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96章 神城雪落圣域临
今夜,葬月仙妃气势空前强大,也空前正经。
她今天是来和宁凡谈判的,所谈判的事情,只有两点:一是要求宁凡远离慕微凉,二是要求宁凡重建古天庭。
宁凡皱了皱眉头,他倒不知葬月仙妃会如此多管闲事,管到了他和慕微凉的头上。他与慕微凉感情如何,似乎不是葬月可以插手的。
而让他更为意外的,是葬月第二个要求——重建古天庭。
古天庭覆灭已久,修士死绝,重建有何意义,对此女又有何好处,她为何要提出这么一个请求…
“第二个要求,若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理由,我可以考虑帮你,但第一个要求,我不会答应你。阿凉对我而言,有着特别的意义,若无她,前世的我,可能连焚翅的机会也没有,早早便死了…”
宁凡回忆起曾看到的过去。
曾有一只蝴蝶,不顾一切飞上古天庭,本该死去,却被一个傻姑娘,以百万年灵药的露水续命,得以苟延残喘。
论情,他与慕微凉两世交叠,不可能遗弃此女。
论恩,宁凡更不可能抛弃此女。他对慕微凉的感情极为复杂,因复杂而更加深沉,其中更夹杂着一部分对纸鹤、慕小鬟、慕小凉、思无邪的感情,因为这些女子,是阿凉的三魂七魄转世…
如今的慕微凉,有了新的魂,却也失去了记忆。
这记忆,终有一天可以恢复吧,只是渐渐的,宁凡也会想,若阿凉记忆不恢复,会不会更好。
不想她回忆起古天庭覆灭的悲伤,回忆起修真界的残酷,只想她永远天真无邪。平安喜乐…
是以宁凡从来也不会去想重建古天庭的事情,没有让阿凉做回古天庭大公主的意思。
但葬月仙妃似乎有意让阿凉做回那个大公主…
“你应该明白一点,我今夜找你,不是商量,而是命令,我虽是一道月光残神,但始终有一道底牌未用,便是以我性命为代价,对你予以反抗!曾经,你对我种下劫念王禁。我顾惜性命,没有拼死一战的打算,曾经,你对我百般羞辱,我贪生怕死,不敢动用这一底牌,但如今,事关大公主之事,若你真的不答应我的要求。我便是拼死,也会将大公主带离你的身边,便是你有王禁,也限制不了我的拼死逃离!小霪贼。你名声太差,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大公主毁在你手上,死也不能!”
葬月仙妃义正言辞地说道,气势越来越盛。
宁凡目光微凝。似重新审视起葬月仙妃了。在他的印象里,葬月仙妃本质上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这并不可耻。是人都会贪生,都会怕死,然而也有人会为了一些信念,忘记对死亡的恐惧…葬月似乎就是这一类人。不知她与阿凉有何交情,为何不惜一死,也要
可惜,这一次确实是葬月多事了。
“我在你印象中,品行有这么差么?不值得将阿凉托付给我么?”宁凡似笑非笑地问道,丝毫不惧葬月越来越强的气势。
这让葬月暗暗心惊,心道这小霪贼还真是越来越厉害了,虽她不是全盛,但此刻的气势便是寻常六劫仙帝,怕也承受不住的,这小霪贼竟能承受!单论修为、资质,这小霪贼还真的配得起大公主,但此人人品、品行…这些,才是葬月决心拆散宁凡、慕微凉的初衷。
宁凡在她的心中,品行还真是极差的,否则也不会处处以小霪贼相称了。
又或者,放眼整个东天,宁凡在何人心中,名声不差?
乱古传人,本就是双修修士的代名词,是个人都认定,宁凡必定是个贪花好色之徒,只是比起这些花名,宁凡的杀戮恶名更响亮罢了,使得众人忽略了宁凡的双修修士身份,直接将宁凡当成东天最不能招惹的大魔头之一。
文不惹乌龟,武不惹雨贼…宁凡的名声,早已臭的和乌老八没分别了。
葬月咬了咬唇,“若你肯放大公主一马,我葬月恢复肉身之后,愿做你的鼎炉!以我交换大公主,可够!”
