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十一章 祖坟墓毒
;
奥迪车几个转弯驶进一个高级小区内,这里是干部小区,县城的一些退休干部,或者在职的领导干部才能住进这里。..
小区内的一栋三层小洋房门口,一位中年男子站立在那,面相威严,目光盯着远处的路道拐角,这男子正是县长郝建国。
作为一县之长,郝建国原本对于风水学说鬼神之论这类东西嗤之以鼻,上次秘书给他拿来一张符箓,他还批评了秘书好一会,不过秘书对他说的信誓旦旦,说这符箓是一位高人亲自画的,而且这也是下属的一片忠心,作为一个领导不但要回揣摩上级领导的意图,也要适当照顾到下属的情绪,郝建国最后还是把符箓给贴在了自家门顶上。
说来也怪,自从这符箓贴上后,他女儿竟真的不在做噩梦了,要说是巧合,那也太巧了,而且昨晚发生的事情,吊灯掉落,符箓破裂让他的内心蒙上了一层yin影,这才有了给秘书打电话要求见高人一面的想法。
奥迪车很快就停到了郝建国的身前,王秘书赶忙下车,秦宇紧随着从车门下来。郝建国目光只在秦宇身上扫视了一眼,就继续朝着车内望去,刚秘书给他电话说高人和他一起来了,在他眼中,既然是高人肯定是一位仙风道骨,有一定年纪的老者,对于秦宇压根没往高人方面去想,只当作是高人的亲属或者徒弟。
王秘书见到自家领导的目光还停留在车上,脸sè微红,开口对县长介绍道:
“县长,这位就是秦师傅。”
其实这也怪他,当初为了让县长接受这道符箓,他只说了秦宇破丧风煞的事情,却没有说秦宇的年纪,毕竟秦宇的年纪实在是太年轻了,很难和高人画上等号。
“啊,秦师傅你好!”
郝建国不愧是县长,虽然吃惊,不过刹那间就转换过来,握住秦宇的双手诚恳道:
“叨扰秦师傅了,郝某真是不好意思。”
“县长客气了。”
秦宇不卑不亢的和郝建国握手,风水师本就是和达官贵人打交道的多,用一句古话来形容风水师那就是:学得屠龙术,卖与帝王家。
不论是古代还是现代,风水师都是达官贵人的座上宾,就拿替人寻龙点穴来说,风水行业中流传着一句话:“三年寻龙,十年点穴。”
这不但说明寻龙脉的艰难,也从侧面说明了时间的长久,一位风水师花费几年时间去寻找一个龙脉,这普通人家哪里出得起代价,只有那些富贵人家才有财力支持风水师常年寻找下去。
秦宇的神情和动作让郝建国眼神一亮,不管年纪大小,这份气度沉稳就远超一般的年轻人,作为一个县长,常年的官威积聚下来,别说是外人,就是家族里的一些年轻人见到自己都是战战兢兢的。
一行人在门前站着影响不好,尤其是在这种干部小区,县长家的一点动静都会引起无数人的窥视,郝建国领着众人先进屋再谈。
“等等……”
秦宇踏入门槛时,突然出声喊道。
“小宇你有什么发现吗?”秦宇大舅在他身后出声问道。
秦宇此刻目光盯着门顶,眉头皱起,沉思了半会,脸sè变得凝重,说道:
“现在还不好说,还是先进去看看吧。”
众人鱼贯入内,由于县长夫人身体不便,而这种事情又不好让外人知道,郝建国早早就打发保姆回家,倒也没人招待他们。
“秦师傅刚刚可是有什么发现?”
进入房屋后,郝建国就出声询问。
“是有一点眉目,不过现在还不好说,我要再看一下。”
秦宇确实发现了一些东西,有了一个猜测,不过还不敢确定,当下四处巡视,而郝建国几人跟在一旁面面相觑。
几人从一楼来到二楼,二楼只有三个房间,一个是县长的卧室,一个是县长女儿的卧室,还有一个是书房。站在楼梯门口,秦宇朝郝建国问道:
“县长,你家女儿现在是在房间里休息吧。”
“嗯,自从上次出了意外后,小女就在家休息了,秦师傅是要进房间去看看吗?”
“不必了,我现在只想请县长去帮我看下贵千金的背后是不是有一块块银黑sè的斑斑。”
“哦,那秦师傅稍等,我进去看下。”
郝建国的女儿已经是一位初中生了,秦宇等人却是不方便进入女孩闺房,就在门外等候,不久,郝建国从房内出来,脸上有着惊悸的神sè,望向秦宇,深深地说道:
“秦师傅,你真是神了,我家女儿的背上确实有一块块的银黑sè斑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郝建国此刻是真的被震撼住了,女儿背上有斑斑的事情连他都不知道,秦宇只是在屋内逛了几个圈就能知道,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叫砂斑!”
