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香港之梦 > 第一章 美人恩重之翁镁玲
;
“大哥哥又晕倒了,阿妈,为什么大哥哥每次头疼后都会晕倒?我好想大哥哥给我讲故事!”
“囡囡啊,让你大哥哥好好休息,记住阿妈的话,你大哥哥的事,不要告诉村里人,记住了么?”
“恩,囡囡记住了,阿妈放心,囡囡懂事了,不告诉别人。”
金乌西沉,月兔东升,浓重的夜色笼罩着这个不知名的小渔村,王子川此刻就躺在一间石头堆成的房屋内,石屋没有多余的家具,一张木床上面铺了些杂草,单薄的棉被很不保暖,王子川干脆轻轻的把棉被挪开,身体反而舒服许多,眼睛紧紧的闭上,情不自禁的用手指按摩太阳穴,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诡异,让他感觉新鲜又害怕。
清晨,一名三十多岁的妇人,身着粗布麻衣,头发简单拢在一起,自然后垂,正有些担忧的看着床上的少年,这个年轻人是她捡回来的,身体虚弱,时常病倒,可是村里条件艰苦,最近的城镇也有八九十里山路。
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取下盖在王子川脑门上的手巾,到热水盆里轻轻洗了洗,小手使劲的拧干,又放在王子川额头之上,嘴里轻轻的嘀咕:“大哥哥快些好,囡囡还想和玩游戏……”
王子川感觉脑门上的温度,轻轻的睁开眼睛,见妇人担忧的眼神,劝慰道:“李婶,我感觉好多了,这……这病也太怪了,隔着几天就发烧,身体一会冷,像掉进了冰窟窿,一会又热的像掉进了火坑。”
旁边小丫头见王子川醒了,高兴的拍手叫道:“大哥哥醒了,囡囡好高兴!大哥哥你感觉好些了吗?囡囡可懂事了,你头上的毛巾,还是囡囡帮你换的呢!”
王子川舒了口气,感觉身体的力气渐渐恢复,对囡囡赞道:“囡囡真懂事,大哥哥等会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囡囡乖,大哥哥要休息,咱们到一边玩好不好。”
“嗯!阿妈,囡囡不打扰大哥哥休息。”
王子川对李婶笑了一下,又轻轻的闭上眼睛,他真不敢相信自己穿越了,最糟糕的是还不知道这是哪一年,反正是新中国就是了,因为墙上挂着毛主席的画像。
这里是gd南部,李婶说村外就是大河,一眼望不到头,看来是沿海附近。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虽然李婶一再交代自己不要出门,可是身为七尺男儿,王子川怎可让一位**养活自己。
“大哥哥,快过来,囡囡抓鱼给你看。”
王子川看着活蹦乱跳的囡囡,心情更加舒爽,很快追上在河边奔跑的小丫头。
“囡囡变重了,大哥哥快举不动你了。”
“大哥哥骗人,刚才我还看见大哥哥帮阿妈抬水。”
“嘟……”
听见声响,王子川放下囡囡,望向河中央,只见一艘大轮船行驶在河面上,繁华的装饰,让王子川一阵失神。
“大哥哥,那是香港开来的大船,不用害怕,他们不敢靠岸,不会来抓我们的。”
在囡囡的心中,这些大船只是过客,与他们的生活永远没有交集。
“香港!”王子川喃喃自语。
一连数天王子川都是沉默不语,看着劳累的李婶,王子川心中的念头更加清晰。
“什么?你要游到香港?不行!”李婶声音前所未有的严厉。
王子川认真的说道:“李婶!在这边我没有身份,你就不要劝我了,这几天我感觉身体好多了,你放心,在那边安顿下来,我一定会回来接你们的。”
李婶哭道:“七年前,囡囡他爸就是游这条河,到现在都没回来。”
王子川竖起手臂肌肉,安慰道:“李婶放心,河中央有轮船,我偷偷的爬上去,一定没问题。”
这几天,王子川一直都在河中练习游泳,能在水中撑到一个小时。
“嘟……”
仿佛是一声信号,王子川、李婶、囡囡的身体全部绷直。
“这是衣服,你到那边再穿。”
“大哥哥,这是囡囡准备的袜子。”
“这是一些吃的,你要小心啊!”
王子川偷偷的潜入水中,看准游轮方向,闭上眼睛心无旁骛的朝前方潜水。
“咦!游轮呢?我靠!朝回开了!”
王子川暗骂一声,拼命的追赶,可是人力哪赶得上机械轮船。
这是河中心了,王子川努力的是自己漂浮在水上,心中犹豫是继续向前,还是游回去。
前进是死,后退也是死!
王子川继续前进,身体力气慢慢消失,看着遥遥在望的沙滩,王子川绝望的闭上眼睛,不一会就失去了意识。
“囡囡啊!大哥哥不能给你讲故事了!”
……
王子川感觉眼皮沉重,过了良久才睁开一条细缝,慢慢从床上爬起来,捂着脑袋想了一会。
“老子真是命大,这样也不死!”
王子川拍拍屁股起身,浑身检查了三遍,确定自己没有受伤,身体也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又是一阵庆幸。
看了周围环境,自语道:“这里是一间医院,咦?墙上宣传画怎么都是繁体字,这是香港!我是漂过来的?”
“你醒了!”