“你本就是我的鼎炉,何来交换一说?且就算不是,拿一百个你,我也不会换阿凉的。便是代价再高,也不换。有一件事,你可能不知道…”
宁凡一点眉心,黑色星光顿时环绕周身,一瞬间,葬月仙妃瞪大了杏眼。
“我与阿凉的事情,连她父亲都承认过,你又何必阻止?”
“竟是天帝的黑色星术!不可能,此术,此术…”葬月仙妃惊得说不出话。
黑星之术乃是天帝一脉代代传承之术,且此术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便是唯有上一代黑星修士亲手传承,才可令下一人修出黑星之术。
古天庭尚存的年代,天帝从未传过任何人黑星之术,直至战死。
这天地间,应该已无习得此术的修士才对,但宁凡却会…难道他竟在天帝死后,见过天帝,并得到过天帝的传承!
难道天帝知晓他与大公主的事情,并真的认可了此事!
葬月凝视着宁凡的眼,许久,苦笑。
是了,这小霪贼虽然人品不佳,但向来一言九鼎,言出必信,他不会骗她的,如此霸道的人,怎屑欺骗。
多管闲事了,这一次真是多管闲事了!人家大公主的父亲都承认了这个女婿,她这无关紧要的人,跟着瞎掺和什么啊!还险些把自己搭进去了!
“呃…第一个要求,就当我没说过吧,拿我换大公主的事情,也当我没说过…”葬月仙妃气势越来越弱,有些心虚。
“呵呵,什么换不换的,你本来是我的鼎炉啊…”得,还是早晚会被这小霪贼采补!
葬月仙妃一想到日后肉身恢复,会被宁凡压着狠狠采补,就有些垂头丧气。
不过想到自己第一个要求撤销,还有第二个要求要办,又强打起精神。将自己坚持重建古天庭的理由讲给了宁凡。
原来,此女欠过阿凉母亲大恩,故而才想要回报。
之所以想要重建古天庭,也是考虑想要重聚古天庭的族运,加持在慕微凉身上…
“古天庭虽说覆灭,修士死绝,族运丧尽,但若能重建,重得天之认可,便可重新聚集起族运来。我曾听天后说过。古天庭的祖上,曾是真界某个远古圣宗的弟子,因那远古圣宗扶持,故而建立起古天庭。圣宗之内,也会按照份例,每隔千年,拨给古天庭少许族运…若能重建古天庭,令大公主登上天帝之位,则大公主或许可以再度与那个远古圣宗搭上一丝关系。从那个圣宗手中,获得少许族运加持…”
族运么…原来这就是葬月仙妃的理由。
宁凡对族运之事了解不多,说起来,他的手中还有一千五百彩族运没有使用。是从道鲤一族夺来的…
“族运很重要么?”宁凡问道。
葬月没好气地白了宁凡一眼,“你师乱古没给你讲过族运的重要?”
“没有。”宁凡一叹,乱古大帝那般虚弱的身体,从不和他久谈。很多事情都无法交代。
“罢了,你既不知,由我告诉你也是一样的。人有气运。族也族运,国有国运,天有天运。人运若强,则可多得机缘,多逢造化,族也一样。如你这千秋宗,便有千秋宗的族运,又如杀戮殿、神虚阁,各有其族运。又如整个人族,有其族运,妖族,亦有其族运…族运若强,则族内诞生强者的机会更大,族运越强,族群便会越发兴盛,反之,则会逐渐败落。族运最大的好处,是可用来加持己身…如你,若千秋宗的族运足够强大,则你可无视修行瓶颈,直接冲开瓶颈晋级!若有抵挡不住的天劫,亦可借族运来挡!这便是族运加身的好处!”
若族运加身,莫非还能直接无视舍空心劫,一路晋级吗!宁凡有些心动,不得不说,这舍空心劫实在有些麻烦。若能取巧避过,他应该可以令神、妖修为,直接破入舍空中期…
“若突破舍空心劫,需要多少族运加持?”宁凡问道。
“舍空心劫?若是舍空心劫,起码需要千彩族运加持,才可无视。碎念瓶颈至少需要万彩以上族运。万古瓶颈则需要十万彩甚至更高…你不要想了,这幻梦界中,没有任何一族,能有千彩族运,便是没落的守界十族,也没有!毕竟天地间的族运有限,早已把持在真界大族手中,因而才会有争夺发生,又哪会让幻梦界的小势力分一杯羹…”
宁凡面色不动,内心却是一震。
族运别人没有,他有啊!
