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章 诸葛内经(修)
;
“话说当年诸葛亮五丈原施法续命,点燃九九八十一盏长命灯,只要八十一盏长命灯能保持七ri不灭,便能续命百年,只是在最后一天,魏延突来闯入营帐,吹灭了一盏长命灯,诸葛亮盘坐zhongyāng一口鲜血喷出而亡!”
人群爆发出一阵吁唏,站在诸葛庐前,听着导游介绍有关诸葛亮生前的传奇故事,众人不禁再次感叹天妒英杰,大骂魏延。免费电子书下载 ..
倒是人群中的一位清秀青年男子脸上露出一丝的不以为然,他是nc大学的一位历史系大四学生,对于诸葛亮的事迹本就了解的很详细,不说续命之说的荒诞,就这导游的介绍也是错乱百出。
五丈原上,诸葛亮仰观天文,大惊,天上三台星,客星倍明,主星幽暗,自知命在旦夕。告之姜维:吾素谙祈禳之术,但未知天意若何。汝可引甲士四十九人,各执皂旗,穿皂衣,环绕帐外,我自于帐中祈禳北斗。若七ri主灯不灭,吾可增寿一纪;如灯灭,吾必死也。
这是小说中关于诸葛亮续命的描写,所以青年男子才嘲笑导游的胡扯,七七之数硬是被他说成了八十一盏,而小说中提到,司马懿观天象,知诸葛病重,举兵试探,魏延惊慌闯入帐内,竟将主灯扑灭,诸葛弃剑叹曰:“死生有命,不可得而禳也!”
其后,诸葛安排后事,仍与司马懿斗智斗勇,这才死去。
“不过,诸葛亮续命本就是小说之言,这导游所言同样是荒诞之谈,又有何不同!”
秦宇自嘲,他这次纯粹是出来散心的,纠结这些干嘛。当下收拾好心绪,随着人群踏入了诸葛庐内。
诸葛庐占地约12万平方米,殿堂楼阁155间,牌坊,仙人桥,山门,大拜殿,茅庐等依次排列在中轴线上。分布两侧的建筑分别有诸葛井,碑廊,古柏亭,野云庵,读书台等。
内里有大量的匾额,碑碣保留着古今中外名人的佳句名篇,岳飞书《前出师表》,明朝李东阳《重修诸葛武侯祠记》都受后世文人书法爱好推崇。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秦宇观摩着历代名人的诗篇文章,不禁感叹,也许正是因为诸葛亮怀着满腔遗憾病逝,才使得罗贯中先生会写下五丈原诸葛亮续命之言吧。
沿途一路欣赏这些名人的书法,秦宇不知不觉到了碑碣深处,此处水声流淌,一座凉亭矗立,亭中一位白发老者和一位中年男子煮茶交谈。
“越文,你看这青年的面相可有什么见解!”
白发老者瞧见秦宇的身影,轻声询问对面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听闻,双眼端凝了一会,略微沉思,才道:
“任老,此人面相平庸,无高低起伏,一辈子注定平凡渡过,其面sè与黑,鼻尖鸾红,心有纠结,想必在情感上有什么不顺之事。”
两人的谈话,秦宇未能听见,不然的话他一定会惊呼出声,中年男子的前半句是否为真不可验证,但是后半句却是丝毫不错。
这次出来旅游,正是因为感情之事,心烦意燥,才决定散散心。
“哈哈,越文,你这相术是越来越成熟了,要不了多久就要超过我喽!”
“任老夸奖了,越浅,还请您指点一二,看是否有谬!”
在这位老者面前,中年男子不敢托大,恭敬出声。
白发老者睿智的双眸扫视了秦宇一眼,问道:
“越文,面相之术的总纲之句你还记得不?”
“人不可貌相!”
“是啊,人不可貌相,这句古来谚语,更是我相术一脉的总纲,可既然人不可貌相,又何来相术一说,岂不自相矛盾?”
“越文认为所谓人不可貌相,说的是一个人不能凭借相貌美丑来判断,历史记载:黄帝威严像龙,帝荛的眉生八sè,帝舜的眼睛有双瞳仁,周文王有四个ru,大禹的耳朵有三个大窟窿,周公的背生得是弯的,孔子的头顶中间凹陷。这些上古圣人相貌奇特,甚至有的丑陋不堪,但是皆受后世万人敬仰。”
中年男子顿了顿,继续说道:“因此,人不可貌相,就是告诉我们不要因为外貌丑陋来判定一个人的贵贱安危,吉凶祸福。”
“不错,你说的这些正是相术一脉的前辈想要告诫我们后人的,只不过你还是少说了一点。”
老者抚须而道:“明太祖未成事之前,只是一位乞丐,面相凸瘦,患过天花而不死,满脸麻坑,与一般乞丐无二。直至其起兵伐元,ri益瘦长,额骨突出,到成就帝王之位时,地阁(下巴)雄奇,远超常人,被后人称为帝王之相!”
“人之相貌并不是一成不变,受后天因素影响,因缘机遇之下,相貌也会发生改变,所以祖师以“人不可貌相”告诫我们相术一脉,可相人,却不可相命!”