王子川转头,看向门口,一位二十左右的美女,正张着小嘴,惊喜的看着他。
美女走过来扶着王子川,解释道:“我见你昏倒在沙滩上,怎么叫也叫不醒,所以才你送到医院……”
“等等!美女,你慢点说,我粤语还不太熟练,只是上班的时候学了一段时间。”
美女也不惊讶,改用普通话回道:“你是台湾人吧!我在英国的时候学过国语,这里是香港,如果你不会粤话,在这里很难生活的。”
对!我是南洋人!南洋那么大,谁知道我从哪里来的,再说自己对南洋最是熟悉,新马泰就去了三遍。
王子川越看美女越是眼熟,她身高大概一米六,比他矮了十公分,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披在肩上,看样子她很爱护自己的头发,最引人注目的是被粉嘟嘟的嘴巴包围着的两颗小虎牙,一张口就让人有种俏皮的感觉。
“美女,我在哪里看过你啊!我叫王子川,请问我认识你吗?或者是你认识我?”
翁镁玲皱着眉头,嘟着嘴道:“你装什么啊?你当然会觉得我眼熟了,我叫翁镁玲,你想起来了吗!”
“翁镁玲?”
王子川这才明白自己为何对她有着熟悉的感觉,原来此人特像83版的俏黄蓉。
王子川死里逃生,开了玩笑,“你不会是假冒的吧?怎么没有电视的黄蓉好看?”
“你!你混蛋!”翁镁玲立即的起身,右手指了指王子川,生气的跺了跺脚,转身出去了。
王子川不明白翁镁玲为什么生气,难道自己说她长得不如俏黄蓉漂亮,她就生气了,女人真难伺候,自己明明是夸她,这都听不出来,真是胸大无脑,不对,她的胸也不算大。
翁镁玲生气的走出病房,越想越气,这位王子川明明知道她是谁,还装糊涂,自己主演的《射雕英雄传》正在热播,全香港有谁不认识她。
“医生,206病房的那位先生醒了,麻烦你再检查一下。”
一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立即回道:“好的,翁小姐,请跟我来。”
王子川见翁镁玲刚出去,又带着一位医生进来,还是对翁镁玲道歉:“刚才是我不对,不过你长得真像翁镁玲,你的名字一定是外号吧!”
翁镁玲白王子川一眼,嘟着嘴,不说话。
医生将听诊器放在王子川胸口,随便听了几下,对一旁站立的护士说道:“这为先生已经没有大碍,可以随时出院。”
“知道了,黄医生。”护士一边记录一边回道。
护士等黄医生离去,立即拿着纸和笔对翁镁玲道:“翁小姐,我很喜欢你演的黄蓉,可以为我签个名吗?”
翁镁玲得意的看了王子川一眼,接过纸笔,大笔一挥,签上自己名字,递给护士。
“谢谢翁小姐!”
王子川笑着点了点头,感觉下面的话很难为情,低头道:“你能不能借我点港币。”
翁镁玲笑了笑,嘴角得意的翘起:“就知道你没有港币,不过看在我救了你的份上,就帮你一次,你等着,我给你办出院手续。”
护士待翁镁玲走后,鄙夷的看了王子川一眼,连住院费的都付不起,真没出息。
“王先生,请您在这个地方签个字。”
王子川对护士笑了笑,接过病历与笔,见上面全是繁体字,犹豫了会,才想起自己名字简体与繁体都是一样,立即签上自己的名字。
病历上边注明的日期1983年5月13日。
把病历还给护士,王子川试探道:“这上面日期是不是写错了,这年份真是扯淡了。”
护士板着俏脸道:“你才扯……,臭阿飞!不跟你说了。”
翁镁玲进来就见护士气呼呼的出去,对王子川嘟着嘴,斥道:“是不是你戏弄护士小姐,她为什么骂你臭阿飞?”
王子川大喊冤枉,连忙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翁镁玲怀疑的看着王子川,从桌上拿起一份报纸,小声道:“你看看今天是几号,你不要怀疑,这是今天的报纸,你昏倒的时候,我都看过了。”
王子川接过报纸,立即回道:“原来是民报,我知道,是金大侠办的报纸,好大的油墨味。”
翁镁玲跺脚,气道:“不是叫你看标题!”
王子川找了一下,终于在正上方找到日期,小声念道:“1983年5月13日,我现在终于死心了!”
翁镁玲见李云中不可置信的模样,安慰道:“也许你在海里泡的时间太久了,今天确实是5月13日。”说完,又调笑道:“没想到你运气那么好,竟然没给鲨鱼吃掉。”
王子川闭上眼睛:自己是穿越了,渔村可以假的,明报可以是假的,眼前这翁镁玲不可能也是假的,她确实就是83版黄蓉扮演者。
翁镁玲见王子川神情痛苦,拍着他的肩膀道:“放心了,又不是死了,大不了我出钱让你返回台湾就是了。”
王子川突然睁开眼睛,问道:“你不怕我赖账不还啊?”
翁镁玲嘻嘻笑道:“你当我是富婆啊,只是几千块钱罢了,如果能救一个人,就再多几倍,又有何妨!”
一对小虎牙在王子川看来是格外的可爱善良。
王子川突然笑了,看着翁镁玲,认真的说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翁镁玲也不当真,暗笑王子川说大话,不过并不打算讥笑,回道:“那我就先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了。”
王子川刚说完大话,又苦着脸道:“美女,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翁镁玲假装生气,‘哼’了一声:“刚许完愿又要我帮忙,慢着,你先说什么忙?”
看着佳人古灵精怪的模样,王子川无语,还真像黄蓉,对了现在《射雕英雄传》正在拍摄,这小丫头入戏还挺深。
“你知道,我在香港人生地不熟,你能不能给我介绍个工作,也好解决衣食住行。”
翁镁玲俏皮的问道:“你不回台湾?那我可省了一张机票钱,我也是刚来香港没多久,对了,你要不嫌弃,就到剧组跑龙套,我跟天叔说一声,一定没问题。”
王子川只想先安顿下来,管他跑龙套还是跑虎套,当即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