世人皆知,舍空心劫难以渡过,随便一个心劫一卡成百上千万年,都属正常,一卡终生的,更是大有人在!如今,若有千彩族运加持,便可无视心劫,直接晋级!积蓄舍空法力,虽然也需要时间,但能少了心劫这一环,修士突破舍空的路,几乎算得上畅通无阻了,只要法力充足,便可一路晋级,再无瓶颈阻挡!
宁凡有一千五百彩族运在手,若用在千秋宗之上,岂不是说,日后千秋宗修士只要修为足够,便可无视舍空瓶颈,源源不断量产舍空强者!
甚至连他自己,都可从中受益!
“…不过使用族运晋级,也有坏处,族运加身可功德加身的原理相同,都取了巧,故而同级之中,要弱于正常突破的修士…”
葬月仙妃接下来的话,让宁凡稍稍冷静了一下。
看来他自己,不宜使用族运突破舍空心劫,但可以给那些资质不足、无缘舍空的渡真修士用嘛。那些资质不足的人,能入舍空已是万幸,便是弱于同级舍空一些,也比任何一个渡真要厉害吧。
且舍空心劫都能无视,渡真、命仙瓶颈就更不用说了…可以预见的是,一旦宁凡给千秋宗加持上一千五百彩族运,宗内弟子将会接二连三的冲开瓶颈,修为大进!
嗯,此事可行。不如立刻就办,阿凉她们也能从中受益…
“…说起来,也幸好这千秋宗没有族运,若有。则那些个四天大势力,将会不惜一切来灭千秋宗,夺你族运…哎,族运真是太重要了,在这毫无族运的幻梦界,更是珍贵无比…”葬月仙妃又是一盆冷水,让宁凡愈加冷静。
看来在他有实力保住族运前,还不能动用这些族运,若现在就用,恐怕会被四天势力群起而攻…宁凡微微一叹。他如今的实力,足以在四天初步立足,但想与真正的老怪争夺族运,还是不够。
族运的事,只能等日后强大再说了。
“你重建古天庭的理由,我已知晓,只是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按照葬月的说法,古天庭重建以后,可每隔千年从真界圣宗分到少许族运。这些族运会不会引起四天老怪抢夺。谁也不知,现在重建古天庭,宁凡自问没有天帝的实力守护啊…
“嗯,此事确实需要从长计议。单准备一项,便需要诸多事宜…不过你大可放心,准备的事情,交给我便是。只求你帮我一件事。尽快帮我找一具合适的肉身!”葬月仙妃愁容满面。
她需要肉身恢复修为,这样才有实力守护重建的古天庭啊!但有了肉身,又会被小霪贼采补。啊啊啊,好烦躁,好矛盾…
“你全盛之时,是一名万古第九劫的仙帝,想找到一具适合九劫仙帝夺舍的肉身,可不容易…”宁凡皱了皱眉,这确实有些棘手。
“我知道一处地方,有合适的肉身,那处地方,你再过不久便会前去,到时候你带上我吧。”
“你是说…极丹圣域!”宁凡目光微凝。
“对,就是那里。那里曾是道魂族一名圣人的采药之地,后被仙皇取走,成为封印天荒九门的一处密地。古天庭尚存的年代,我曾去过那里许多次,对那里的地形仍有印象,你若带我前去,定有帮助!”这还是葬月仙妃头一次主动请缨,替宁凡办事,当然,为的是替她自己寻找肉身。
听说葬月认路,宁凡顿时极为心动,却又有些顾虑,“听说七劫以上的仙帝,即便压制修为,也无法进入圣域…”
“我死得只剩一道月光残神,哪算什么仙帝,自然是进得去的,那些个七劫仙帝,若肯死得如我这般,自然也能进去,只是未必有人肯为了进入其中付出如此大的代价罢了。圣域外围没多大好处,只能供小辈试炼,内围倒是有好处,但其中凶险,便是我全盛之时进入,也须小心翼翼…不过进入内围后,便无需压制修为,若真有什么变故,以你的诸多手段,也足以逃脱的。”
言下之意,是她此次入圣域寻肉身,需要进入内围。
宁凡微微沉吟。
欧阳暖的试炼,只需在外围进行,不必进入内围。当然,九狸祭器倒是极可能在内围,若在外围,早就被人寻到了…
也就是说,内围终究是要去一趟么…
凶险自然是有的,但为了能让九狸成年,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何况若真能在内围找到合适肉身给葬月,宁凡获得的好处绝对不会少的!