老者又一指秦宇,说道:“命运之说本就玄之又玄,你看这青年,看似相貌不扬,但你再仔细观察他的辅骨。”
“此人辅骨无奇,并没有红明莹润的迹象,反倒昏沉晦涩,这是诸事不顺之兆!”
中年男子疑惑道。作为一位相术大师,早在秦宇进来的第一眼他便看了透彻。
相术一脉讲究七岁以下看左耳,八至十四看右耳,十五岁看额,十六岁看天中,十七十八ri月角,二十出头看辅骨。
“你看到的只是表面,却是没能望气。”
“望气?”
老者的话让中年男子震惊,顾不得失礼,急忙问道:
“任老,你达到了望气的境界?”
“在这诸葛庐内感悟了十载,前不久我踏入了望气境界!只是……哎”
老者的声音有着一丝自傲,但更多的是遗憾。
“任老您踏入望气境界实在是可喜可贺啊,放眼我相术一脉,已经有多少年没人能达到这一境界了。”
此刻哪怕是中年男子说话的语气都有着羡慕。
相术一脉本就是讲究看相,望气。相指的是面相,而气指的是人的命运,只有看相和望气结合才是真正的相术。只是近百年来,相术式微,人才凋零,再也没有人能进入望气境界。
“人之命运一说实在是玄之又玄啊,我也只是触摸到皮毛而已,我观这青年虽然面相有郁,但一口人气环绕辅骨,显然将有一场造化”。
秦宇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被另外两人议论着,他是一位历史系的学生,对于书法也颇为喜爱,看到这些名人临摹的字迹,或苍劲有力,或游龙凤舞,边走边看,十分入迷,竟不知天sè已经逐渐暗淡。
“咦!这是什么?”
秦宇蓦然发现眼前的一块石碑上竟然只刻着两个古朴大字“八卦”。
在诸葛庐发现和“八卦”有关的东西,秦宇毫不奇怪,历史上,诸葛亮的八卦阵和八卦图都是赫赫有名的,秦宇诧异的是这块石碑为何只有八卦二字,再无其他。
如果秦宇人在半空的话,他就会发现他此刻所处的位置恰是整座石碑园地的中心,以眼前这块刻着八卦的石碑为中心,四周的碑碣星罗棋布,隐隐中有着机关之妙。
秦宇双手触摸在石碑上,对于这块特别的石碑他有着好奇,食指抚摸在那两个古朴的大字之上,顿时一股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紧接着似乎有着很多的讯息透过石碑一股脑的传递到秦宇的脑海之中。
秦宇此刻就像一台运行的电脑,因为众多的信息涌进,不堪负担,昏迷过去。
而在他昏迷的瞬间,古朴的石碑光芒大甚,直穿天际,遥遥指引着某一颗星辰,只是如此巨大的光柱却没有引起诸葛庐内其他人的目光,似乎毫无察觉。
随着光柱的牵引,星辰逐渐移照到秦宇上空,奇异的光辉洒在他的身躯,光辉之中一些铭文飘然入体,持续不断……
……
……
良久,整片天地已经陷入黑暗,一盏盏昏暗的景灯亮起,一位青年男子从地上缓缓站起,揉了揉大脑,那里仿佛刚经过了一次爆炸一般,异常疼痛。
“诸葛内经?”
等头脑恢复清明后,秦宇赫然发现脑海中多了一篇经文,他的神情变得紧张起来,这谁的脑海中莫名其妙的多出一本经书,没被吓坏就不错了,凝神阅读脑海中的经文,秦宇的神情逐渐变得清明,直至最后双眸闪烁莫名的神sè。
“这是卧龙先生的传承?”
观摩了一遍诸葛内经,秦宇的神情变得兴奋起来,双眸熠熠生光。
此经竟然是诸葛亮生前所铸,分为上下两部,记载着诸葛亮的毕生所学,只是秦宇获得是上部,主要是涉及玄学,堪舆之术,换句通俗的话就是风水学说。
书内提到诸葛亮的八卦阵就是根据风水方位研究出来的,就连那北斗续命之法也属于玄学范畴之内,如果这本书是秦宇平时在某个书贩摊位上看见,肯定是嗤之以鼻,但这经书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这本身便说明了此书的神奇之处,书上记载的东西虽然玄之又玄,但和经书莫名其妙出现在他脑海中来说,都不算什么。
作为一位历史系的大学生,秦宇对于古人对风水学的研究还是略微的了解,要说风水纯属子虚乌有的东西,也不会从古流传至今,存在既有道理,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
眼下此处人迹稀少,又是夜晚,只有几盏路灯在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秦宇倒也不急着离开,索xing盘腿在碑碣边坐下,仔细翻看脑海中的诸葛内经。
此处深幽静谧,在灯光下,秦宇盘腿闭目,一动不动,时不时的双眸睁开,闪过一道亮光,旋即又再次闭上,青年的身影被路灯拉的老长,时间逐渐流逝,气温也渐渐下降,不过秦宇毫无所觉,似乎沉寂在某种状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