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五章 隐血统
第五章隐血统
走进酒楼,聂云发现自己刚才浪费了些时间,聂林和掌柜二人此时正站在一个包间里,对坐在里面的两个青年点头哈腰。
这两个人自己前世都见过,正是冯霄和聂龙分支家主聂胜元的儿子,聂柳!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来了。
“让你去检查一下周围,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快点,聂柳少爷要是骂,就算把你脑袋砍下来也担待不起!”
刚进房间就听到一声呵斥,一个管事模样的人,看向自己怒气冲冲,显然自己出去时间长了,有些恼怒。
“是,属下错了!”聂云现在伪装酒保,活灵活现,连忙低头认错。
“哼,还不快点将这壶酒拿过去!怎么做应该不用我交代了吧!”管事一声冷哼。
不用交代?你不说我知道要干什么!心中嘀咕了一句,聂云脸上却没表现出来挠挠头,一脸尴尬“我怕我紧张……能不能再说一遍……”
说话的时候,聂云故意结结巴巴,让自己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废物!我怎么找了你当属下!”管事的人不疑有他,训斥了一句,接着压低了嗓音,道:“给少爷倒酒的时候壶盖向左拧,给冯霄少爷倒酒的时候,向右拧,千万别给看出来,否则,我会把你剁碎了扔到江里喂鱼!”
“小的知道了!”聂云连忙点头。
原来是这种鸳鸯酒壶,骗子常用的手段罢了!
这种酒壶里面一分为二,盖子向左拧左边漏水,向右拧右边漏水,听起来很神秘,实际上只是一种肤浅的机关罢了!
“还不快去!”管事冷哼。
“是!”聂云端起酒壶就向包间走了过去。
向里面走的时候,故意将气息压制,让人看上去丝毫修为都没有。
“呵呵,以冯兄这种天资,血统因子一旦开启修为绝对会突飞猛进,恐怕能直接达到气海九重天第五重出体境,现在只是好事多磨而已,没必要担心!”
刚进包间就听到聂柳的笑声响起。
“哎,我倒希望这样!算了,不说了!”冯霄似乎有什么心事,摇了摇头。
“血统因子开启?”听到二人的谈话,聂云思维一下就想到三百年前那个“废物少爷”事件,顿时明白过来。
根据前世自己知道的消息,这个冯霄并不是纨绔,相反还是个十分努力的人,今年不过二十岁就已经达到气海第四重真气境中期!
这种年纪配合这种实力按照道理应该算得上天赋不弱了,可惜他体内血统因子天生闭塞,无法形成丹田!没有丹田,真气境以前劣势还不明显,依靠药材借助外力或许还能弥补,可一旦到了真气境就不同了!
真气境,将体内灵气去伪存真,力量jing纯至极,就算外力再好,没有丹田提纯,修炼速度也会立刻慢下来!冯霄八岁修炼气海,十四岁就达到气海四重天,就因为没有丹田,从十四岁到二十岁整整六年,居然只从真气境初期达到中期!
这种晋级速度换任何一个血统因子开启的旁支子弟都不可能!说实话,实在慢的有些离谱!
就因为这样,堂堂天才在别人眼里变成了废物,受到不少人的质疑和嘲讽。
不过,聂云经历过前世,知道这种质疑过了不久就被打破!不是冯霄血统因子闭塞无法开启,而是他是非常有名的【隐血统】!
【隐血统】顾名思义,血统因子呈隐xing,不轻易开启,需要服用纯阳属xing的丹药才能激活!
当然,什么东西都有利有弊,隐血统不容易开启,可一旦打开转化成丹田,修炼速度就会有着突飞猛进的进步,前世的记忆中,冯霄机缘巧合成功开启,短短半年时间就一跃成为洛水城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甚至夺得了这次才俊大赛的冠军,获取洛水金盾!
不过,这些都是一年后的事情了,至少现在的冯霄在别人眼里还是个废物!
“这种纯阳属xing的丹药我能炼制出来,不如借这个机会卖个人情……”
想起这些,一个计划在聂云心中缓缓升起。
就算自己不帮这个冯霄,他半年后也会得到机遇,还不如趁机落个人情,顺便赚点便宜!
冯家唯一的继承人,只要开启血统因子就拥有仅次于族长的权利!光这种身份,就值得现在的自己花费jing力!
“呵呵,也对,冯兄今天出来就是散心的,别再想这些不高兴的事!”聂柳笑了起来。
二人又随意聊了几句,虽然聂云还看不出二人的关系,但冯霄无论说什么,聂柳都加以奉承,顺便借着话头多说几句,冯霄本就郁闷,说了一会二人倒是宾主尽欢。
“这个聂柳不简单!”
听了一会,对方也没要酒,聂云就静静待在一旁,心中暗自jing惕。
一个落魄分支的少爷能搭上冯家少爷,并能和他聊得“投机”,不得不说这个聂柳不是什么简单角sè,难怪前世对方将姐姐逼死,自己都没觉察出是聂龙分支作怪!
“少爷,少爷……”
二人正在交谈,一个下人走了过来。
“少爷正在陪客人,什么事?”管家聂林走了出去,过了一会一脸凝重的走了进来。
“少爷……”
“什么事?没看到我正在忙着吗?”聂柳眉毛一扬。
“聂天分支的聂小凤来找你……”聂林犹豫了一下,抱拳说道。
“进入正题了吗?”看到这,站在一侧的聂云冷笑。
说实话看到对方弄出这种阵势,他对聂柳的计划就已经明白,姐姐早上就来找他,肯定一直没被接待,这时候故意在这里让她出来,很明显是让冯霄不觉得突兀,为之后的步骤做下铺垫!
我堂妹过来借钱,自然要在一桌吃饭,到时候你却兽xing大发……就算冯霄聪明,也恐怕想不出早已经进入对方的圈套!
“这……这时候过来干什么?就和她说我正在招待客人,没时间见!”聂柳摆了摆手。
“可她说有急事,少爷,不管怎么说,聂小凤都是你的堂妹,就这样不见……传到族内不太好吧!”聂林一脸为难的样子。
“我说不见就不见……堂妹又怎么样!今天我陪冯兄散心,一切事情都不谈!”聂柳故意眉头皱起。
这种一唱一和哄人上钩的把戏,聂云前世见过不知多少次,一眼就看了出来,不过,他能看出冯霄却不能,听到聂柳这样说,不但中计,还觉得聂柳非常仗义,连忙摆手道:“你堂妹这时候过来,或许有什么事情,你不用顾及我!”
“这……既然冯兄开口,那好,让小凤进来吧!”聂柳装出不情愿的样子,吩咐。
“是!”聂柳应了一声就向外走去,不一会一个女孩就跟在后面走了进来。
这个女孩穿着朴素的衣服,眉宇间带着一丝忧愁加上略显娇弱的身体,让人有种不忍伤害的感觉。
“姐姐……果然是姐姐!”
明知道姐姐过来,可当聂云看到眼前她的样子,依旧忍不住心中一阵激荡!
虽然姐姐只比自己大一岁,可从小就对自己特别照顾,当ri她被逼自杀,自己整整失声痛哭了一天,每每念及此事就心如刀绞,后悔不已!
有时候经常在想,如果当时自己态度坚决一些,姐姐应该就不会死,就不会留下这种遗憾!
再说,姐姐为什么会被人强迫,还不是因为自己这个弟弟不争气,惹事后付不起罚金!
不过,尽管聂云心中激荡,脸上依旧古今无波,任何人都没看出异样。
“聂柳堂哥,我……这次过来是打算向你借钱的……”
一进入房间,聂小凤略显苍白的脸上忍不住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