他可是在葬月体内种有子舍利的!
若葬月恢复修为,实力大进,他因那子舍利,也能从中获得不少修为提升,谁叫葬月是他的舍利鼎炉呢!
“对了,你怎么就能确定,圣域内围有适合你的肉身?”宁凡随口问道。
“那名曾在极丹圣域采药的圣人,酷爱豢养童男童女,以充当药奴试药。绝大多数的药奴都会早死,当然也有一些,会在修为比较高时才被药死…药死的童男童女,据说都被那名圣人冰封起来观赏了,其中不乏巅峰仙帝,便是准圣肉身,似乎都有,毕竟那些药奴的主子,是堂堂圣人…”
哦,看来是要谋夺那些被药死的尸身了。
那么此行就有三个目的了:带欧阳暖试炼;令九狸成年;帮葬月找到一具肉身。
与宁凡商谈一场,葬月似乎解开了心结,仍旧每天管着乱跑乱窜的慕微凉二女,却不再排斥慕微凉接触宁凡了。
距离极丹圣域开启之日越来越近,宁凡的七宝妙树也越长越高。
九品道泉,一小瓶便能卖到千万道晶,八品道泉,一小瓶能卖到五千万道晶。这些对普通修士昂贵到不可想象的道泉。却被宁凡随手拿来,肆意浇灌七宝妙树。
往往近百亿的道泉砸下去,也只能令七宝妙树长高尺许,好在乌老八要来的道泉够多,总价值几乎超过五十万亿道晶。
七宝妙树从135丈高度,硬生生被宁凡浇到了700丈!
其间,七宝妙树接连6次产生七宝果实,使得宁凡古魔修为大增之下,距离突破天魔第九涅,已只差一线!
相当于从舍空巅峰。半步踏入碎念初期!
东天之内,谁能在短短两年之内,令舍空巅峰修为,临近突破碎念初期!
办不到!修为到了这一级,必须稳扎稳打,缓缓精进,但谁叫宁凡砸了近五十万亿的道泉呢!
这等财富若是组建宗门,足以组建一个仙王势力了!
浪费啊浪费…
但好处也是明显的,宁凡修为提高的很快。这就够了,反正这些道泉都是乌老八讹来了,一文钱也不用花。
七百丈的七宝妙树,足以拿来炼制十二涅法宝了。若能突破千丈,足以拿来炼制先天法宝。
当然,宁凡不会这么浪费,拿如今的七宝妙树炼宝。若此树能长到万丈,足以在他成圣之时,替他护道!
可惜长到万丈并不容易啊。
七百丈以后。给七宝妙树浇灌九品道泉,几乎已经无效了,便是八品、七品,也都效果奇差,唯有六品以上的道泉,能令宝树迅速生长,这可就麻烦了。
东天六品以上的道泉并不多,即便各大势力还有存货,但几乎都已被乌老八搜刮了一圈,不好再上门索要了…
各个修真星的坊市中,道泉的价格更是被炒高了十倍,没办法啊,道泉产量有限,大部分存货都被乌老八搜刮了,供给少了,价格自然就涨了…
“他奶奶的,现在的道泉怎么这么贵!老夫本打算买瓶八品道泉温养法宝,结果倾家荡产,也只够买瓶九品的,害得老夫法宝迟迟修不好。哼!老夫本打算去极丹神城抢个名额呢,这下好了,法宝都没了,抢个屁!”
“就你!碎虚第八重的修为还想抢圣域名额?你可知,这次极丹圣域一共才放出两百个名额,且因为是圣域最后一次开启,九成以上名额都被第二步老怪抢走了,剩下的一成,也无不被各大势力的后起天骄瓜分了,虽说也有一些零散名额放出,给我等散修争夺,但区区二十个名额,哪够东天散修分的,听说这次来争名额的散修,单命仙修士便超过了四百人,更有不少渡真、舍空…”
“嘶!这么多强者争名额,那还有老夫什么事!此次极丹神城之行,不去也罢!”