“砂斑?”
其他三人露出不解的神sè,秦宇只好解释道:“风水学中有五大要素,分别是:龙,穴,砂,水,向。这砂即龙穴附近的山,古代地师传道或者研究时,在沙盘上堆积砂砾来演示出山势走脉,故把龙穴附近的山称之为砂。”
“可这和我女儿身上的斑有什么关系。”
“你女儿身上的斑,银黑sè绕圈,这在风水中被叫做砂斑,砂斑又称墓毒,这是因为先祖的坟墓遭到破坏,变成凶砂之局导致的。而且我刚一进门时,门梁祖气缭绕,这是祖宗不得安宁,告示后人的表现。”
“祖坟?祖气?”
几人朝门梁走去,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同,秦宇瞧见他们的动作,笑了笑说道:
“这种祖气平常人是不会察觉的,只有懂这一行的人才能感觉到,而且也不是任何一个风水师都能够看出来的。”
秦宇没有明说,祖气这东西要不是诸葛内经真有着感气篇,恐怕连他也不会发现,这不同一般的一些恶xing气场形成的气,祖气这东西本身不带吉凶,像我们一般过节都要祭拜祖宗,摆上好酒好菜来招待,其实这个时候家家都会有祖气绕门,表示祖宗正在家里享受子孙的供奉。
“祖坟破坏,风水运转,轻者有事不顺,重者家破人亡,尤其是风水宝穴遭到破坏,后果更是不堪想象,天地一直是讲究平衡之道的,既然你霸占了风水宝穴给家族带来了富贵繁荣,一旦被破坏,必然由吉转凶,立竿见影。”
秦宇这话不算恐吓,历史上很多这样的家族事迹,原本请的风水相师帮祖宗挑选风水宝地下葬,子孙后代享受荣华富贵,不过一旦这祖宗坟墓遭到破坏,家族衰败的速度之快也是令人咋舌。
郝建国的脸sè变得惊惧,他现在对秦宇的话不再怀疑,能到自己家里逛一圈就知道女儿身上有砂斑,这本事绝对不是一般的江湖术士能有的,此刻,在他眼中秦宇真正算是一位高人了。
“秦大师,那该怎么办?”
这一刻,郝建国连称呼也改了,从秦师傅变成秦大师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那个被破坏的祖坟,再根据情况来寻找解决的办法。”
“只是我家祖坟众多,而且大多分散,这要短时间查找出来实在不容易。”
郝建国露出疑难的神情,郝家也算是一个大家族了,这么多代传下来,祖坟多不胜数,要想很快找出来出了问题的祖坟,实在是困难。
“不用这么麻烦,所谓一脉相传,县长你可以问问宗亲,如果有人和你家一样出现问题,那么应该是你们共同的祖宗坟墓出了问题,通过这种方法可以缩小范围。”
郝建国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是能缩小范围,当下不再犹豫,掏出手机给宗族亲戚打电话去询问,不一会就有了结果。
“秦大师,我询问了一下,郝家宗族其他人家最近都很正常,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既然这样,那就是县长你这一脉的祖坟出了问题。”
秦宇笃定说道,既然郝家其他宗亲没有发现异常,出现问题的祖坟应该是郝建国这一脉,这样的话范围就小了,最有可能的是郝建国的祖父坟墓出现了问题。
“我祖父葬在铜钹山中”。
郝建国的话让秦宇陷入了沉思,铜钹山是县内最大的一座山,山峰成群,秦宇的大姑妈以前就是住在铜钹山中,记忆中哪里交通不便,四周都是悬崖峭壁,山路蜿蜒险峻,多飞禽走兽。
“这样吧,我明天安排一下,然后咱们去铜钹山一趟,秦大师你看这样可好。”
郝建国作为县长,公务繁忙,自然不能草率的离开,而秦宇也需要准备一些东西,当下约定好明天出发的时间,郝建国亲自送他们出了小区门口。
“小宇,你可真是让大舅我刮目相看啊,这连砂斑都能看的出来。”
奥迪车上,只有秦宇和他大舅两人,大舅毫不掩饰的夸赞道。
“嘿嘿,这都是当初那位道士教的好。”
秦宇打了个哈哈,反正那道士已经死了,自己把一切东西往他头上推就是了,再说这也算是给他长名气,想必在地下那道士也不会怪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