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四十章 熵族的悲哀
;
石门外的三十多只千足虫并没有就此离去,而是开始了大口吞食起无头千足虫的是尸体,没有一点因为同伴死去的悲哀。..
秦宇瞧着一时之间这些千足虫还不会离开,他也没法出去,也就索xing转身打量起这个石室。
这个石室有点类似厅堂,空无一物,靠里又有两扇石门,秦宇小心推开其中的一道,尽量不发出声音,以免让外面的千足虫发现。
石门推开,秦宇再次震惊的张大了嘴巴,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如山丘高的尸骨堆积在前面,晃花了他的眼,腐骨特有的气味扑鼻而来,秦宇忍受不住,赶忙退出去,关闭上石门。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尸骨,难不成熵族人.tututa.把死去的人葬在一个石室内?”
秦宇可以肯定这些都是人的尸骨,如山丘般高,这得有多少人的尸骨才能堆积上去,除非这是熵族的下葬风俗,不然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另外一扇门里别也是尸骨啊。”秦宇嘀咕了一句,又推开另一道石门,还好,他松了一口气,这间石室里面没有发现尸骨,只有一张石床和一张石桌,墙壁上镶满了萤石,借着萤石的光倒也能看到石桌上放着一些东西。
秦宇走进室内,快步来到石桌前,发现这桌子上摆放的是一块绸布,折叠了起来。
这是一块黄绸布,属于那种薄绸,秦宇一眼就看出这绸布上写了字,好奇的拿起绸布,打开来看。
绸布上的字密密麻麻的,大小如苍蝇头般,秦宇费了好大劲才读懂了这篇绸布上写的内容。
放下绸布,秦宇的双眸闪过莫名的神彩,脸sèyin晴不定,到最后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石桌上。
造成秦宇情绪波动如此大的原因正是这绸布记载的内容,这块绸布是熵族的一位族民记载一些希望给后人看到的事的。
熵族,是从外地迁徙到铜钹山一带来的,具体来自哪里连熵族的族人都说不清,熵族居住在铜钹山中,因为山中多野兽毒蛇,熵族的处境很不妙,人口发展的很慢,这样的情况直到千足神君的到来才发生改变。
正如九星三才阵上石柱中记载的一样,千足神君出现在熵族人们的面前,帮他们赶走野兽,驱走毒蛇,从那以后熵族人成为了铜钹山这一块区域最强大的势力,族群人口得到了飞快的发展。
为了感谢千足神君,熵族人把千足神君奉为护族神兽,地位比族长还要高,而且还建造了很多祭坛来祭拜供奉千足神君。而秦宇现在所在的这个洞就是熵族特意为千足神君居住费时几代人的努力挖掘出来的。
洞穴建好后,千足神君就居住在了洞里,再也没有出去过,而熵族的人也不得随便进洞穴打扰它。
就在千足神君呆在洞穴几百年后,它又突然出现在熵族人面前,并且要传授熵族人一种天赋,空间传送。
千足神君带着熵族一批新出生的小孩进入洞穴,三天后,这群小孩被送了出来,果然等这群小孩长大后具有了空间传送的天赋,能一下子出现在几千公里外的陌生地方。
当然这种传送也不是没有限制的,一年之内一个人只能使用三次而已,而且距离越远使用的次数就越少。第一批获得空间天赋的少年活到了八十多岁,死后尸体送进了千足神君指定的地方,因为它告诉熵族的人,获得了神的赐福的他们已经不算是凡人了,不能按照凡人死去的葬法来安葬,必须把尸体按照它的要求埋葬在洞穴内的具体位置。
从那以后熵族的人只要有新出生的婴儿都会送入洞穴接受千足神君的赐福仪式,只是渐渐的熵族人发现了一个现象,除了第一代和第二代接受赐福的熵族人外,后面的熵族人都没有一个活过七十岁的,甚至一代比一代早死去,青壮年夭折的比例竟然超过了一半。
这种现象引起了熵族人的恐慌,不过千足神君告诉他们这是因为他们获得了神的能力,上天带来的责罚,但是只要熬过几代,身体的血脉彻底脱离凡人,就不会了,而且还会获得漫长的生命。
对于千足神君的话,熵族人深信不疑,想到他们一族有可能变成神仙,一个个喜笑颜开,现在的一些牺牲相比成神来说就不算什么了。
这样又过去几代人的岁月,熵族已经没有老人的存在了,男子一旦超过三十岁就会死亡,女子能稍微长一点,活到四十岁。
年轻人没有敬畏,对于千足神君也不像老一辈那么尊崇,看到长辈父母一个个早逝,开始反对起成神了,纷纷要求放弃天赋的开启。
千足神君没有答应他们的要求,双方的矛盾形成了,矛盾在以后的ri子里不断加深,终于随着一件事的发生彻底爆发了。
这件事的主人公就是写这绸布的主人,在他的二十岁那年,他的母亲去世了,按照规矩他要把母亲的遗体在规定的时间送入洞穴内千足神君指定的地方。
绸布的主人没有及时的把母亲的遗体送入洞穴内,而是想把母亲偷偷的在外面埋葬了,于是他趁着夜晚把母亲的尸体背上了一处山岗打算埋葬掉。
就在他挖好了坟墓,移动母亲的尸体时,却突然听到了一声声急切的鸣叫,这声音甚至比乌鸦叫起来都要难听,他竖起耳朵仔细聆听,才发现这声音竟然是从母亲的心脏处传出来的。
皎洁的月光的照耀下,他亲眼目睹了一只红sè的生物从他母亲的心脏处破体而出,这红sè生物很小,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朝着远方跳去,竟然直接飞shè走,消失在山林深处。
绸布主人被红sè生物的突然出现给惊住了,等他回过神来,那红sè生物早消失的不知所踪了。不过这件事也让他多了一个心眼,再下次有族人死亡的时候,他偷偷的跟着送尸体的人进入洞穴,混进了放尸体的地方,也就是秦宇先前看到的那个石室。
这一次他有了准备,硬是呆在了尸体边上三天,时间和他母亲死去的时间差不多,果然让他再次看到了红sè生物从尸体的心脏处爬出来,早有准备的他在红sè生物出来的瞬间就拿一个罩子给罩住,防止被它飞走。
绸布主人抓住红sè生物,并带走的一个月后,千足神君突然告诉众人要举行一次重大的祭天仪式,只要仪式完成了,他们的寿命就会变得漫长,再也不会那么早就死去了。
千足神君说出来的这个消息让整个熵族欢腾,众人按照千足神君的要求准备祭天的需要的东西,只有那绸布主人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因为在这只红sè生物的身上他感觉到了千足神君的气息,这告诉他,红sè生物应该隐藏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祭天那天所有的熵族人都来到了千足神君的洞府,等待着千足神君带领众人开始祭天仪式。只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等他们全部都到了祭坛后,千足神君并没有出现,反而是出现无数的千足虫,这些千足虫的足节整齐的拍打着地面,一种奇怪的节奏声响彻整个祭坛。
绸布主人看见无数的族人在这种奇怪的节奏声中轰然倒地,紧接着一头头红sè的生物从他们的心脏处钻了出来,和他的母亲死去后的情景一模一样。
看到这一幕,绸布主人完全明白了,这千足神君压根就不是什么神兽,而是骗取了族人的信任后,在族人的体内养这种红sè生物,一旦这些红sè生物破体而出,族人也就会死去。
感觉到自己心脏处出现的异动,绸布主人冲进了石室内,匆忙的写下了这一段话,然后自己走进隔壁的放尸体的石室,等待着死亡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