“去!为什么不去!据说此次圣域开启,甚至会有秘族修士参与,那可是秘族啊!我等碎虚散修,何曾亲眼见过秘族修士!”
“哦?秘族会来?那还真要去看看!”
雪,开始纷纷扬扬地洒落极丹神城的星空。
越来越多的修士乘着风雪,朝极丹神城赶来,自是来参观这场难得一见的盛会。
极丹神城的坊市,早已聚满了八方修士,一件件临时洞府,皆已客满,坊市中的店铺,也全都是顾客盈门的景象。
风雪中,一个绿衫女子抱着一个毛茸茸的小兽,在落落长街闲逛,美眸时嗔时喜,时而幽怨,时而茫然,似在思念。
在她的身后,跟着数名命仙保护。
路过的修士,偶尔有人认得此女,纷纷暗诧,更有人低声道。
“此女不是药宗首徒欧阳暖吗!如今丹宗已毁,东天第一炼丹宗门,非药宗莫属,这药宗首徒的分量,可比从前更重啊!”
“听说此女此次出关,药魂境界竟突破到九转铅品!已可以炼制九转铅丹,此女真是当之无愧的奇才,晋入银丹级别,只是早晚的事情,此生便是晋入金丹级,也是大有可能之事!毕竟此女乃是传说中的五色药魂啊…”
“听说已有不少东天老怪,扬言要庇护此女,其中不乏万古仙尊,想来是看上此女高超的炼丹资质。毕竟此女日后至少是个九转银丹炼丹师啊,堪称前途无量,早些结交也好…”
“我倒听说,此女与那雨之仙君爱昧不清…”
“胡扯!欧阳暖乃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岂会和雨贼搅合在一起!此事休要再提,否则你我道友也没得做了!”
欧阳暖蹙了蹙秀眉,她不喜欢听人贬低宁凡,却没有办法阻止行人的议论。
如今的宁凡,在整个东天凶名远播,凶名嘛。自然不会是好名声…一想到那句‘文不惹乌龟,武不惹雨贼’,她就来气。她的男人,什么时候竟跟乌龟并列了,骂人呢是么!好好的雨君,多好听,干嘛叫雨贼!
“毛球啊毛球,再过不久就能见到你爹爹了,你想不想他…”
欧阳暖抚了抚怀中的小兽。小兽立刻舒服的申吟了一声。
这小兽,正是当年宁凡切神藏切出的灵择,足以已被欧阳暖养到鬼玄修为了,这修为增长的速度。真是可怕。
“好久不见,不知他可好…”欧阳暖看着风雪,喃喃道。
忽有一道朗朗之声从后面叫住了她。
“暖小姐,想不到能在这里遇到你。还真是巧啊,你是在逛坊市吗,可需要林某作陪?”
叫住欧阳暖的。是一个温润如玉的白衣修士,姓林名仙童,乃是东天摩诃大帝的徒弟之一,骨龄不过百万,便已是舍空后期修为。
欧阳暖蹙了蹙眉,虽不喜与此人搭话,但顾忌此人身份,还是疏离道,
“原来是林公子,多谢林公子好意,但我并不需要任何人作陪的。”
很明显的拒绝。
那林仙童眉头一皱,继而温润道,“既如此,林某也就不叨扰了,姑娘请自便。”
欧阳暖告辞离去,那林仙童过了许久,才对着欧阳暖离去方向,露出阴沉的面色。
“装什么贞烈,当本公子看不出,你元阴已失吗!哼,若非师父交代让我接近你…”
林仙童复又冷哼一身,转身去与其他师兄弟汇合了。
欧阳暖显然没将这林仙童放在心上。
自她丹术大进后,欲接近她的东天男修更多了,每每遇到这些人,总觉得烦不胜烦。
不知不觉,她走到了极丹神城的赌坊。赌坊内,不少老怪正在此地赌那神藏,一声声吆喝声,倒是让欧阳暖想起了当年的往事。
那一年,她与宁凡初遇之时,也是在切神藏呢,就连这小毛球,都是从神藏里切出来的。
“距离圣域开启还有一月有余,他,也快来了吧…”
正怔忡间,欧阳暖忽然发觉,整个极丹神城安静了。
街上的行人不走了,纷纷仰起了脖子,带着惊容眺望星空。
赌坊的人不吆喝了,一声声,全是倒吸冷气的声音。
酒肆,茶楼…一个个品茶饮酒的修士冲了出来,望着那朝神城不断降临的人影,神情全是忌惮,与畏惧。
就连那林仙童,也神情大变,卑微地仰望着苍穹。
唯有欧阳暖的眼中,忽然有了色彩,有了明亮。
那人影不断朝着赌坊降落,一直降落到欧阳暖身旁。
于是,整个长街,以欧阳暖为中心,人群顿时空出一个大圈,没人敢朝这里靠近。
更在这一瞬间,有无数流光,从神城深处爆冲而出,朝着此地疯狂前来。
不能不来啊!
