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十八章 进警局
;
莫咏星在前,秦宇在后,两人踏入歌舞厅内,秦宇放眼望去,厅内的桌椅被推得东倒西歪,一群jing察簇拥着一位大肚腹腹,满脸肥肉的jing官站在厅内,对面阿龙和几个小弟也站在一起,盯着这些jing察,不过气势上就差了许多。
“姓任的,不要欺人太甚了,我纪阿龙也不是好欺负的。”
“哼,欺负,对面的歌舞厅被纵火烧毁,是不是你干的。”
肥胖的中年jing官开口说道,脸上还有一丝戾sè,他就是新上任的副局长任远彭,对面的那凯旋歌舞厅最大的股东就是他。这家歌舞厅他投入了不少,却在昨晚被一场大火给烧掉了,里面的装潢家具全部没了,想到这他的脸sè越加的yin冷。
“好笑,那凯旋歌舞厅被烧关我什么事情,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去烧的!”
阿龙脸上露出讥笑神情,这凯旋歌舞厅昨晚失火后,他特意问过手下的人,可以肯定这件事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你嫉妒对面歌舞厅的生意好,带人放火还想狡辩,到了jing察局我看你还会不会嘴硬。”
任远彭此刻却是存了另外一个主意,原来有凯旋歌舞厅对于这个梦幻歌舞厅他也不是非要不可,只是现在凯旋歌舞厅被一把火给烧没了,这梦幻歌舞厅他却是想得到手了,不管这件事是不是阿龙做的,任远彭都要把他带进jing察局,进了里面自己有的是方法叫对方承认下来。
“怎么的,没有证据,你姓任的就想抓人!”
“对于你这种混混,还用什么证据,给我把这群人扣起来。”
任远彭一挥手,自然有jing察上前拿着手铐朝阿龙一群人扣去。
“怎么现在的jing察办案都不讲究证据了,这是回到了旧社会了吗?”
一道嘲讽的声音从众人后头传来,一群人全都回过头瞧去,只见两个青年站在刚进门处,其中一位一脸的高傲似乎对满场都不屑,另外一位脸露笑容,不过怎么看这笑容都带着嘲讽。
这两人就是秦宇和莫咏星了,刚出声的也正是秦宇。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不知道jing察在办案吗?门口的那几个jing察干什么吃的,随便放人进来。”
任远彭瞧见有外人在场,脸sè变得难看起来,最后冲着身边的一位jing察吼道。
“任局,您别急,那几个小兔崽子我这就去收拾他们。”
任远彭身边的是一位小队长,门口的那几个jing察正是他的手下,顾不得理会秦宇二人,快步朝门口走去。
“你管我们是怎么进来的,我还没听说过没有证据jing察能随便逮捕人的,还如此大张旗鼓,到底是不是因为某人为了谋私利,公器私用。”
秦宇对于场上的情况已经看明白了,这任局长已经差不多撕破脸了,再虚与委蛇也没有什么作用了,索xing不妨把事情说破,不说自己算是县长的上宾,实在不行大不了把寻龙盘借给莫家,还不信奈何不了一个副局长。
“你...你放屁!”
任远彭被人说出老底,一张老脸也挂不住,面红耳赤。
“秦宇,你怎么来了?”
阿龙瞧见秦宇,眉头微皱,出声问道。这任远彭这次是摆明来要拿下自己这个歌舞厅了,此刻把秦宇牵连进来,他是不怎么愿意。
“原来是一丘之貉,好的很,想必这纵火案和你俩也有关系,给我一起带回jing察局。”
任远彭听到两人认识,老脸一横,厉声命令道。
“哎呦,别扣,我自己会走,有些东西是不能乱扣的,吗的,你敢打我!”
一群jing察一拥而上,秦宇给了阿龙一个不要反抗的眼sè,不过莫咏星却是遭殃了,这家伙什么时候被人家拿手铐拷过,刚出声威胁就被jing察一个耳刮子扇到后脑。
“给我老实点。”
任远彭满意地看着场中的局势,只要到了jing察局自己就有的是方法让他们把纵火案给承认下来,想到这家梦幻歌舞厅不久后将属于自己,一张肥脸红光满面,神情得意。
“这王明怎么回事,出去半天了也不回来,现在更是人都不见了,还有他带的手下也不靠谱,随便放人进来,等我正位局长的时候倒是要调整一下他的职位了。”任远彭大手一挥,一群人鱼贯而出,上了jing车疾驰而去。
在歌舞厅门外的一处拐角,一辆jing车上,坐着四五个jing察,赫然是先前守在门口那几位jing察还有那位小队长王明。
“李子,你确定那电话是大老板打过来的?”
