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冒险记 > 第三十八章 拜师
送走斧头帮师爷,陈航就命人备车,半个小时后,来到了猪笼城寨。【】
猪笼城寨里大多数都是辛勤的贫民,这时候是下午,正是他们辛勤劳动的时间段,所以陈航到的时候,大院子里没多少人,显得很安静。
陈航让手下开车等在外面,自己独身一人进来,首先经过的,自然还是那间理发店。理发店的老板“酱爆”,依旧是老样子,裤子穿一半,露出半边pi股,仿佛那裤子永远提不上去似的。
此刻酱爆正拿着一本小说话本,正看得入神。
继续往前走,陈航接连碰到三位高手,一一笑着和他们打招呼,不过并没有深谈……这次他来的目的,不是找这三个人的。
包租公正在自家的阳台上嗮太阳,见到陈航的到来,脸色一变,蹭蹭蹭的跑下楼。
“你怎么又来了?”包租公脸上写着不悦。
陈航无语:“怎么?不欢迎我?”
“你说呢。”包租公没好气道:“你上次逼我在街坊们面前出手,搞得这两天大家看我的眼神都是怪怪的。”
包租公这话没有说谎,自从他在街坊们面前露了一手后,大家都没想到,这位平时有点好色、爱贪小便宜的包租公,竟然是隐藏的高手★↘,算是刷新了一下大家对他的观感,大家一时还没将包租公两个身份切换过来,自然对他保持距离。
陈航无话可说,“不请我上去么?”
包租公只是吐吐槽而已,自然不会小心眼对陈航记恨,便带着陈航一起走进自己家。
“老婆,晚上多烧两个菜。”包租公喊道。
屋里,包租婆正在烫头发。见陈航来了,微微一愣,脱口问:“小伙子,又来切磋?”
陈航一呆,难怪电影里包租婆那么暴力,揍包租公丝毫不留手。原来骨子里就是好斗的人。
“不是,我这次来,是有事相求。”
听到有事相求,包租公夫妇两人的脸上,就闪过一丝不安的神色。
他们隐居在此,自然是为了避免武林纷争,他们怕陈航来的目的,是请他们再次出山,这是不能答应的。
包租公便将丑话说在了前头:“我们早就不问武林多年。恐怕帮不上你什么忙。”
陈航明白了包租公的意思,笑着解释道:“两位别担心,我知道你们想隐居,所以不是要请你们去对付谁……”
说到这里,陈航像是想起了什么,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轻轻递了过去。
“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盒子里面。是一根上百年的老山参,价值很贵。搁在后世,那都是成百上千万的好东西,还有价无市,是陈航特意准备的。
包租公却看也没看盒子,便婉拒道:“无功不受禄,你先说说。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忙吧!”
“我有个不情之请。”陈航表情认真了起来,说出此行的目的:“我想拜两位为师!”
没错,陈航就是来拜师学艺的,对包租公出神入化的太极拳,他非常眼馋。
相信以自己的实力。学会包租公的太极拳,对上火云邪神的胜算也要大一些。
听到陈航的话,包租公夫妻两面面相觑,都没想到,陈航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按理说,陈航的武功底子虽然很差,但是综合实力已经是绝世高手了,若论单打独斗,他们两谁都不是陈航的对手,这样的高手,应该有自己的傲气才对,一般都不会拜实力不如自己的人为师的。
夫妻两对视一眼,默契多年,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自己的想法。
“你别开玩笑了,以你的实力,天下大可去得,还拜什么师啊?真是的……”包租公打着哈哈。
陈航一听这话,心中便是一沉。
很显然,包租公这话里透漏的意思,就是拒绝。
陈航无奈,只得厚颜道:“两位前辈,我是认真的。”
包租婆疑惑着问:“你有那种神奇的能力,恐怕我们夫妻两联合一起,也未必能对付得了你,以你的实力,根本没必要再学我们的功夫了啊。”
陈航叹息道:“因为我的敌人,非常强大,说是天下无敌,也不为过。”
“天下无敌?”包租婆喃喃默念一句,而后猛的吃惊道:“难道你要对付的是,终极杀人王‘火云邪神’?”
“正是。”陈航肯定的点点头。
“你知道那位杀人王的下落?”
陈航继续点头。
“传闻火云邪神在打遍天下无敌手之后,就失踪了,这么多年过去,没想到竟然还活着。”
包租婆说起这位凶名赫赫的武林神话,不禁有些唏嘘。
包租公夫妻两都没问陈航怎么跟火云邪神结的仇,武林中很讲究规矩,这是陈航的私事,他们自然不好打听。
夫妻两还是有些不愿意收徒。
包租公便委婉着找借口道:“功夫不是那么好学的,除了那种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普通人练武,需冬练三九 夏练三伏,光是打熬基础,就得花上几年时间,而且即便如此勤练,也未必能练出上层武功,这里还得讲究天赋、悟性……”
陈航一听,顿时满脸失望。
他只有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如果像包租公所说的那样,三个月,顶多让他入门,时间上铁定是来不及的。
当然,正常来说,陈航学着,也不算是坏事,这个电影世界用不上,可以以后勤加练习,总归是有点用处。
只不过,陈航有进化系统,他拥有进化系统之后,从一个普通人变成现在这般强大,前后所花去的时间,也就半年左右,几年过后,他都不知道自己会成长到什么地步,这太极拳肯定会被淘汰,也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可学可不学都无所谓。
最重要的是,陈航能听得出包租公拒绝的意思。
既然学功夫变成了鸡肋,人家也不想教,陈航自然不会再强人所难。
“是我唐突了。”
听到陈航终于放弃,包租公顿时松了口气,连忙摆摆手道:“千万别这么说,是我们过意不去才是。”(未完待续。。)
...