就算是仙王来临,也不会让极丹神城如此如临大敌,但此人不同,他走到哪里,哪里便要出事,出大事!
“雨君驾临,可是为了圣域开启一事!我极丹神城已备好上等洞府,专门接待万古修士,雨君若疲惫了,不妨到洞府内稍作歇息,静待圣域开启!”
一个骑着犀牛的仙王,带着大队神城强者,匆匆赶来,各个面色严肃。
他们哪里是邀请宁凡入洞府休息!
他们是想在圣域开启前,请宁凡入洞府,不要乱跑,不要惹事,方便监视!
“竟是斗犀仙王!雨君好大的排场,刚来神城,便有斗犀仙王这等四劫仙王亲自相迎!”
无数人暗暗吃惊。
宁凡却没有任何意外,他早已得到消息。一入神城就被‘请’入特别洞府的,他并非是首例,在他之前,也有几个万古魔头,一来极丹神城,就被请走。
倒不至于加害,只是这极丹神城行事同样霸道,必须将那些喜欢惹祸的魔头关起来,好吃好喝供着,一直要关到圣域开启才放出。
“夫君…”欧阳暖半是思念、半是无语地看着宁凡。
怎么自家夫君走到哪里。哪里就要鸡飞狗跳,至于么!她夫君明明很温柔,很人畜无害!
“暖儿等等,等我和斗犀仙王说完话,再和你逛逛这处赌坊,陪你切切神藏。”
宁凡抚了抚欧阳暖的青丝,微笑着一跃腾空,于风雪中,朝斗犀仙王微微抱拳。
斗犀仙王也不敢托大。立刻还礼,只面上仍是不近人情的模样。
“请雨君随老夫前往贵宾洞府,稍作歇息!”
“若我不去呢?”宁凡笑道。
霎时间,斗犀仙王身后的修士。全部抽出飞剑,刷刷地对准宁凡,一副警戒的模样。
斗犀仙王却是十分冷静,知道神城有自家老祖坐镇。宁凡不会在此生事的,摆摆手,令身后群修收起飞剑。答道。
“雨君不想入洞府休息,也可以。我家老祖说了,雨君是特别的,若雨君不愿憋在洞府中,便需要做到一件事,做到此事,神城之内,雨君将有绝对的自由!”
“哦?要做到什么事,才能获得自由!”宁凡品味着斗犀的话语,若有所思。
“很简单,若你能在老夫手中撑上一炷香不败,你想怎么样都可以!若做不到,则乖乖跟老夫入洞府歇息吧!”
斗犀仙王一摆手,身后群修立刻倒退,将天空空出,让给斗犀、宁凡。
心知若不战上一场,就得乖乖被软禁了,宁凡也不多言,一翻手,手中顿时多出一柄行如流水的幽蓝道剑。
“也好,宁某最近神通精进不少,正想向道友请教一番。赐教吧!”
“道兵么,以一劫修为对抗四劫,竟只用道兵,是在小瞧本王么…此子果然狂妄,与老祖所说的一样!”
斗犀仙王冷哼一声,翻手取出一对紫金锤,一纵犀牛,朝宁凡直冲而来。
那紫金锤,同样是道兵,宁凡修为低,尚只用道兵,若他动用比道兵更强的法宝,岂不是被天下修士耻笑!
