔,这不是杨盼吗?她一个人跑到休息室干什么?难道是密会情郎,嘿嘿,这次看你怎么抵赖,这苗乔伟每次都拿自己寻开心,这下有把柄落在我的手上了吧!
沿着墙壁,猫着身子躲在门口,王子川沿着缝隙向里面看了下,只见杨盼一个人在仅有的空地上练拳。
呦呵,腿抬得还挺高,咦,还能后空翻,靠,劈叉也会……
“谁!”
杨盼后空翻的时候见门框上有个人影,急忙定住身子喝问。
王子川把门打开,一个踉跄,差点被门框绊倒,不由惊呼一声:
“哎呦!”
“嘻嘻!”看着王子川狼狈的模样,杨盼抿嘴而笑。
王子川灵机一动,笑道:“笑了!笑了!我是故意逗你笑的,要不然凭我的身手,门框再高十倍也难不倒我。”
“登徒子!”杨盼板着脸碎了一声。
王子川把周围的椅子、凳子全部搬开,屋子里就有十几平方的空地,摆了个白鹤亮翅的姿势,对杨盼道:“来!一个人打有什么意思,让我陪练,当你的陪练,免费的,不收钱。”
杨盼轻视对方一眼,俏脸一抬,娇声道:“你出去吧,被阿翁看见不好,再说你也不是我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