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七章 菊花朵朵开
“你就是聂啸天前辈的独子,聂云?”
聂啸天是当年的洛水金盾获得者,名气很大,做为他的儿子,聂云虽不显山露水,可冯霄还是听说过这个名字,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下见到,而且出现的如此古怪!
再说,易容术他听说过,可易容到这种程度,真是闻所未闻!
“正是!”原以为还要多说几句对方才能引起注意,没想到他好像听过自己的名字,聂云淡淡一笑“早听说冯霄少爷文武双全,天赋绝佳,却没想到被人戏弄了却不自知!”
“被人戏弄了?什么意思?”冯霄眼睛眯起。
“呵呵!”聂云笑了一声,随手将手中的壶盖打开,将酒壶扔了过去。
“嗯?”见他的动作,冯霄有些摸不清头脑,不过还是接过酒壶,低头一看,脸sè立刻变得很难看!
虽然见识没聂云这种两世为人的老古董多,可也不代表冯霄什么没见过,这种鸳鸯壶做为一个大家族传人如何不认识!
聂柳和自己喝酒竟然用这种壶,不用想,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里面有两种酒,其中一种浸泡了千yu花,这种酒只要饮用不管修为如何,一炷香后就会xingyu大涨,比那些所谓的合欢散都要厉害十倍!”聂云随口道。
“比合欢散还要厉害十倍?”没听过千yu花,但冯霄知道合欢散是什么东西,酒里下这种东西……然后又故意让自己和聂小凤在一个房间……
解释道这份上再不明白,冯霄也就不配成为家族继承人了!
“哼,你说的话,我如何相信!”虽然心中已经信了七八分,冯霄还是冷哼。
“不信你可以这壶酒带回去找人检查一下!另外,你还不相信的话,可以在这酒店里找找,我敢保证聂柳一定没走,肯定就藏在这里等着看你的笑话,只不过……我将他的酒和你的掉了个,按照时间推算,应该已经发作,你可以顺便过去看到这酒的药力……”
聂云嘿嘿一笑。
“你将酒换了?”冯霄犹豫了一下“好,我出去看看,如果聂柳真……不对劲,我冯霄会记下这个恩情!”
“姐姐你留在这里别出去,我一会就回来!”见对方相信了七八分,聂云吩咐了聂小凤一声,当先推门向外走去。
千yu花的药xing聂云前世了解一些,这种药物药效之强,聂柳绝对抵挡不住,姐姐出去万一看到什么不合时宜的情况那就有些尴尬了。
“嗯!”聂小凤还没从弟弟态度改变中恢复过来,不过听到吩咐还是应了一声,坐在房间没动。
“你怎么出来了,啊……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刚出门,就听到一阵喊叫,两个酒保模样的人走了出来,估计是聂柳留下来负责监视的。
“呵呵!”也不回答二人的问话,聂云淡淡一笑,双掌一翻就推了过去!
嘭!嘭!
两声脆响,二人就同时炸成了碎末,鲜血迸溅一地。
反正和聂龙分支的仇已经结下了,聂云没必要留手。
“好狠……”看到眼前的场景,跟在后面的冯霄眉头不由一跳。
他身为大家族继承人,自然也杀过人,可像少年这样干脆利落,杀了之后脸sè不变的,别说做不到,见都没见过!
“他真是……传说中的那个废物?”
想起洛水城的诸多传闻,冯霄忍不住摇了摇头。
洛水城一直都在传言,聂啸天变成废物,他儿子更废物,因为没接触果过这两个人,自己对这个传言没怎么在意,现在看来,如果要说如此狠辣果决的聂云是废物,那自己是什么?岂不比他还废物?
击杀两个酒保,聂云像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在酒楼大厅看了一圈。
聂柳既然等着看戏,为了防止冯霄看出什么,自然不会站在大厅里等着,搜寻了一下,眼睛落在正对的一个房间上。
这个房间内。
“少爷真是智谋无双,冯霄一向爱惜名声,这下服下千yu花,只要将聂小凤强激ān,咱们就等于抓住了他的把柄,不愁他不帮我们!”
管家聂林对眼前的年纪不大的少爷一脸恭敬,三角眼闪出兴奋的光芒。
为确保药xing,千yu花这东西他可是专门找人试验过的,普通人服用一夜连御十女不在话下,可以预见此时的冯霄肯定已被yu望控制,兽xing大发!
“还是要小心些,对方是冯家唯一传人,算计他一步没走好,就会给分支带来不必要的劫难!”
聂柳嘴上说的小心,脸上却露出笑容,很显然对今天这件事,他有必胜的把握!
“呵呵,什么冯家唯一传人,在少爷面前还不和**一样?哼,家族那些老东西真是瞎了眼,如果让少爷进入家族核心,咱们聂家肯定早就是洛水城第一家族了!”聂林奉承一句。
“让聂家成为洛水城第一家族这到不敢说,不过,如果真让我掌权的话,一年内我绝对能让聂家的财富比现在多上一倍!”
一甩手,聂柳眼中充满了自信。
“财富多上一倍!少爷真厉害,智谋天下无双……”听到少爷略显嚣张的话,聂林眼睛再次放光,正想多恭维几句,却突然觉得少爷双颊升起了一道红晕。
这股红晕很是古怪,就好像女孩看到情郎chun心大动一般!
聂林身为一个有钱分支的管家,生活怎么可能干净,不说其他,就是昨晚上还在一个投怀送抱的女人身上驰骋,貌似……最激烈时,那女人脸上的红润就是这样的……
咳咳!想到这些,聂林一阵尴尬,忍不住挠挠头,再次看向少爷,忍不住吓了一跳。
此时的少爷已经将衣服撕扯了一般,头发也有些凌乱,眼睛赤红里面一股yu望的火焰不停燃烧。
“少爷,少爷,你这是怎么了……”
看到这,聂林再傻也知道少爷肯定出事了,急忙走上前来想要扶住他,不过手才一搭在他的身上,就被一个手臂拦腰抱住。
“我要……”
少爷一声疯狂的嘶吼,就扑了过来。
“妈呀,少爷,我是个男人……”
面对这种情况聂林都快疯了,自己一个男人,居然要被男人……天哪!真要那样,自己也不用活了!
哆嗦了一下,挣脱少爷的手掌聂林转身就要逃走,不过还没走远,就突然觉得身上一麻,浑身的力量被人封住,“噗通”一下重重倒在地上。
“我要……”
聂柳少爷也不管眼前是男是女,再次嘶吼直接扑来。
嘶啦!嘶啦!
聂林衣服被撕扯下来,随即身后的菊花“呼哧”一下……
盛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