那犀牛一纵之下,瞬间扑面而至,斗犀双锤齐落,那紫金锤上泛着滋滋作响的电弧,一砸之后,整个星空都被雷光照亮,雷弧乱溅。
神城中的修士,一个个瞪大了双眼,不少人还是头一次知晓,斗犀仙王的道兵是一对紫金锤。
“虽说只是道兵攻击,但这可是四劫仙王一击,等闲二劫仙尊,若不动用法宝,都不一定能接下这一击…雨君想凭道兵挡下此击,难!多半要动用那神秘的金光护体神通的…”
这般想的人不在少数,甚至包括斗犀仙王,也是如此认定的。
然而宁凡并未开启灭神盾防御,只将逆海剑做了个格挡的姿势,挡在双锤之前。
咚!
宁凡被那双锤一轰,连退七步,方才稳住身形。
斗犀仙王同样被震退七步,一贯冷漠的目光,有了意外。
刚刚他砸中的真的是一把道兵长剑吗!匆匆一击,竟从那道剑之上,感觉到近乎恐怖的重量…
嗤!
却是宁凡脚踏金光,没有给斗犀迟疑的时间,直接欺近,一剑当头劈落。
斗犀见那剑风势大力沉,自然不敢小觑,举起双锤去挡,却被那道剑之重震得双臂发麻,剧痛难忍,身下的犀牛更是惨叫一声,因承受不住宁凡一剑之力,直接吐血而毙!
斗犀大惊,双锤一提,飞下死牛,匆匆后退,宁凡却再次欺近,这一次,剑上直接缠绕了三种掌位道则的光芒:雨、暗、战。
木与凤,宁凡没有动用,故而这一剑,仍不是最强姿态。
然而这一剑的锋利,已足以令斗犀头皮发麻!再用双锤去挡,但这一次,双锤齐齐被宁凡一剑斩裂!
道兵之战,竟是斗犀的道兵,败给了宁凡的道兵!
“此子道兵为何如此厉害!怕是十二涅法宝中,都没有几件能达到这种威能的!”
单凭道兵,斗犀接不下宁凡的攻击,若取出法宝再战,则会大失颜面。
斗犀目光微微阴沉,只觉得自己从取出紫金锤开始,便遭到了宁凡的算计。
此子是为了造成这个局面,才故意取道兵来战的么…
“罢了,雨君能一击损我道兵,相信在老夫手中撑一炷香,也不是什么为难之事。如此,老夫愿给雨君充分的自由,但也希望雨君不要在极丹神城生事!若雨君违背这一点,我斗犀定第一个来拿你,任你能战招摇山二王六尊,也未必能挡老夫的虫术!”
斗犀袖袍一卷,将那被震死的坐骑收走,带着一大队人马离去了。
但凡亲眼目睹这一战的修士,又是纷纷大惊。
他们所看到的事实是,宁凡与斗犀仙王道兵对决,结果是修为弱上许多的宁凡占尽上风,只两个回合,便逼退了斗犀仙王!
又是一大谈资啊!
宁凡降落于地,欧阳暖早已张圆的小嘴,惊讶地合不拢。
她听说过宁凡无数事迹,但却并非亲眼所见,故而也就谈不上震撼了。
但这一次,却是亲眼所见!那可是斗犀仙王啊,在万古四劫之中,也算首屈一指的人物,竟这般被夫君轻描淡写逼退了!
“难得来到此地赌坊,要不要切切神藏?”
宁凡袖中搜宝罗盘一开,赌坊中的神藏几乎在他面前暴露无遗。谁装着好东西,谁藏着凶物,一搜便知啊…
可惜,这里的东西偶尔也有好东西,却没有足以打动他的东西了。毕竟摆在仙帝眼皮子底下,有好东西轮得到他?但若是陪欧阳暖随便玩玩,这里的东西,倒也足够。
“好呀,我们来比比谁切的东西好。输了可是要惩罚的!就比切药藏吧!”
欧阳暖自信满满。她药魂大进,对灵药神藏感知更加敏锐,不信会输给宁凡。
宁凡袖子里藏好了搜宝罗盘,绝不承认他作弊了。
于是一番切神藏后,宁凡与欧阳暖满载而归,当然,宁凡略胜一筹。
“走吧,去斗犀仙王给我准备的洞府,我们好好谈谈惩罚的事。”宁凡大有深意地朝欧阳暖娇躯一扫。
欧阳暖顿时满面绯红。
就知道他脑子里的惩罚是这个…(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