“队长,我保证是大老板的电话,大老板办公室的电话咱们局里也有的,我怎么会认错,而且还有那声音绝对不会错的。”
王明掏出一包烟,散给了几人,点上火,狠狠吸了一口,沉思了半响,道:“如果真是大老板的电话,这两个年轻人的身份恐怕不简单,这回任局有可能要栽了!”
等吸完一根烟,王明掏出手机,下了车,翻出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领导,我有一个消息要和你说一下,……”
把歌舞厅的事情尤其是那两个男子的身份还有大老板的电话给告诉手机那边的人,王明才挂掉电话,脸上露出喜悦的神情。
王明是本地人,他的靠山其实是局里另外一位副局长,当初他还是一位jing员的时候,那位局长是所长,后来那位领导当上了副局长也把他提拔到了小队长的职位上,不过和他一样,他的领导也没有多大的背景关系,想要竞争局长根本就不可能竞争的过任远彭,不过今晚发生的事情可能是个转机,自从任远彭调任过来,他可是好久没听到领导爽朗的笑声了,刚在手机里,领导不但充满了笑声,还一个劲地夸他,并且给出了承诺。
…………
呼啸的jing车很快就驶进了jing察局,任远彭当先,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审讯室走去,一路上不停的有jing员恭敬的喊着“任局”。
“我们又不是犯人,凭什么带我们进审讯室!”
“现在不是犯人,一会就是了,有什么区别!”
身后的一位jing察一个横推,直接把秦宇还有莫咏星,阿龙给推进了审讯室,至于那几个小弟却是被带进其他的房间审讯。
三人坐在椅子上,秦宇瞧了眼莫咏星,噗呲笑出声来,这家伙整个后脑勺都是红通通的,显然在车上也没老实,没少受那些jing察的招呼。
“笑什么,还不是因为你的破事,吗的,老子长这么大,除了自家老头还没被别人打过,我要不把这jing察局给掀翻了,我就不信莫!”
莫咏星口气不善的冲着秦宇吼道。
“哎呦,口气还不小,掀翻jing察局,到了这里就给我老实点,老实把事情给交待了,争取个宽大处理。”
门口一位jing官推门进来,他是任远彭培养的心腹,任远彭暗中交待过他:一定要让这几个人把纵火案给承认下来,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些手段。
“放你娘的狗屁,老子说过不是我纵的火,姓任的想玩什么手段都冲我来,和这两位无关!”
阿龙对于jing察的一些道道十分清楚,自己这兄弟还有那看起来满脸傲气的青年可不一定能吃的下这些手段,因此他出声把对方吸引到自己身上来。
“这位jing官,我想我们现在还不是犯人,打个电话总是可以的!”
秦宇眯着眼睛,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他准备给王秘书打个电话去。
“打电话,在问题没有交待清楚前,你们什么电话都不能打,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通知同伙!”
“喂,我说你就是一个小小的jing察,别把某人的大腿抱的太紧,小心人家腿折了,伤着你!”
莫咏星在一旁看着不爽,出言讽刺。
“哟,还是个刺头啊!”
jing察从椅子上站起,朝着莫咏星走去,临靠近莫咏星时,一脚朝着莫咏星的椅子踹去,莫咏星迫不及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位jing官,做某些事情前最好想想能否承担后果!”
秦宇面沉如水,莫咏星只是送自己回来的,却莫名的被卷入这场事件中,要是因此被打伤,他怎么和莫小姐说。
“秦宇,你别出声,让他动手,吗的,老子还就不信了,有本事你今天把老子打死,不然我废了你的双脚!”
莫咏星双目几yu喷火,面目也变得狰狞,作为莫家少爷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被人踢走椅子一屁股坐在地上,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还给我狂,这里是jing察局,不是你黑社会的盘子!”
就当那jing察还待踢脚的时候,一道黑影扑来,直接把他给扑倒在地上,原来是阿龙的身影,虽然手被扣住了,但是一米八几的个子直接把这jing察给撞到在地上。
阿龙本来就是受不得气得主,莫咏星他不认识,这件事和他没有一点关系,阿龙是一位讲义气的人,看到秦宇的朋友受了无妄之灾,此刻却不管什么jing察不jing察的了,直接举起双拳狠狠的砸在了jing察的脸上。
莫咏星瞧见阿龙帮忙,也从地上站起,直接一脚踹在那jing察的肚子上,只听得一声闷哼,那jing察的嘴角流出一道鲜血,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这两下可够他受的。
室内的动静引起了门外jing察的注意,一群人推门进来,为首的正是任远彭,瞧见室内的状况,他的眼中闪过一道jing光,大声喊道:“反了天了,竟然敢在jing察局袭jing!”
任远彭内心一阵窃喜,现在不管纵火案,只要坐实了这个袭jing的罪名,他就不怕对方不就范。
“怎么回事,审讯室怎么站着这么多人!”
就在任远彭得意之时,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